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添香
2G游戏
小说 > 言情小说首页 > 都市小说 > 婚姻家庭 > 易爻岁月

第三部逆风(0060)

文 / 海鲍子
红|袖|言|情|小|说

劳动改造中的右派分子们,繁重的体力劳动,让人们度日如年。

尽管日子过的很慢,但18个月,很快就过去了。

某一天,在劳动的间歇刚要结束的时候,负责监督改造的头儿来到了人群中央。

“要干活了,都往中间靠靠,我有个重要事情也是好消息告诉大伙儿。”头儿高兴地大声喊着。

这些曾经桀骜不驯,而今经过18个月繁重体力折腾成绵羊一般的文化人,默不作声地向中央靠拢过来。

“大伙儿看看,自己所在的劳动班的人到齐没有?如果都齐了,我就宣布上级的好消息了。”

“到齐了!”各班班长大声地喊着。

“到齐了,那我可就宣布上级下达的好消息了。我刚刚从县里开会回来,县里宣布,给劳动改造中,劳动表现好的人摘帽。摘帽后,重新回到我们的无产阶级队伍里面,继续为党和政府工作。首批摘帽的人员,一共是20人。这20人,谁能摘帽,谁不能摘帽,主要看劳动表现,每个人的劳动表现,可不是个人说好就好的,要进行民/主投票,最后经负责监督改造领导小组再投票表决才能生效。从现在起,今天下午的活儿就干到这里了,大伙儿一会儿回去酝酿一下,在收工前,我们再就地投票,按着上级要求,按每人得票多少,把顺序排好,人员上报后,上面批复后,这20人的劳动改造就结束了,重新回到人民中间,继续为人民服务。”

投票的最终结果,鲍广德排在了第一名。

鲍广德的右派分子的帽子摘掉了。代价是他用超出常人的体力劳动换来的!

劳动改造结束了,但鲍广德的损失是巨大的。

单说工资收入,仅仅是这18个的劳动改造,鲍广德就由当时的小教行政最高级的每月53元,变成了每月18元的生活费。再说摘帽后重新分配工作吧,工资被降为每月42.50元,后虽经70年代初的某次调资才达到51.50元。直到彻底平反时才恢复原工资待遇的53.00元。

由于劳动改造结束后,一直有正式工作,所以右派平反时,仅给其补发了半年的工资差,共计9元人民币。

日后,鲍广德曾给子女们算了一笔经济账,从劳动改造开始到最后的彻底平反,共计经济损失达2万余元人民币。

这在当年可是一笔巨大的经济损失啊!

更重的损失则是精神上的。自己和家人在此后的23年的时间里一直生活在“有历史问题”的阴影之下,在当年严格限制成份的形势下,被严格限制的“地富反坏右”的黑五类中,自己、家人、亲戚身上背负着两个负担:即是富农出身,又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右派分子。精神压抑,始终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般地生活着。

劳动改造结束后,鲍广德按要求到当年的县人事科,即今天的人事局报到了。他在等待着组织重新分配工作。

工作人员看了名字后,说道:“鲍老师,我们科长早嘱咐过了,见到你后,让我们告诉你先到他那里去,你们俩见面后,你再到我这办理工作手续。”

“你说的科长,就是那个罗科长吧?”鲍广德问道。

“是的,就是罗科长,他告诉我,你们是国高的同班同学。”

“好的,我现在就去。”鲍广德答应道。

鲍广德轻轻地敲了敲人事科长办公室的门。

门虚掩着。

“进”,屋里传出了说话声。

鲍广德刚进得屋里,就听屋里的人说道:“老同学,这么多天了,别人都来报到了,就差你一个人了,你一定心理委屈,所以,我告诉负责办事的人,等你来报到时,让你先到我这来,等我们唠完再办工作手续。”

“多谢老同学的关照了。”鲍广德说道。

“我们是同学,还谢什么?”

“老同学,实不相瞞,我今天来,不是来办工作手续的。”

“不办工作手续?那老同学你来干什么来了?”

“我是来辞职的。”

“辞职?辞什么职?”

“辞我的工职啊!”

“开什么玩笑,还没办重新分配的工作手续,怎么辞职啊?”

“我这么多天一直没来,今天才报到,听人家说,我是最后一个报到的了。这工作我不要了,回家当农民去,当农民哪有这么多事啊!这么多年,让干什么工作就干什么,没有让领导操过心,年年都是优秀教师。整风前说,不打棍子,不抓辫子,结果,最后来了人引蛇出洞,来了个一网打尽,我是搞不准这政策了。还是回家当农民省心啊!”

“别胡扯了,当农民,农村的日子多不好过啊!现在许多农村的人都在拼命地想脱离农村呢!你怎么这么想,还要主动回农村当农民去!”

“我就是迈不过这个坎,委屈啊!”

“别再说委屈的话了,今天来了,就把手续办了,然后到新单位报到去。”

“怎么报到?”

“你不是有报到证吗?把报到证交到我这,我们再开个报到证就完事了。”

“我来就是给你们人事科送这个报到证,就算交了辞职书。”

“你还能有我明白啊!报到证怎也成不了辞职书的!”

“老同学,我早看好了,我的报到证过期3天了,这报到证一过期,不就成了辞职书了吗?”

“亏你想得出,我的老同学,按常理,报到证过期了,就是自动辞职了。但你不行,你是我的老同学,人活着得过日子,这过日子,挣工资和农已种地挣钱,质量太不一样了。我不是说当农民不好,可这当农民,这日子太难过了。人活着,能安逸时,一定要安逸才对。现在家里该有三四个孩子了吧?当农民,土里刨食,你能养了活这个家吗?以后不还得再生孩子吗?给我乖乖地,好好办手续报到上班去。”

“这工作是你干,还是我干,说什么我也不干了。”

“这么办吧!你不是觉得,这10多年白在教育系统干了吗?教育成了你的伤心地,那咱就不回教育了,但咱也不能回家务农。咱们务工去行吧?”

“上我这来要人的工厂有好几家呢,但都是当工人,咱是从教育走出去的,教师本身就是干部,并且你又是教导主任,更是名正言顺,理所当然的干部了,我手里还有一个虽是进工厂,身份是工人,但不干工人活的岗位,咱就干这个去。”

www.hongxiu.com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
使用手机阅读本书 短信接收手机版地址 下载作品链接到电脑
  • 更新:2017-04-19 本章:2550
充值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