红袖添香
2G游戏
小说 > 言情小说首页 > 都市小说 > 职场励志 > 滴落心底的尘埃

第三十章 痛别

文 / 未到风起云涌时
红|袖|言|情|小|说

定好了回国的机票,林欣从抽屉里拿出纸和笔,坐在客厅的沙发里,准备完成一套流程图。

几天前,一个来自国内的求助,是弟弟的一个怀孕的朋友,对医院检查的流程充满焦虑。

这样的求助在林欣这里已经不新鲜了,即便她身在海外,还是有亲戚朋友想方设法找她咨询。她知道那是一种信任,也是一种责任。

她用非常直观的方式画了一套产检流程,今天只剩最后几笔。

眼看着就要完工,林欣感觉到胳膊隐隐作痛。她站起身,甩动了一下,试图缓解一些疼痛。

窗外,晚霞的余晖逐渐散去,将很快被远处璀璨的灯光取代,等月色皎洁的时候,交相呼应的美,只有身临其境才能体会。只是这样的景色很快将随着林欣的归国而成为一抹记忆。

林欣忍着疼痛,总算是完成了最后几笔,她会心一笑:那看起来有点潦草的图画,解释给那位朋友,肯定是胜过万语千言。

“姐,你这个流程图太好了,简单明了,我给我朋友看了,她又发给她的朋友看。”

“哦。”林欣并不觉得有什么特别,这种流程图对于她而言,并不是第一次,她本来就喜欢把学过的知识用简单的图画或流程来表示,为了方便记忆。

“我觉得你可以放在网上,现在那么多人有自己的公众号,你为什么不建一个?可以用你自己的方式传播科普知识。”搞传媒工作的弟弟提议。

于是,一个属于林欣的公众号诞生了。

“姐,你看了你公众号里的那篇流程图吗?阅读量已经十万以上了。”两三天后,弟弟给她发来了信息。

巨大的反响,让林欣内心有了新的满足:每天出门诊,不吃饭不喝水,也看不到一百个病人,而一篇科普文章,却能让上万甚至上十万的人获益。虽然科普无法替代面对面的诊治,但正确的医学知识,能让病人少走很多弯路。

“网上的科普有不少都经不起推敲,即使有一些严谨的,也大多比较生涩,表述太过专业,这并不方便传播。”林欣翻看着自己曾经涂涂画画的笔记,坚定了自己的方向,她想做浅显易懂的科普。

就这样,回国前的一段时间,林欣因为公众号的事儿变得充实起来了。

“林欣,明天是你最后一天来实验室,不用带饭了,我请你吃饭。”Helena发来信息。

“好!”林欣欣然答应。她在美国期间Helena很照顾她,不仅教给她很多实验方法和技巧,还时常关心她的生活。在林欣心中,已经把她当作姐姐一样。

第二天,林欣把自己电脑里的所有实验数据拷贝之后,交给了Helena,然后去了趟动物房,看看还有什么遗漏的事儿。

中午,Helena请林欣在一家韩国烤肉店吃饭,似曾相识的场景,似曾相识的味道,让林欣想起了朵朵和伊允,还有她们常去的北京的那家烤肉店。

“欣,你多吃点。”Helena不停地给林欣夹着肉。

“谢谢。”

“我觉得你是个做事的人,回国后不要放弃你想做的事儿。”

“其实,我还没想好,回国做什么。”

“我以前在国内也是医生,了解医院的事儿,尤其是国内医院,人际关系比技术更重要。”

“是。”

“你是个好医生,但只知道闷头干活不行,要跟领导搞好关系,有什么要求要敢提出来,有机会的话还是要自己当领导的。”

“我只想做个医生,不想管其他事儿。”

“我能感觉到,但在国内,不当领导,你可能没那么容易实现自己的想法。另外,不要锋芒太露,领导大都不喜欢这样的。”

“……”

最后的一顿饭,Helena像个大姐姐一样,叮嘱了林欣很多。

下午,林欣最后一次参加实验室会议,一个写着“Xin,Goodluck!”的蛋糕让林欣有了感动。

“欣,你做事儿从来不拖拉,这是我应该学习的!”

“欣,作为访问学者,这一年你真的干了很多。”

“Xin,Iwillmissyou!”(欣,我会想念你的!)

