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添香
小说 > 幻侠小说首页 > 科幻小说 > 忢孞

古尔班通古特

文 / wxyhk
红|袖|言|情|小|说

“古尔班通古特沙漠”,由4片沙漠组成,西部为索布古尔布格莱沙漠,东部为霍景涅里辛沙漠,中部为德佐索腾艾里松沙漠,其北为阔布北阿克库姆沙漠。准噶尔盆地,属温带干旱荒漠,相传在很久以前,沙漠深处住着风魔逢那大王和弟弟刹那魔王,它们经常袭扰沙岛绿坪,狂风沙石吞噬那里的人群和牛羊,使草原变成了茫茫荒漠。勇敢的库尔班爷爷和孙子托克提不畏强爆,与风魔展开斗争。为了父老乡亲的幸福与安宁,库尔班爷爷在与风暴搏斗中献出了自己的双眼。年轻的托克提为了复仇,孤身一人深入到沙漠魔窟与风魔决斗,最后战胜了凶残的魔王,自己也累死在大漠深处。爷爷为了寻找孙子,独自一人骑着骆驼走进沙漠。傍晚,疲惫的老人依驼而眠。老人冥冥之中听到沙漠深处传来清脆悦耳的驼铃声,以为孙子降妖归来,遂循铃声跑去……从梦中惊醒的老人面对的仍是一片漫漫黄沙,于是又依驼而眠,从此再未醒来,化作了这座沙山——“驼铃梦坡”……

“思昊,你觉得这故事美吗?”袁武坪开着他的越野车,抬了抬墨镜,问道。

“袁总,说实话,故事本身并不美,我觉得爷爷去寻孙子的那一幕挺美的”思昊端着望远镜望着窗外。

“对我们搞投资的关心的是更实际一点的东西,对我来说,这个故事里,我很在意年轻英雄是如何‘最后战胜了凶残的魔王的’”,老袁打开音乐,《丝路驼铃》的旋律响起来,“可惜故事里没交待”。

“可是老百姓不关心这个,他们更关心‘战胜了’这个结果,恐怕即便真的是有控制风沙天气的怪物,又有人去主动消灭他们,人们应该也只是知道他们是英雄和最终的胜利的结果,对于他们如何战胜的,也许并不太在意”。

“没发现你还挺愤青的”

“这么明显嘛?哈哈,我只是在想,如果有一天,我们也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可能也不会有人知道吧,知道的可能也不知道细节,甚至还有误解。那么我们在做事情时,是否会多少心存不满,觉得没有受到应有的尊重。”

“你可以选择不去逞英雄。”

“有的人生来伟大,有的注定要伟大!”

“话太大,可是我喜欢。”

“袁总,咱们这是去哪啊?”

“别问,一会到了就知道了。”音乐放完了,切到了下一首——小提琴版的《RatherBe》,音乐一首一首的在放,老袁的越野车虽然减震效果超棒,俩人还是在车内来回颠簸着,毕竟,都没有正规的道路,就直接行驶在茫茫戈壁荒滩上。

“看到前面那个小土包了吗?开到那就不远了。”

“看着不远么”

“望山跑死马,还二十多公里”

又继续开了十几分钟,算是到了“小土包”下面。

“袁总,这哪是小土包啊,这得有三四百米了吧”

“没量过,没那么高吧应该,来,这边跟上。”老袁带着思昊沿着小土包底边,徒步穿过满是红柳和梭梭柴的戈壁滩,前面远远望着有一片地方,颜色比周围要浅上许多。

“那是河道?”

“对,你看这里虽然是荒漠戈壁,天山融雪以后,还是多多少少有水能流到这边,咱们就得到那去。”

四个车门都开着,怕一会回来车内温度太高,两人朝着北面继续走着,不知不觉小土包已经甩在了身后,走了一个多小时,俩人走到了干涸的河道里,老袁蹲下身子,开始在河床上找寻着什么。

“袁总,咱们这是要找宝藏吗?”

“你说对了,我有个传统,对于被投资人的考察,一个是看徒步这么久有没有什么怨言,一个是看能不能找到让我满意的石头!”

“哈哈,这么说,您打算投资我们公司了。”

“得意忘形!别忘了还得看我最后满不满意。”

“是,袁总”,思昊刚准备扭头过去捡石头,突然回头问了句:“对了,袁总,您喜欢的石头的标准是什么呢?”

