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添香
2G游戏
小说 > 言情小说首页 > 言情小说 > 总裁豪门 > 明星系列:我只是一个粉丝

第一百八十章——终版结局

文 / 李猫
红|袖|言|情|小|说

2010年11月11日,光棍节。

苏小染已经在产房整整痛了20小时。

医生说:“剖吧。”

“不要啊医生,我可以忍的,过了12点还生不出来再剖吧。”苏小染有气无力的说。

“羊水太少,不能等了。还好你刚才都没吃东西。”医生说,完了又奇怪的补了句:“为什么要过12点?生孩子哪有往后拖的。现在才四点多,拖上这么久孩子都危险了。”

“今天是光棍节啊5555”苏小染上气不接下气,汗水泪水流了一脸:“生日是光棍节,真难听。”

医生摇了摇头,吩咐准备手术去了。

苏小染晕乎乎的被推进手术室,侧躺着弓起身子打麻醉。

手术室的灯照得她心里慌慌的,在等待麻醉生效的时间,她从一侧的窗口看到那边正在进行一台手术,一个女人躺在手术台上,下面血淋淋一片。

她吓得心缩成一团,问医生:“那个也是剖腹产么?”

医生说:“哦,是宫外孕。”

“真可怕。”苏小染说。

众医生说:“呵呵。”

医生不停拿个东西在她脚心和肚子上刮,然后问她:“有感觉不?疼不?”

苏小染说:“有,有啊,疼。”

“现在呢?有感觉不?”过了会医生又问。

“有啊有啊。”苏小染答。

这样的问答进行了好几次,时间也过了挺久。

后来医生拿了个东西在苏小染肚子上划。

苏小染刚想说:“还有感觉,挺痛的。”

话没说出来就倒抽一口冷气。

肚子上传来的尖锐疼痛告诉她,医生已经动刀了。

“疼,疼啊。”她眼泪汪汪,哭都哭不出来了。

医生没理她,继续划,用力划,后来大概麻药终于起了作用,苏小染感觉没那么疼了,只知道医生在用力扒拉她的肚皮。

还有医生在她胸腔腹部一阵大力的猛按猛挤,按得她只有出气没有进气,想说轻点轻点太难受了,却根本说不出来。

然后有医生忽然叫:“准备取!好!出来了出来了,哗,头好圆好大!”

“记下时间记下时间,下午五点五十七分。”另一个医生说。

啪啪两声,然后就是一声响亮的婴儿啼哭:“哇!~”

片刻后,有医生抱了个娃娃送到苏小染面前:“来,给妈妈看下,是个儿子。”

苏小染还没来得及看清,便又被抱走了。

“多重来着?”

“七斤六两。”

“好,先送出去。缝伤口。加油,搞定下班。”

苏小染觉得意识有点模糊,一不小心,就睡了过去。

再醒过来时发现自己正被推出手术室外。

父母和金城迎上来,后面跟着顾笙歌的妈妈。

“终于出来了,遭罪了啊。”苏妈妈说。

“我没事,孩子呢?”苏小染问。

“在楼上。”金城说:“顾爸和婷舞夫妻在上面呢,放心吧。”

顾妈妈握住苏小染的手,眼中有泪:“小染,谢谢你。”

苏小染正要开口,护士站出来说:“好了好了,先送产妇回病房,完了你们慢慢聊哈。”

办出生证的时候,苏小染在孩子名字一栏填了“苏念生”三个字。

这是苏小染很久前就想好的名字。

如果顾笙歌回来,那就跟顾笙歌一起为孩子取名,如果,直到她生了,顾笙歌都没回来,那孩子就叫苏念生,无论男女。

她知道顾笙歌家人其实很想孩子姓顾,但是,这孩子是自己和父母唯一的精神支柱,这一点,她很抱歉。

曾经她跟顾妈妈表达过这个意思,顾妈妈说,千万别觉得抱歉,她能生下这个孩子,顾家全家都当她是恩人,怎么还敢要求太多。以后能随时来看看孩子,他们就已经很满足了。

不知是不是因为太过兴奋,苏小染自从生完孩子后,一直无法入睡。

“妈,你看念生的脸,白白的,粉粉的,他怎么就跟别的孩子不一样呢,这几天我看到好多新生儿都红红皱皱的。”

“爸你不要一直盯着念生看,他会睡不安稳的。真的,不是迷信,小孩子很敏感,有人盯着他,他能感觉到。”

“我要是一直都没奶水怎么办?我不想给念生吃奶粉啊,我要母乳。”

“念生会不会冷?”