“Xin,it’sbeenapleasureworkingwithyouandhavingyouinthelab!”(欣,在实验室跟你一起工作很愉快!)

“……”

面对这些共事一年的朋友,林欣的确有些不舍。在这里,没有那么复杂的关系网,也没有那么紧张的医患关系,但林欣在这个有着美丽风景、清新空气,宁静而悠闲的国度,仍时常感到失落,也许归根结底,这里不是她的家。

“林欣,是不是快回来了?我生的时候,你能回来吗?”

“想想你回来,第一顿饭想吃什么?”

“回国的东西都收拾好了吗?不要买太多东西,不好带!”

“林欣,确定了回国的时间说一声,我们去机场接你!”

“……”

朋友和亲人对自己的期盼,对林欣来说,除了“归心似箭”,还有一种被需要的自豪感。也许,这才是家的感觉。

密歇根湖边的草一天比一天高了,路边的花也渐渐茂盛,林欣每天感受着回家必经之路的一点点变化,这些变化无声地告诉她:回国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晚上,林欣打开电脑,拿出纸和笔,像往常一样写写画画,完全忘记了时间。

最近的几天,林欣睡得很晚,但几乎每天凌晨四五点钟就会醒来,她总是静静地感受着透过窗帘的第一缕阳光洒进来,然后反复地思考着做过的事儿和要做的事。

闲来无事的涂鸦,居然有那么多的人感兴趣,曾经只是记录给自己看的东西,被广泛传播、点赞。对比自己在国内努力地工作,却好像并没有得到太多青睐,两种境遇,竟有点不太真实……未来到底应该做什么,她困惑了,突如其来的上肢疼痛,又经常打乱了思绪。那种痛,应该并不简单,因为已经让她无法入眠。

时间指向四点多钟的清晨,林欣从被窝里爬起来,拉开窗帘,这个季节的日出比较早,寂静的湖畔连个人影都没有。湖面格外宁静,没有一丝波澜,想必又是一个艳阳天。

清晨的密歇根湖还有些凉意,林欣穿着风衣,漫步在湖畔,一阵风吹过来,她不由地抱紧了自己的双臂,从肩膀开始延伸到手指的疼痛,像一阵阵强大的电流不断冲击着她的神经,林欣不停地甩动着胳膊,试图让自己舒服一点,但无济于事。

无法遏制的痛,让她无心再欣赏即将升起的美丽的日出,回到家,吃了片止痛药。今天,她要出门去买一些送给国内亲戚朋友的礼物,不能让疼痛继续。

“林欣,你的房子什么时候交给下一个租户?”同学大勇发来信息。

“他现在租的房子马上到期了,但我还有一个多礼拜才走呢。”

“剩下的一个多礼拜,到我家里来住吧。”大勇的邀请让林欣有点意外,她在芝加哥已经快一年了,从来没有去过他的家里,他似乎也根本忘了林欣的存在。

大勇每周末才能回一次家,家里孩子小,自己的事儿都顾不过来,根本没有时间想到她。所以,林欣是理解的。

“我准备去Helena家住。”

“干嘛去别人家?在芝加哥,我才是你最亲的人吧。”大勇的话让林欣无法拒绝。

下午,来接林欣的是大勇的老婆Miram,她画着浓妆,眉毛很黑,眼睛很大,看起来精明能干。

“大勇要到晚上才能回家,让我来接你。”

“谢谢!”

“林欣,这些东西你都不要了吗?”Miram指着林欣堆放在床上的被子和枕头问。

“是,我的箱子已经放不下了。”

“给我吧,扔了怪可惜的。”

“你要不嫌弃就给你吧,其实都是新的。”林欣说着,伸手去拿床上的被子。

“嘶……”左侧手臂突然钻心的疼痛让林欣倒吸了一口冷气,她不自主地甩了甩手。

“咋了,胳膊扭了?”Miram关心地问道。

“没有,我经常这样,哪个动作不对了就会疼。”

“你脸色这么难看,先歇着吧,我来收拾。”

林欣吃了片止痛药,坐在沙发上,她确实疼得不想动了。

Miram看起来是个很会过日子的人,她不仅拿走了林欣的被子,还把林欣剩下的油盐酱醋,冰箱里的菜和肉都拿回了家。

“我今晚给你做千层饼和手工面吃。很久没吃过这种东西了吧?”到了大勇家,Miram就开始忙碌。

“是。我不会做面食,一般都买现成的。”

