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添香
2G游戏
小说 > 言情小说首页 > 都市小说 > 婚姻家庭 > 易爻岁月

第四部顺风(0002)

文 / 海鲍子
红|袖|言|情|小|说

1979年的春节刚过,某一天,鲍广德接到了土岭县委统战部的电话,通知其参加县委、县政府召开的全县右派分子平反大会。

平反大会由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某君主持。

大会召开后,宣传部的刘部长首先宣读了会议的日程,并做了讲话。

大会开了三天。

第一天,主要听县领导讲话,宣传党的实事求是的方针政策,讲述平反各种冤假错案的意义,及目前的时政宣传等等。

第二天上午,由统战部长宣读全县201名右派分子,37名反党反/社/会主义分子,33名坏分子的平反名单。

宣读名单时,会场爆发出一阵高过一阵的热烈掌声。

名单宣读完毕,不要1分钟的时间,会场气氛急转直下,瞬间哭声一片,有的人在地下走着,有的扒在桌子上,有的蹲在地上,有的用双手支在窗台上,向外看着,眼睛里却浸着泪花,更有人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此场面,县领导亦为之动容,连声说:“哭吧,哭吧,压抑了23年,今天终于有了正确的结论,好好的释放释放吧!”

下午,县委、县政府的领导和平反的同志以自由发言的形式进行了座谈。

发言时,比鲍广德境遇更悲惨的人,讲述了这23年来的种种不幸,甚至是非人的生活,悲愤时,声音为之哽咽。

为了让与会者放下包袱,轻装上阵,更为了证明党的实事求是精神的胜利,县领导说:大胆地说吧,这23年,你们多数人已由当年的年青人变成老人了,青春被耽误了,才华被埋没了,今天的座谈会,就是出气会,把心中的怨气全都倒出来,回去后,高高兴兴、快快乐乐的为党为人民工作。把今天的座谈会,说成是对从前左的政策的控诉会,亦不为过,大家心情舒畅就好。

人的心理,有时真的难以琢磨,县领导的话刚说完,会场的气氛马上安静了下来,县领导觉得气氛不太对,是不是自己的话,让大伙领会反了,心中有了顾虑。便又说道:当年在反右斗争中,我们县是重灾区,一个不足20万人口的小县,竟然抓了200多名右派,还不包括那些实质是右派待遇,而又没有档案的人,算上这些的话,那就更多了。后来,在1959年,在对右派又一次甄别时,又有一部分敢于讲实话的人,受到了更残酷的打击,我们县在鹤城地区出现了著名的“反党集团案”,整个县委都垮掉了。几天后还要召开平反大会。我们党是在真心的在的改正自己的错误啊!

领导的话音刚落,马上又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有人带头高呼“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万岁!”

利用会议休息期间,刘部长多次找到父亲,劝父亲重新回到教育岗位,要“鲍老师在有生之年再为土岭县的教育事业贡献余热”。

尽管进行了多次推心置腹的长谈,但鲍老师没有答应刘部长的请求。

为了达到让鲍老师能够重新回到教育系统工作的目的,刘部长甚至不惜故意以供销系统的人的职业地位低对鲍广德进行刺激。

刘部长曾私下里对鲍广德说:“老鲍啊!不要太固执,更不要对党的政策心有余悸,平反冤假错案足以说明我们党的胸襟是宽广而坦荡的。建国以来,我们党对知识分子犯过两次大的错误,对知识分不太信任,但经过长期的探索,我们党和政府认识到了科学知识的重要性,于是才得出了“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结论。这足以证明,我们党和政府对知识的尊重,对人才的尊重。在被打成右派前,你就是全县有名的优秀教师,是我县经济文化局发展的大镇的中心校的教导主任。当年的教师培训工作,主角是你唱的,当时的小学教师哪有不认识你鲍主任的。但世事难料,命运陡转,最后却落到供销系统,太瞎了你的才能了。咱俩私下里说,当年18个月的劳动改造结束后,给你重新分配工作,在工厂时,你还是干部待遇呢?可是,后来回到老家的供销社后,你一个干部编制的人,却干起了工人的活,一个供销社的统计,竟然被当成售货员用了,说售货员是文明词,说的难听点,这售货员不就是个卖货的吗?会算个帐的人,就会卖货。你好好想想,一个卖货的,能有一个中心校的教导主任的工作贡献大吗?这中心校的教导主任的社会地位还比不上一个售货员的社会地位高吗?”