“念生会不会热?”

医生每次查房问苏小染睡眠怎么样,苏小染都很无奈的说还没睡过,睡不着。

后来医生忍无可忍,要给她打安定针。

“你再不睡觉,没有母乳不说,也很容易产后抑郁的。”医生说。

苏小染不想没母乳,更不想得抑郁症,可她也不想打针,所以拼命努力睡,但越是努力,越是睡不着。

很多人都说顺产痛苦,顺产伟大,剖腹产是没有母爱的表现,苏小染几乎两样都经受了,她觉得,无论哪一样,都不轻松啊。

男人张口闭口剖腹产不痛,让他们把肚子内脏割那么一刀再扒拉开来试试?好几层呐。

麻药过去后,肚子上的伤口痛得她直冒冷汗。

后来用了止痛泵,可根本无济于事。

当然,直到最后,苏小染才知道为什么别人用止痛泵有用,而她用了依旧那么疼,因为,管子被她弄掉了。

护士每天都拿个袋子来压苏小染的伤口,还不时来动一下她的身体,帮她翻身,每次都痛得苏小染眼泪鼻涕直流。

而且从第二天开始苏小染就被逼着下床走动,她不禁泪流满面。

“这是为你好,你不走动走动的话,很容易肠粘连的。”护士说。

第三天,苏小染已经在苏妈妈的搀扶下缓慢在走廊里散步了。

期间还打了宫缩针,也是很痛。

好在医生按了按她的肚子,说她子宫恢复还不错。

然后,开奶又痛得死去活来。

从来没想过,揉胸能那么疼!

生完孩子后几乎每一件事都跟疼痛有关。

有时疼得厉害,苏小染便会想,如果顾笙歌在,那该多好。想着想着眼泪就会流出来,护士就说:“疼哭啦?忍忍吧,过几天就好了。”

顾笙歌的姐姐顾婷舞来陪了一次夜。

她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苏小染依然这么年轻:“以前认为你比笙歌大不少,爸妈总说,小染什么都好,就是比笙歌大太多了,这要真结婚了,女人老得快,怕她心里会不安,日子过得不痛快啊。谁成想,现在看起来你倒比笙要小了。到底是怎么保养的,教教姐姐啊。”

苏小染当然不会逢人就说自己是穿越的,她只是笑笑说或许是上天眷顾。

“弟弟要是活着,看到念生,不知该有多高兴呢。”顾婷舞说着说着便抹起了眼泪。

“我一直都认为他还活着。”苏小染说。

顾婷舞叹了口气。

第五天苏小染一个人慢慢逛去护士站称体重。

她反复看着那数字,心里算来算去都觉得不对,于是问护士:“这称坏了吗?”

“没有啊。”护士说:“一直在用呢。”

“那这称换过吗?跟我进来时用的那个是同一台吗?”苏小染不死心。

“当然是同一台。”护士莫名其妙。

苏小染一手扶腰一手抚在肚子上慢慢踱回病房。

这是她怀孕后期走路常用的动作,一时半会改不过来。

父母和顾家人都在。

苏小染皱着眉想了半天,问大家:“我怀孕之前98,生之前129,念生体重7斤6两,再加上羊水胎盘什么的,那我生完后体重减少怎么都不止7斤多吧?”

“那当然。”众人回答。

“可为什么我现在体重是131斤?”苏小染问。

大家面面相觑:“称坏了?”