“我们家大勇还有我儿子都喜欢吃面食。”

“大勇有你这样的老婆,真够享福的。”看着Miram熟练地和面、摊饼,林欣由衷地感叹。

大勇在晚上7点多钟才回到家里,带着一脸的疲惫。

“林欣,你来了。自己随意啊。”他简单地打了个招呼,就上楼去了。

“他回到家就这样,开了四个多小时的车,挺累的。”Miram解释道。

大勇的确是累了,只是下楼吃了个饭,直到睡觉,也没再跟林欣说一句话。

半夜,林欣有点口渴,下楼去找点水喝,却听到地下室有流水的声音。

“不会是忘了关水龙头吧?”林欣循着声音下到地下室,看到Miram竟然在洗衣服。

“Miram,你咋还不睡?”

“孩子的衣服每天都要换,每天都要洗。”

“干嘛不用洗衣机?”林欣看到旁边放着一个很大的洗衣机。

“美国的洗衣机费水费电。”

“那也用不着半夜洗啊!”

“白天我哪有时间啊,一大堆家务活要干。”Miram头也没抬,继续忙碌着。

林欣不再说什么,她没有做过两个孩子的妈妈,不知道到底有多少家务事要做。

接下来的一周,林欣也就是帮着干点家务,带带孩子,其余时间依旧是写写画画。

Miram依旧是每天晚上很晚睡觉,好像有干不完的家务活儿,白天除了上课就是在屋子里呆着,哪儿也不去。

“Miram,其实你可以白天把该干的干了,晚上早点睡觉。”林欣提议。

“你以为我不想早点睡啊!别看我就上半天课,我得要复习,还要考试,通过了才能拿到证,才能找工作。现在家里就大勇一个人上班,我想等孩子大一点了,找个工作,这样家庭负担就能轻点。”

听大勇说,Miram家庭条件好,从小就养尊处优,自从嫁给他以后,就开始东奔西走,很辛苦。林欣看着眼前这个满脸倦容的女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原来在国外的生活,只存在某些人的想象中,个中艰辛只有自己知道。”

时间过得很快,林欣就要回国了。

“欣,明年或者后年我们打算去欧洲玩,你带着女儿跟我们一起去吧。”林欣走之前的那个晚上,和Helena一起在咖啡厅里聊天。

“不知道那时候,有没有可能去。”林欣知道自己回国后的一切都是不确定的。

“来,hug一下!”临别前,Helena使劲地拥抱了林欣,她知道这次一别,下次再见不知是何年何月。

林欣眼眶湿润了,这个在美国期间对自己如同姐姐一样的人,让她心存感激。

“林欣,你在美国这一年,我都没好好照顾你。”大勇送林欣去机场的路上,语气带着歉意。

“你也不容易。”林欣蓦然发现大勇头发已近花白。

“Miram也挺不容易的,每天有那么多家务活儿要干,还要去上课。”

“唉……”大勇欲言又止。

“到了国内,一定好好检查一下身体,不能把止痛药当饭吃。”

“下次回国,我到北京去看你。”

“等你退休以后,再到美国来住一段时间,那时候我孩子大了,一定好好陪你玩玩。”大勇说得竟然让林欣有点心酸。

坐在候机大厅里,林欣木然地望着跑道上印着英文的飞机,天空很晴朗,几乎没有一丝云,她拿出手机,给李旭鹏发了条信息:

“我回国了,今天,现在就在机场。”

她知道李旭鹏很忙,早出晚归地工作,所以不想让自己的归程让他更加忙乱。

直到上了飞机,林欣也没有收到回复,她关上手机,取出sim卡,换上国内的。

“林欣,昨天那个孩子出来就窒息的产妇家属找你。”

林欣站在医院的走廊里,好像有个声音在对自己说着,周围并没有一个人。突然,一个黑影向自己冲了过来,一记重拳砸在她的胳膊上。

“哎呦......”林欣突然惊醒,原来是一个梦。

即将回到那个熟悉的地方,让林欣有了不安,半夜随时可能响起的电话铃声,随时可能翻脸的病人和家属,她已无心应对,间断发作的上肢疼痛,让她隐隐觉得这次的疼痛可能比想象的严重,她觉得没有能力再承担艰辛的工作。