23年的时光,这些人及其家人,受到了极其不公正的待遇。个人的政治前途被断送了,不仅仅是个人的不幸,直接拖累的是家庭和后代的不幸,更重要的是造成了民族的不幸。平反大会上,那些当年被打入另册的右派分子们,各个神情严肃,许多人眼中挂着激动亦是“无奈”的泪花。

会议休息时鲍广德见到了当年的国民高等学校时的同学,亦是同时被打成右派,再后来,被定为“反党集团”成员骨干的当年的县委宣传部长张XX。

老同学见面除礼节性的嘘寒问暖外,难免忆及当年的辉煌与失落。在谈到孩子的前途时,颇多感慨与无奈,父亲说:“对于孩子的前途,早已不指望什么了,只盼着以后没有成家的孩子们成家时,不像以前那样倍受歧视就心满意足了。老同学和我比,在孩子成亲上,比我好多了,毕竟你的家庭出身好啊!”

鲍广德说出了这些年孩子成家时的无奈。

下午,大会准时召开,县领导做了简短的总结发言。

接着,各行业与会的人,都有代表发言。

鲍广德是刘部长在头一天晚上,作为县委、县政府的代表,向平反的人慰问时,被刘部长指定的发言人。

鲍广德发言时说道:“我衷心的热爱我的祖国,人们常说祖国是我的母亲,今天站在这里,我要由衷的对我的母亲,也就是我的祖国,表示由衷的感谢,23年了,我的母亲,我们的党,没有抛弃我们这些儿女。我已经23年没有在公共场合这样讲话发言了,今天党和政府重新给我了发言的权利,倍感亲切,为此,我要再次感谢我们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几天的会议,让我感到了党和政府对我们当年这些被错划为右派的同志的关心和爱护,我仅代表我个人和家庭对党表示衷心的感谢!”

鲍广德向全场的人鞠了一躬,继续说道:“今后一定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发奋工作。我深爱教育事业,会议休息时,部长和一些教育战线的老同志,多次到我的住处长谈,希望我能够重新回到教育岗位,为土岭县教育事业的发展做出应有的贡献。从参加工作到现在,已经30多年了,从错划为右派的那天起,我就脱离了教育岗位,也就是说,脱离教育系统已23年了,这23年,时代巨变,教育理论、教育手段已今非昔比,许多新知识,不甚了解。自己已经53岁了,这些年,由于家中人口多,负担重,尤其是精神负担远远大于物质负担,我的身体状况,基本不允许我再继续从事教书育人的重任,走上讲台,面对学生、老师,讲课时豁牙露齿的,说话时满嘴露风,弄不好,会误人子弟的。所以,考虑再三,没有答应县领导和一些老同志的请求,最后还是决定不回教育系统了。我现在的工作,是供销系统的一名五交化的售货员,本着扬长避短的原则,我会继续尽我的所能为人民服务。尽管我是右派,但最近5年,我一直是供销系统的先进工作者,前年被鹤城地区树为标兵,所以我会在原来的岗位上继续为人民服务,一如既往的像年青时那样奋发有为,为党和人民工作,让人民满意,做一名‘人民满意的售货员’。在工作的最后几年里,发挥余热,为祖国的四化建设迈迈大步!”