“哈哈哈,好小子,老虎还真是没看走眼!”老袁大笑着直起身子来。“这才是我们最看重的创业公司负责人的素质,不是你觉得什么样的石头好,我可能喜欢,而是我喜欢什么,你按照这个来找。”

“明白了,我们不能把所有客户都当做自己,不能以自己的喜好标准来决定自己产品的走向,而是根据客户的需求和喜好来决定公司、产品的方向,受教了。”思昊笑着挠了挠头。

“但是,捡石头是真的,我喜欢石头,尤其是这里鲜有人来,几乎是纯原生态的,河道里面还有很多玛瑙原石,要是捡到好看的,就给我啊,我迷这个。”

“好咧,瞧好了您呐!”思昊学了句小二的腔调,老袁笑着摇摇头,毕竟年纪放在这,还是不够稳啊,罢了,也不是很重要,这小子潜力很大,搞不好以后能成为合伙人的。

“对了,小昊,昨天你那个3D打印的武器怎么扔出那种威力的?”

“我真不知道,就是那一瞬间,突然就觉得身体充满力量,有种强烈的欲望想要从身体里挣脱出来。”

“现在试试?”

“好”,说着,思昊捡了一块小玛瑙,回头朝小土丘方向丢过去,飞了十多米就掉了下来,“好像没什么用”。

“估计有什么触发条件,我们公司前几天招了个实习生,居然也有一些特殊能力,她自称遇到突发状况,结果一下子听觉大幅提升,能够同时听到大片范围内很多人说话,我估计,要不是得有突发外界刺激,就得是有强烈的愿望,你们这种能力才会发挥作用。”

“是这样吗?我再试试。”言毕,思昊又捡起一块大一点的玛瑙,闭上双眼,深呼吸了几次,在回顾着昨天的感觉,当他想到黑衣杀手冲开门进来的一幕时,整个身体的汗毛又竖了起来,力量向外涌出,他用力将大玛瑙丢出去,老袁甚至能听见空气摩擦的声音,俩人都没有看到玛瑙丢到哪里去了,刚准备探讨说这个力量的问题时,“噹”的一声,两人同时听到了遥远的一声清脆响声,紧接着,远处的小土丘顶上漏出了一块金属的尖顶。

“金字塔?!”两人异口同声道。

“袁总,你来这里多少次了?从来都没发现过吗?”

“头一回,这,是考古重大发现啊。”

“袁总您不会是想先去找找看有没有值钱的宝贝儿吧,哈哈。”

“去看看,说不定真有,不过我觉得,金字塔的事情比较重大,咱们如果想探究的话,还是谨慎为好,先看看,回头我联系一下我自治区博物馆的的朋友。”

“走!”

两人连跑带走,不到半个小时,就回到了小土丘脚下。思昊拍了拍土丘底部,感觉全都是沙土,没什么异常。老袁则开始为着小土丘转,转了两圈,发现,真的不是一般的小土丘,四条楞的轮廓是能够近距离看出来的,底边也是不知过了千万年堆积了很多沙土,长满了梭梭柴。思昊试着往上面爬,但是真的还是挺陡峭的。老袁害怕思昊出什么事,看思昊爬得比较艰难的时候就赶忙将他唤了回来。

“我看还是下次带着专业的队伍和器材设备再研究吧,咱们就两个人,别出什么事。”

“成,这事我不会对第三个人说的,您放心。”

“你这小子脑子也太灵光了。”

“比不上袁老师眼光好。”

“臭小子,变着花的夸自己,走吧,都没捡几块石头,再去搜罗搜罗,来都来了,空着手回去太可惜了。”

“好咧,我也想多捡点,要是有好料,还能卖钱,哈哈。”

“出息!”

两人又花了一个来小时,走到河床那边,捡了一下午石头,老袁掂了一个大袋子装,思昊除了满满一袋子以外,还把上衣脱了下来,把几个口扎好,倒着又拎了一包。这倒好,两个人走了一个半小时才走到车旁边,累的一匹。

“回去我开车吧,袁总您休息会。”

“臭小子觉得我年纪大了精力不行了嘛?”

“哈哈哈哈,哪有哪有,您休息吧。”

“也好,记得路吧?”