思前想后,林欣拿出纸和笔,专心写了封辞职信。

通过新媒体,用自己的方式去帮助更多的人,让她获得了内心需要的满足感。以后,那会是最好的一种替代。

一下飞机,刚打开手机,一连串的信息就蹦了出来,有晓磊的,有朵朵的,有父亲的……

“林欣,你出来了吗?我们就在门口等你!”那熟悉的声音,是久违了的温暖。

远远地,就能看见朵朵、伊允和李偲手里捧着鲜花,几乎是雀跃地向她使劲挥手。

“买花干嘛?不知道我这人就喜欢实际的!”

“总不能让我们带着好吃的到机场来吧!”

“你这个头发够难看的!”

“美国剪个头发多贵啊,更别说烫了!”

“.…..”

闺蜜们互相调侃着,立刻扫清了林欣身上所有的疲惫,回到家的感觉让林欣几乎忘了那隐隐袭来的疼痛。

“把这封辞职信,帮我交给单位。”林欣郑重地把在飞机上写好的信交给了李偲,她是科里的护士长,由她上交最为合适。

“你真的想好了?”

“嗯。”

“医院要是不同意呢?”

“现在医院人才济济,我不在,科里不是一样干得很好吗?应该不会不同意的。”

回到了家,母亲已经做好了林欣最爱吃的菜,父亲、女儿、晓磊都在等着她。

母亲的脸依然有点浮肿,不过看上去精神还好,父亲没有什么变化,女儿看到林欣回来,一直抱着不肯撒手,眼泪稀里哗啦。

“行了,你妈又不走了,让她吃饭吧!”晓磊说。

“我一点儿都不想吃,就是想睡觉。”

“你瘦了很多,肯定在那边没好好吃饭。”母亲看着林欣消瘦的脸,很心疼。

“放心,很快就能胖回来。”林欣安慰着母亲。

林欣回国的事,很快周围的人都知道了。

“林欣,你终于回来了。出国前跟你谈投资的肖总让我联系你,尽快见一面。”是萱萱的电话。

“能不能让我歇几天,倒倒时差!”

“行,给你三天时间,够了吧?人家肖总一直等着你回来呢!”

约好的地点是一家酒店的咖啡厅。

“林医生,前一段时间,我弟弟生孩子,在一家私立医院,花了几十万,真是暴利啊!”

“私立医院卖的就是服务和环境,这在公立医院是不可能实现的。”

“是啊,现在二胎放开了,我觉得这是个很大的市场。”

“我对开医院不感兴趣。”

“那你想做什么?”

“健康教育,我的企划书已经写了。大多数医院只满足于生孩子不出事儿就行了,却忽略了孕期教育的重要性,一方面是人手不够,一方面是……”

“你的想法是好的,不过我个人还是愿意投资医院。”肖总没等林欣说完,打断了她。

“其实,林欣说的健康教育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这件事儿做好了,医院也就是水到渠成的事儿。”萱萱在旁边插话,她很想促成这件事儿。

“我如果还是做临床医生,干嘛还要辞职!”林欣并不想领萱萱的情。

“这样吧,林主任,你上次给我的企划书很有新意,但是我需要具体的数据,比如前期投资需要多少钱,需要多大的场地,需要多少人,等你写好了,咱们再碰个头,聊一聊。”

虽然林欣觉得和肖总并没在一个频道,她还是拟了一个相对具体一点的企划书。

“林主任,我希望你补充一下,什么时候能够获得效益,什么时候可以开医院?”几天后,肖总给林欣发了个信息。

林欣没有再回复,这个肖总只看到医院可能的暴利,而这并不是林欣想要的。

接下来,林欣开始忙碌起来,一方面国内的好友好久没见的叙旧,一方面要更新自己的公众号,因为有太多需要的人等着她的科普,这件事儿已经让她乐此不疲。

“林欣,肖总的事儿考虑怎么样了?”跟萱萱吃饭的时候,她又问起来。

“我跟他根本目的不一样,没法谈。”

“你们还是应该好好沟通,把你的想法再跟他说说,慢慢渗透。”

“再说吧。”

“他有的是钱,别错过了。”

“林欣,如果谈不到一起,就不要勉强。我知道你只是想做自己喜欢的事儿,你觉得值得做的事儿。”铭轩说。

“嗯。”

“钱,不是你的目的,这跟生意人有着本质的不同。”

这个从小调皮捣蛋的同学,居然很懂林欣的心思。

“林欣,你现在不上班了,到我们医院来看看吧。”

“林主任,我们是个新组建的医院,如果您有兴趣,可以来看看!”