“护士说没坏。”苏小染说。

“怎么可能,肯定坏了。”顾婷舞斩钉截铁道。

大家纷纷附和:“绝对坏了,羊水都老重的呢,胎盘也不轻,小染这几天又基本没吃东西。唉,说起来还是顺产好,生完想怎么吃怎么吃。”

在大家的安慰下,苏小染也就接受了医院称坏而护士知情不报的事实。

第七天上午,苏小染出院。

怀里抱着红包被包着的苏念生,头上戴着顶红帽子,身边还有苏妈妈帮忙撑着红伞,一家人开开心心的离开医院回了家。

对了,苏念生小手里还握着一截顾妈妈不知从哪剪来的桃树枝。

苏小染父母家里只有两房一厅,两间房,她一间,父母一间。顾笙歌的父母和顾婷舞夫妇便住到了苏小染那个很久没人住本来准备出租的小窝里。

顾婷舞夫妇一个星期后便回去了,而顾笙歌的父母则一直住到苏念生满月。

月子期间,苏妈妈和苏小染同住,苏念生睡在大床旁边的小床上。

夜里苏念生闹的时候,苏妈妈就爬起来把他抱出来给苏小染喂奶。

“还是放到大床上来睡吧,省点事。”苏妈妈说。

“绝对不行!”苏小染说:“我觉得我睡着了一定会压到他。”

“呵呵,你有睡着的时候?”苏妈妈说。

苏念生几乎每两小时就要闹一次,于是苏小染两小时爬起来喂一次奶。而每当苏念生不闹时,她就开始不放心,老是趴到小床边,伸手去试探苏念生是不是还有呼吸。

这一个月,苏爸爸承包了家里所有的卫生活,苏妈妈负责帮小染带念生,还有小染的月子餐。而顾笙歌的妈妈,则每天买了菜带过来,帮全家人做饭,顾爸爸洗碗。

每次顾妈妈将目光胶着在念生的小脸上时,苏妈妈都会很紧张的私下问苏小染:“她不会想要把念生带走吧?我跟你说啊,这个孩子无论如何,得由你做主啊,你毕竟没结婚,孩子不算他们家的人。”

“妈,你放心好了。”苏小染安慰她:“念生一定会跟着我过的。”

苏妈妈半信半疑,直到一个月后,顾家父母离去,才完全放下心来。

念生百日的时候,顾家父母过来参加抓周百日宴,并封了个好大的红包。

抓周物品准备了不少,后来顾爸爸说,怎么能少了钱呢,开玩笑的将一张百元票子放了上去。

而念生,小手绕过眼前的书毛笔印章CD等等,直接将那张票子捞了起来。

双方老人乐成一团,直呼念生有出息,将来一定是个有钱的人。

苏小染笑了笑,心想,念生怎么可能没钱呢,他爸爸留给他的钱,足够让他成为一个小小的富二代了。

只是,如果他爸爸能亲眼看着他长大,该有多好。

之后几乎每个月,顾家父母都会千里迢迢赶来看念生一次,每次住上一个星期左右,然后再回去,下个月再来。

苏小染心疼他们年纪大,来回奔波,在念生一周岁的时候,决定给两个老人在樱城买套房子。

苏妈妈一听,有点不乐意:“他们住到这边,都不知念生以后是跟我亲,还是跟他们亲了。”