“当然。”思昊上了车,结果半天发动不着车。

“袁总,你这车也太高级了吧,我咋驾驭不住,怎么启动来着。”

“你还吹自己哪哪都强,车都不会开。”说着,从副驾上下来,绕了一圈过来。“闪。”老袁坐定后,才发现,是真的打不着火了,这下好了。“还真是,恐怕刚才那一下触发了电磁脉冲之类的,吧”

“这个‘吧’字让我心好虚啊,咱还有水吗?”

“应该有,后备箱看看”

思昊去开后备箱,竟也打不开。

“没想到,高级车这时候反而没用了,我这是电子后备箱,自动开门的,只好从后座上翻过去看看了。”

“成”,说着思昊从后座探过大半个身子翻腾起来,两件啤酒24瓶,一袋馕4个,一瓶玻璃水,满满一整箱企业资料,然后还有零零碎碎的一些洗车用具,大刷子、小铲子、桶、擦车布什么的。老袁趁着思昊找水,掏出电话来,果不其然,手机也是不能用了。

“看来晚上得在这过夜了,小张要是明早见不到我们,一定会安排人来找我们的。”

“关键他们能找到这地方不?”

“别人我不知道,你师傅肯定可以。”

“好吧,我看吃的喝的也都充足,撑上两天两夜估计都没什么问题。”

“那就这么着吧,也是有缘分,能一起困在这,这才4点多,天黑还早的呢,咱们去‘金字塔’上看看。”

“我去把铲子和刷子拿上。”

两个人刚开始爬得还算顺利,爬了十几米以后,就得靠着铲子和刷子辅助,再往上一些,干脆整个身子都得贴着,总要往下滑的感觉,仿佛这里的重力比别处大,越发费劲。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人才爬到半山腰的位置,真的是‘爬’着到的,休息了一会,还是决定再往上面冲一冲,又爬了半小时,一共才又上去几十米的样子,却一点都爬不动,倒不是说体力不支,而是感觉身体突然重了很多。思昊一脚踏空,右手赶忙把铲子插入土里,结果根本没有捅进去多深,反而刮了一片土层下来,连带着,周围的土层也开始松动,一直到塔尖的土壤眼看着就要往下滑。俩人赶紧往下下,可上山容易下山难啊,结果两人被土层卷着,夹杂着金属摩擦的声音,叮叮当当的,滑沙一般的冲到了坡底下。

“这就是‘驼铃梦坡’啊”,思昊打趣道。

“下来比上去快多了不是。”

“哈哈哈。”两人笑起来。

老袁对着后视镜,看了看,这才是叫真的灰头土脸。思昊当然也没好到哪去,两人最后决定开一瓶啤酒来洗手洗头,奢侈就奢侈吧,结果两个人冲完脑袋发现泥水,不,应该是泥酒还糊在脸上,干脆又开了一瓶,把头和手臂都冲了个干净,两个人现在浑身都散发着夺命大乌苏的香醇气味,干脆一人又开了一瓶大乌苏,就着馕吃起来。不知道是酒精原因还是什么,这一人一个馕感觉吃了很久,两个人坐在车头上,看着太阳在西边慢慢落下,而夕阳的余晖照着露出三分之一金属部分的金字塔,反射到低空的白色云彩上,一时间充满迷幻的色彩。直到最后一抹阳光全部消失,一瞬间的天空绿过以后,这篇炙热的土地,也开始渐渐凉了下来。俩人都穿着短袖,一阵小阴风过去,都开始打起颤抖来。

“袁叔你都不抽烟的吗?”不知什么时候,这称呼也都变了。

“没那爱好。”

“那惨了,我也没那习惯,那看来今晚要挨冻了。”

“嗨呀!”老袁一拍大腿,拿出钥匙串来,借着天光,还是能看到有个小圆透镜,“刚没想到先用这生个火。”

“看看车里还有没有其他东西”

老袁开了副驾的抽屉,赫然放着一个Zippo,“回去替我好好谢谢你师傅,哈哈。”

“哦哟喂,我亲儿亲儿的胡四付诶。”思昊控制不住自己的喜悦,甩了句新疆土话。

“点什么呢?”

“后备箱里面有投资公司的材料,能点不?”

“点吧点吧,回去再打印就行。”说着便抽出一份调查报告就开始烧。

思昊也一份一份把报告书拆开,一整本一整本的不好烧,忽然就看到自己公司的,直接丢到了旁边,老袁看到,一把抢过去“还舍不得?”