发言完毕,台下雷鸣般的掌声经久不息。

主持会议的刘部长,接过话说道:“大家可能有所不知,我和鲍老师的个人缘分很深,许多人只知道鲍老师是1941年时新建立的四平省土岭县国民高等学校的状元,是在当年的周日和寒暑假时的教师培训上认识鲍老师的。但不知道,在1946年,中/共成立二区时,鲍老师是二区政府的第一任文书.鲍老师当了三个月的区文书,可以说,从那时起,鲍老师就参加了革命工作。只是对当时的革命形势估计不足,鲍老师才辞去了区文书的工作,然后,我才接替了鲍老师做了二区区政府的文书,参加了革命工作,否则,鲍老师的历史也许会改写。鲍老师,最后于1948年12月参加了我县新政权的第一次教师考试,成为我县新中国的教育前辈。从参加工作到现在,鲍老师无论是顺境,还是身处逆境,都能始终如一的为党为人民工作。当教师时,年年被评为先进教师和教育工作者,右派改造时,又是当年第一批摘帽的20个右派之一。最近5年,尽管年事已高,但每年仍是单位的先进工作者,近三年的我县供销系统的岗位竞赛,每年要举办两三次,无论是到鲍老师所在的单位去现场参观,还是作为县代表队到地区参赛,鲍老师都获得了标兵的称号,为个人和我县赢得了荣誉。他的个人际遇,可能要比我们在座的一些同志的遭遇和命运要好一些,但更主要的是鲍老师始终有一股子不服输的精神,从不怨天尤人,在鲍老师的身上看到了古人说的那句话:天行键,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我们要像鲍老师这样学习和工作,在有生之年为党和人民努力工作,加倍珍惜这来这不易的工作机会,为四化建设添砖加瓦。我是一个热衷教育并喜欢鼓吹教育的人,所以,我在会后,多次找鲍老师谈心,希望鲍老师能回到教育岗位来工作,这些年,我们的教育,尤其是农村教育的现状,急需整顿,像鲍老师这样懂教育的人才实属难得。但话说回来,这些年,我们哪个行业不是同样缺少人才啊!鲍老师喜欢在供销系统继续干下去,这也很好。我尊重鲍老师的个人选择,我更相信,鲍老师会比从前工作的更好,更让顾客满意。在此,我也衷心的希望,我们这些刚刚平反,即将重新走上工作岗位的老同志能以更高的热情为党和人民工作,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话音刚落,会场再次被被掌声淹没了。

刘部长继续说道:“我们这些在座的同志,当年多数人是在教育这个岗位上工作的,教育关系到民族的未来,不重视教育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民族,为了祖国的明天,我希望我们这些老同志能重新回到教育的岗位上来,继续为四化大业贡献自己的聪明才智。”

刘部长讲完话后,接着又有部分人发言。

下午4点半时,刘部长宣布大会结束。并告诉大家,为了使亲属的前途不受影响,已经把平反的同志的证明材料油印了15份,每人自己留一份,单位留一份,没有安排工作的,由纠正冤假错案办公室交到错划右派前的原系统的主管局一份,给有工作单位的直系亲属的工作单位寄去一份,在本县的就不用寄了,本县的亲属,只要留下工作单位就行了,一切交给组织办理。并告诉大家,晚上进行半联欢半座谈的茶话会,会后在宾馆礼堂播放电影《打鱼杀家》。

尽管刘部长一再的苦口婆心的希望鲍广德重新回到教育岗位,甚至不惜使用激将法,以售货员虽然在当时物资奇缺的年代,手中有一些权力,让社会上许多人羡慕,但实际社会地位并不高的话对其刺激,但终未奏效。

鲍广德,23年的右派问题,终于得到了彻底的解决。

第四天早晨,在县宾馆吃完早饭后,鲍广德来到了三妹妹鲍玉洁的家。

www.hongxiu.com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
使用手机阅读本书 短信接收手机版地址 下载作品链接到电脑
  • 更新:2017-05-19 本章:4428
充值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