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添香
2G游戏
小说 > 武侠仙侠小说 > 古典仙侠 > 甄花仙

第十五章 明王府蟑螂得宠 东郊外花仙救人

文 / 甄道简
红|袖|言|情|小|说

实际上,日宫里的太阳星君跟月宫中的玉兔侍者是清白的,太阳星君心里只有百花仙子一人。而凤羽,因为太向往百花仙子而求之不得,所以连她身边的玉兔儿,也觉得可以解解相思之苦。

自此之后,史扮兔成了王爷身边的红人儿,倒把王妃都搁到一边。众人十分不解,就史扮兔那副模样,别说是王爷这样的人物,就是寻常百姓家的普通男子,也没有哪个能看得上的,活脱脱的嫁人老大难,如今居然走了大运,勾搭上文武双全、仪表堂堂的明府王爷了,这还不算,居然还能宠冠王府,连貌美王妃都被晾到一边,真真不可思议!

人们都议论纷纷,王爷看上她什么了呢?容貌就不用说了,才华?没有啊,人品?更不着人待见,所以,这成了一个谜。

王妃倒不堪介意。与凤羽成婚日久,早没了最初的激情,所以那种事也就不太放在心上。

这蟑螂精却是个贪色的。觉得凤羽比天蓬强过太多,就天蓬那般人物,处处不及凤羽,却嫌自己本相丑陋,每次相聚都要变来变去的,非得变成玉兔侍者模样不可。而凤羽王爷则不同,她不用变化,凤羽就觉得眼前就是玉兔侍者。这让史扮兔越发欢心。两人一拍即合,难舍难分。

蟑螂精霸占了凤羽的床第。慢慢的又有了新的野心。她也想要莲子油。既然没有日宫的,她也想尝尝王爷的心血。

一次,她缠着王爷要为他“吸出毒汁”,王爷先是不肯,蟑螂精使性道:只准王妃为王效力,我就不能吗?

王爷见她们都这般疼爱自己,也不好推却。蟑螂精就用麻药麻醉了王爷的胸口,用一根细长的管子插入了他的心脏,吸了一口心血。

确实觉得身轻体健,功力上升。

自此之后,蟑螂精也便隔三差五的为王爷“吸毒汁”。不料,有一次,正好被贾花神撞见。贾花神把蟑螂精叫到无人之处,怒斥道:今后不许再吸王爷心血!

蟑螂精道:姐姐,只准你吸,妹妹吸就不成吗?

王妃道:王爷心血岂能随便吸的?这样对王爷损耗太大,我也只每月吸一次。心血有限,吸的人多了,王爷怕是命难久存,那样,岂不绝了来源?今后不许你再吸!你若口馋,我吸血用过的管子,你用水冲洗了,喝了便是!

蟑螂精无奈,也只得依允。

自此之后,这二妖达成了协议:蟑螂精霸占了凤羽床第,贾花神捡漏;贾花神吸王爷心血,蟑螂精捡漏,一时间倒也相安无事。

贾花神只管独占王爷心血便可,其他事宜不太过问。蟑螂精不同,极度张扬,专盯王爷风·流韵事,醋坛子大得比她磨盘身材还要粗。若是王爷看上哪个女子,她有各种伎俩可以搅黄。这也难怪,蟑螂爬过的食物,一般人都是难以下咽的。

又一年的花朝节将至,城里城外出现了一桩怪事:四季之花居然同时开放。

王爷出门狩猎,王妃没有随行,史扮兔随往。与王爷并马而行,史扮兔一路上撒娇

王爷,我心里只你一人,再没跟别个男子有染。

侍卫们暗地里作呕:你想有染,得能找得到主啊?

“王爷,我非你不可。”

侍卫们觉得一地鸡皮疙瘩。

“王爷,你看,春来了,花开了,就像。。。。。。”

侍卫们想,你脸皮厚,我们倒替你恶心。这王爷也真是,怎么下得去手呢。

“王爷,我给你唱个曲吧。”

说着,唱了起来

黄师塔前江水东,春光懒困倚微风.

桃花一簇开无主,可爱深红爱浅红.

完了又唱

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

泥融飞燕子,沙暖睡鸳鸯.

侍卫想,曲儿都是好曲儿,怎么她一唱,味道都变了呢?求她别再糟蹋好东西了。我们王爷也真是,天下女子那么多,从哪整这么个玩艺呢?

史扮兔不管别人烦不烦,自家唱得陶醉,你说也怪,王爷还挺受用。

据说,这史扮兔第一爱好还不是唱情歌,而是跳舞。这半截河马身材,跳舞会是什么样子?

王爷虽说有不少美貌姬妾,可就冲他宠史扮兔这一点可以看出,他连我们小卒都不如,是个有心里缺陷的人。

一个是天下第一美男,明府王爷,一个是滑稽小丑,肮脏害虫,一起偕鸾配凤,倒成了春日里一道特别的风景。

说话间,一行人来到了郊外的猎场。王爷弯弓搭箭,射中了几只兔子、獐鹿,忽见一只玉兔,皮毛如锦,眼红似火,大耳系铃,喜煞人也。凤羽遂策马飞奔,急追而去。

这兔子跑至绿水池畔,忽然不见。凤羽举目观瞧,见是一座行宫别院,建得秀雅俊逸,门前栽了几棵桂花树,树下是一套藤制桌椅,椅上有一女子,正在赶制一件百花袍。

这女子一面忙于活计,一面口中唱道: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凤羽心想,身为闺阁女子,却唱这样一首诗偈,料其必非寻常女子。

待走近些,见那袍儿非为针线所制,乃是一种胶状液体,指尖轻抹,便化作百样花朵,那花朵光华绚烂,似有万道光芒。

再见此女子,长挑身材,鹅蛋脸面,翩跹婀娜,秀如山水,天朗气清,如莲似桂。

观此女子,可使人神清气爽,通体安泰。凤羽如同缺氧之人,缓缓向其靠近,欲吸上一口氧气。

忽然,凤羽觉得心口一阵发紧,不好!他的毒瘾又发作了!

临行匆忙,居然忘记带药。

凤羽手后胸口,瘫软在地,手刨脚蹬,痛苦不堪。

那女子见状,连忙过来,扶起他的头,看看她的脸色,“这位官人,您。。。。。。您这是怎么了?”

慌忙折回去,取来那瓶液体,手葱白般的指尖,沾了些,送进他口中。

凤羽觉得甜甜的,一阵沁人心脾,神智马上清醒过来,心轻体健,通体安泰。

凤羽慢慢起身,施礼道:这位小姐,多谢相救。

女子如含羞草儿,“官人不必多礼,举手之劳而已。”

除了贾花神的遂心丹,还是第一次有人能用另一种药物解救凤羽。而且,这药同那药是那么的不同。那药,有着浊气,就是好虽暂时好了,却没有这种清爽怡人又甜丝丝的感觉。

就似这人,同那人也是那么不同一样。

www.hongxiu.com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
使用手机阅读本书 短信接收手机版地址 下载作品链接到电脑
  • 更新:2017-05-03 本章:2565
充值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