“袁叔,不要啊!啊!我的心好痛。”

“自己不给自己加点戏份,你这人生都不完整是吧。”

“哈哈哈,开玩笑的,烧吧烧吧。”

两个人把好几十本报告都拆开,堆了一整后座都是。

“撕开来这东西还挺多,不过估计不经烧啊。”

“暖一会儿,有个两三个小时就睡着了吧应该。”

事实证明,一整箱的调查报告加上擦车布,抹布,最后把箱子什么能烧的全都烧完了,也就烧了两个小时不到,渐渐的眼看火焰就小了。两个人冻得鼻涕哈拉的,各自又啃了一个馕,下了一瓶酒,也是对取暖毫无帮助。戈壁里面昼夜温差太大了,白天还三十度,晚上就降到零度多一点,老袁忍不住,到车上,把前排座椅上的纯毛绒坐垫扯了下来,一人披着一条座椅垫,暖和多了,可是腿还是冷,干脆把后排的也扯了下来,两人蜷缩在后排座椅上,披着前排座椅垫,盖着后排座椅垫,总算是舒服了些。外面的小火堆还在挣扎着摇曳着,金字塔顶倒映着的火光也在翩然起舞,在整个大漠上显得格外妖媚。

迷迷糊糊的,思昊看着外面闪烁着不少光点,大喜,赶忙拍醒老袁,老袁醒了以后一阵头皮发麻,心下不好。迅速钻到前排把两个车门拉上,锁死。思昊还都没反应过来,老袁就都坐了回来,并示意思昊锁好自己那边的门。

“嗷嗷嗷嗷~~~~”

月光照射着苍茫的戈壁,银色如水,均匀的洒下来。好几双眼睛泛着凶光,在朝车子靠近。

“西北狼”,老袁说。

“咱车玻璃结实不,能挡得住不?”

“他们可没打算强行撞玻璃,它们在等,等我们下车”

“我们又不傻,下车干嘛?”

“我们总要下去的,它们有的是时间”

“醉了”

“喝几瓶乌苏就醉了,睡了一觉还没醒?”

“额,不是那个字面意思,咱们有代沟啊袁叔,我是说这下可好玩了。”

“想想办法,白天温度高的话,他们也是要躲避太阳直射的。”

“既然这样,我们就好好睡一觉,可是我突然饿了”

“你这么一说我怎么也饿了。”

“嗷嗷嗷~~~”狼群的嚎叫此起彼伏,仿佛知道不能让这两个人要好好休息养精蓄锐。

过了一个多小时,两人也确实睡不着,便干脆欣赏起了月光下的银色戈壁,忽然,他们看到远处有几个手电的光在闪烁,狼群开始逐渐离开越野车。

“不好,应该是小张她们过来了。”

“怎么办,下去拼了?”

“你那能力不稳定,搞不好会让咱俩都送命。”

“那怎么办?”

“容我想想。”

“啊!啊!”远处传来两声尖叫。

一瞬间,老袁能够感应到附近所有狼的踪迹,三头、四头、五头,一共有五头,还有三头绕后了,一共八头。嗯?来了三个人,两女一男,秘书小张,司机阿琳还有老虎,老虎也来了。眼看着几个人就要被围攻了,老袁大喊了句“滚开!”狼群突然怔住了,随后都夹着尾巴快速撤离了。老袁突然瘫软下来,没了力气。

“袁叔,你,这怎么了”。

老袁昏睡过去,思昊赶紧下了车,用力拍车门和引擎盖。循着声音,一行三人很快寻了过来。

思昊和师傅驾着老袁到了她们的车上,张秘书掏出电话准备接通私人诊所,结果手机怎么都打不开,思昊师傅的手机也不行,阿琳试了试车载卫星电话,可以用,赶紧联系了距离最近的兵团第六师医院,一行人朝医院驶去。

“嗷嗷嗷~~~”,西北狼还在月光照射的金字塔脚下嚎叫,古尔班通古特沙漠春季的一晚才刚刚开始。

- - - 题外话 - - -

努力在现在,答案在将来。

www.hongxiu.com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
使用手机阅读本书 短信接收手机版地址 下载作品链接到电脑
  • 更新:2017-05-15 本章:6479
充值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