“当然是跟你亲啦。”苏小染说。

看房子选房子很是费了不少时间,直到后来发现一处叫观樱湖的联排别墅区,苏小染当即拍板,就它了。

观樱湖小区离落樱湖不远,背靠观樱山,前临落樱湖,依山傍水,地理位置非常好,交通也方便,而且户型她一看就喜欢。

苏小染买了两套,都在260平方左右,三层,两套并没有买在一起,以免住得太近,将来反而容易发生不愉快。

这是她第一次动用顾笙歌给她的钱。

苏小染觉得这套房子,应该会一直住到老都不会再搬家了,所以想好好装修一下。

顾家父母和顾婷舞听说苏小染买房子的事,一定要给苏小染钱,见苏小染推脱,便说要出装修的钱。

苏小染不缺钱,但见他们坚持,为了让他们心里舒服些,便同意双方各出一部分。。

这样一来,装修的钱更充裕了。

“找个有名点的设计师来好好设计下吧。”顾婷舞说。

她们查了许多资料,最后敲定了一家装修公司。

这家公司有非常专业的设计部门,里面有位设计师还多次拿过国内甚至国际的大奖,但是据说他的价格是每平方至少千元起。

苏小染当然没认为自己可以奢侈到去请他来设计,不过,既然这么专业的公司,其他人员水平肯定也不差。

随即联系了这家公司,对方表示,会派人上门来实地丈量,为她出具初步设计方案,她觉得可以的话,再交付定金,他们出详细设计图。

对方效率不错,很快就有人来量房,然后,给了苏小染一份设计草图。

苏小染并不太懂,对房子具体要怎么装修也没有什么概念,听他们讲的方案,觉得还不错,征求了一下顾家那边的意见,他们说既然已经全权委托她了,就由她决定。

于是苏小染就付了定金。

后来正式开始装修之后,苏小染看着那效果图,总觉得跟自己先前看到的不太一样。

好像,嗯,更好了,几乎完全满足了她所有的想法,那些她先前只是有点模模糊糊的概念,却根本不知道要怎么跟设计人员表达出来的念头,在这里居然全部实现了。

“设计图有改过?”她问。

真奇怪,按说设计有任何改动,他们都会跟她说的,居然不声不响改得这么满意?

“哦,是我们的徐铭设计师给改的。”对方说:“你不喜欢么?还以为徐头的设计任何客户都会满意,所以就没征求你意见。”

苏小染一听就懵了,徐铭,不就是那位设计大师吗?这她可请不起呀。

她心里七上八下,期期艾艾的问:“那个,徐,额,徐师傅很贵吧吗?”

“徐师父……”对方噗嗤笑出声来。

“哦,是徐大师。”苏小染挠头:“你们,会加收我设计费么?”

“这个啊?徐头说他到时自己跟你算。”对方说。

我……苏小染差点爆粗口,什么情况?准备讹她吗?

三个月后,两套房子装修全部完工。

苏小染带着全家人去验收,大家都表示非常满意。

“这请了收费的设计师,效果就是不一样啊。”顾婷舞感叹。

苏小染心里咯噔一下,忽然想到,那位徐大师,还一直没来跟她算钱呢。

是忘了?还是准备狮子大开口?

怎么可能会忘了呢,听人说,他连跟客户谈话有时候都按小时收费。

唉,无论如何,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

反正,效果自己这么满意,多加点钱也无可厚非。

虽然用的都是环保材料,可大家决定还是等半年再入住。

半年后,顾家父母以及顾婷舞夫妇,还有苏小染一家子,择了个黄道吉日,举行搬迁仪式,入住新家。

而这个时候,苏念生已经整整两岁了。

这天苏小染在花园里松土,念生在她旁边玩球,皮球一路蹦蹦跳跳,念生便咯咯笑着叫着追过去。

“别跑远!”苏小染冲念生喊,可是球带着念生一起拐了个弯,她便看不见了。

急忙跟过去,过了转角,就见一个男人正捧起球交给念生。

“你叫什么名字?”苏小染走过去的时候听到那男人正弯腰低头问念生。

“恋僧!”念生说。

“恋僧?”那男人喃喃重复了一遍,又问:“你妈妈呢?”

念生一转头,指着苏小染说:“妈妈!”

那男人抬起头望了过来。

苏小染愣了愣,一步一步慢慢走过去,然后就忽然捂住了嘴。

“嗨!苏小染女士。”男人朝她一笑,牙齿洁白,眼睛弯弯:“我是设计师徐铭,来收剩下的设计费。”

苏小染丢掉手里的铲子,站在原地捂住脸哭了起来。

徐铭拉着念生走到她面前:“怎么?被我的高设计费吓哭了?我记得你不缺钱吧?”

他松开念生,揽过苏小染:“既然没钱,我不介意你以身相许啊。”

苏小染哭了好了一阵子,才满脸是泪的抬手去推他,哽咽着说:“你这个混蛋!”

徐铭紧紧搂住她:“跟我想像的台词不一样呢。”

苏妈妈和苏爸爸听到动静赶过来,看到情况,面面相觑。

“妈。”苏小染抹了抹脸上的泪:“去叫念生爷爷奶奶过来。”

“什么意思?”苏妈妈不放心的瞅瞅她,又瞅瞅徐铭。

苏小染脸上全是泪,表情也是又哭又笑:“念生的爸爸回来了。”

——————————————————————————————————完

www.hongxiu.com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
使用手机阅读本书 短信接收手机版地址 下载作品链接到电脑
  • 更新:2014-08-01 本章:6825
充值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