“您是林欣主任吗?不知您有没有意向跟我们医院合作?”

“……”

林欣辞职的消息很快就传开了,她接到了各种渠道的电话。

此时的林欣却并不想再去当一个医生,写写画画,陪陪家人是她唯一想做的。

但是有太多的不舍依然时常撕扯着她的内心,病人带给她的满足感,和朋友们在一起共事的点点滴滴……

“你到哪儿,我就跟着你到哪儿!”朵朵曾经的誓言。

“我不想干了,带着我们一起干点别的吧。”还有伊允认真的表情。

“你要真的离开医院了,看看我能不能跟你一起干点什么。”李偲多年来一直很信任林欣。

林欣在她们心里似乎就是一盏灯,照亮着前行。

“朵朵,明天如果你有空,我带你去一家医院看看。”林欣舍不得这些闺蜜,她挑选了一家听起来还不错的医院。

林欣看中这家医院,是因为这儿不是绝对的私企,虽然台湾人投资了一部分,但是管理者仍然是公立医院原班人马,是医疗保险定点医院,相对其他私立医院,铜臭味就少了很多。

医院所有设施和设备都是当前最先进的,病房和门诊也是刚装修好的,所有的格局都有着私立医院一样的温馨。

接待林欣和朵朵的是医院的院长和人力资源部经理。

“我是从您的公众号知道您的。”经理这样说道。

“我们医院非常需要您这样的人才。”

“我不能说是人才,只是在临床上干了很多年了,有点经验而已。”

“我们这里就医的大部分都是企业内部的员工,所以不出事儿是最重要的。”

“在任何一个医院,医疗安全都是第一位的。但是,我觉得现在的理念不应该只是应付把孩子生下来,不出事儿而已。”

“您说的对,但是我们现在的医护人员数量,连日常工作都难以维持,还无法谈其他的。所以,我们希望您能尽快上班。”

“如果这样,我干的是跟以前医院一样的工作,为什么要来你们这儿?”

这个医院有着最先进的设备和设施,管理者的理念却是陈旧落后的。

从医院出来,林欣一路上跟朵朵聊着天。

“朵朵,其实,说句实话,我并不想再当医生。不过,我不知道不当医生,如果干别的,你们还会跟着我吗?”

“那要看干什么了!”

“我还没完全想好。”

“那天容卓晗跟我说,让我劝你回来。”

“为什么?”

“人家可能觉得你还是适合当医生呗。”

“我不想那么累。”

“容卓晗还跟我说,如果你不当医生了,让我就不要跟着你了。”

“他还问我,一年两年不赚钱,林欣可能不在乎,你可以吗?我想了,我确实不行,我还得养家糊口呢。”朵朵倒是直言不讳。

林欣想起容卓晗在她出国前跟她说过的一句话:“别以为自己多重要,未必朵朵她们真的愿意跟着你!你要不当医生了,朵朵跟着你干什么?”

林欣沉默了,容卓晗的话的确有道理,当个好的助产士,或许才是朵朵最大的理想。她要做的事儿,朵朵她们能有多大的兴趣,何况,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

晚上的月亮很圆,林欣站在窗前,想起了密歇根湖的月色,一切就好像昨天一样,又好像是做了一场梦。

自己的辞职已经获得批准,林欣却有点失落,这个自己工作了二十多年的科室看来真的已经不需要她了,年轻的医生取代了她的位置,继续留在医院的朵朵、伊允和李偲,也许会跟自己渐行渐远,接下来,该做点什么……

还没等林欣整理好自己的思绪,疼痛再次袭来。

- - - 题外话 - - -

一段旅程成了插曲,

痛别,

让未知的美好渐成幻影。

当繁华落尽,

一切归零。

www.hongxiu.com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
使用手机阅读本书 短信接收手机版地址 下载作品链接到电脑
  • 更新:2017-06-18 本章:8790
充值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