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添香
2G游戏
小说 > 言情小说首页 > 都市小说 > 职场励志 > 雁阵惊寒

31、王镇长与杨书记的理念完全不同

文 / 铁岭清风
红|袖|言|情|小|说

谢宾走后,王晴明把办公室的门关上,跟民政局的谢局长通了十几分钟的电话,然后缓缓松了口气,一个人静静在沙发上发呆。

该怎么走程序,那是他们的事,也许谢宾离开鸿雁之后,大概就要轮到自己了。

市里在潮楠县填海造地,规划了一个循环经济新工业园区,是处级的单位,园区主任和书记直接由市委组织部任命,这次留了副主任和纪检书记两个副处级的位子出来公开竞争。四十五岁以下、大学学历、任乡镇书记或镇长满两年。真的要感谢组织,这些条件好像是为王晴明量身定做。

笔试已经考过,这个星期就知道结果,入围后再进行面试。

笔试应该没问题,王晴明心中有数,所有的试题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不是第一就是第二,如果能够与第三名拉开足够的差距,那就没有悬念。

当然,这只是自己的估量,很多熟悉的、关心的打电话来询问情况,王晴明都是谦虚的告诉大家,重在参与,自己主要是去陪衬,为别人做铺垫,不敢奢望。

县城机关的阅历,农村基层的经验,这些年兢兢业业的辛劳没有白费,除了工作的业绩,也增加了接下来参加面试的自信。如果可以说悄悄话,面试几乎绝对是没问题,自己本身就是面试官。作为市专家库的成员,几年来已经记不清楚参加过多少次评审会,听别人说话,自己打分。这次无非就是倒过来,自己说话,别人写分数。

离开鸿雁是大概率的事,巧合、也及时,离开前帮谢宾完成了人生的转折。

改门窗、供奉木像、拜土地爷,还有财务和业务上的事,如果不是谢宾说出来,王晴明自己也不知道。平时的联席会,丘庆丰都是泛泛而谈,看似很多的话,但是归纳却好像没有什么具体的内容。线条的事,分管领导自己能够把握就好,而且计生办是谢宾当主任,可以放心。但是丘庆丰无原则、无底线到这样的程度,就非常不应该了。

王晴明一直在听,没有插话。丘庆丰是什么样的人,自己心里很清楚,但是在下属面前不能破坏他的形象,毕竟他也是这个领导班子中的一员。有什么事过后才找他了解,找他说。

人以群分,杨喜顺看好的那几个班子成员,比较适合清谈,某些场合出来调动气氛还可以。真正处理具体事务,尤其是涉及到具体农民、具体群体的事,根本上就没办法,不接地气,远远比不上几名中层干部。

纪序文、杨铁岭、谢宾,还有谭力,都有独当一面的能力,可惜这次没有一个能提拔。有素质、有能力,却还没有机遇,比较遗憾。纪序文善于做农村工作,善于与农民打交道,乐意为民办事;杨铁岭工作负责任,人诚恳,敬业,得到上面不少业务局的信任和支持;谢宾办事公正,正直,能够主持公道;谭力思维的反应慢了点,但是人本分,任劳任怨,没有歪念。情况各有不同,但是都很厚道、朴实,而且对农村、对农民有感情。

如果是自己组阁,这些都是德能兼备的人才,拉进来,那么这一届的党委政府将会是相当强有力的管理和服务团队。分工合作、奋发向上,自己把握大方向,由李立德上阵带领,大家拧成一股绳,各司其责,共同将鸿雁建设好、管理好。

但是现实总是差强人意,会做事的就只是做事。

谢宾要到县城,纪序文这次提拔不起来比较可惜,不过农业主任的位置不太显眼,如果自己离开,关系应该不大。

但是财政所长杨铁岭就不一样,尤其是杨喜顺执政、刘文峰分管这样的情况下。如果不配合他们,按照杨喜顺的性格,把他调换到别的办公室也完全有可能。如果换了,那么今后还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很难说。

小事讲风格、大事讲原则,杨铁岭大概就是这种人,不论工作上还是为人处事上。平时看起来一团和气,很低调、很随意,不会轻易计较。但是如果超过了他承受的程度,刺激太大就会有反应,而且非常干脆利落,直指要害。这一点,两年前在会议室接访的现场,深有体会。

担心杨铁岭,更担心杨喜顺。做到了书记,而且是这么强势的书记,能够制约的外部因素已经越来越少,如果指导思想出现偏差,肯定是渐行渐远。照这样的情况,自己要是离开,李立德必然是孤掌难鸣。他可能会选择放手,当观众,这对杨喜顺来说并不是好事。短时间内可以随心所欲,但是种什么因就结什么果,有些事,秋后还会算账。

差不多半年的时间,整个机关的风气已经悄悄在变化,财政的缺口也越来越大,到现在真正是超负荷运转。以前没有近距离接触还不太清楚,也许李立德说的没错,杨喜顺是大鱼,鸿雁的小池塘养不了他。

好得自己有了新选择----虽然结果还没出来,但是很有把握。所以,纵然担忧也没多长的时间。

遴选的结果出来后,如果心想事成,临走之前要不要找个时间单独跟杨喜顺深入交谈,善意提醒,因为到那时候自己就是副处级,算是够得上资格。

十八大已经胜利闭幕,一些新规陆续出台,不知道执行的力度有多大,估计不会是一阵风。清者自清,杨喜顺怎么做是他的事,自己管好自己就行。这个时候最大的愿望就是不要弄到某一天,自己极度不情愿的到看守所去看望他,大家毕竟同事一场。

但是,如果依然无知无畏,就很难说。

已经知道的就有两三次,杨喜顺在市区的天王大酒店接受“八孔关出海口综合整治工程”建设方老总的宴请,那是超五星级的酒楼。据体制内的知情人透露,天王大酒店不只是吃饭,里面的配套服务还很多。

杨喜顺做事的随意性太大了,而且口无遮拦,经常语出惊人,完全没有考虑自己的身份,做他的搭档,非常难,有苦难言。这次人代会前的主席团预备会上,他公开表示,等换届选举完成后就组织各村的书记和主任分批到韩国、日本走一圈,费用在“八孔关出海口综合整治工程”中消化,这件事让王镇长去落实。

当时自己差点吓呆!

内心很气,但不能发作。

镇长、副镇长需要人大代表选举,而主席团成员一般都是各个村的书记或者主任,也是各个代表团的团长,在这样敏感的时点,怎么得罪得起?杨书记这样许诺,大家当然很高兴、也希望他说话算数。自己该如何表态,要取悦各位团长、先迎合再拖延,还是实话实说告诉他们这不可能,一时很费思量。当时头脑想得快,也知道平时大家对自己比较尊重,听后看了看杨书记,很认真的告诉各位领导,先不说可不可以用公款,现在钓*鱼*岛的形势这么严峻,(中日)关系紧张的时候,我们更应该上下一心,能够抵制就抵制,送钱给日本人的事,绝对不行。这么一说,大家议论纷纷,不知不觉中才悄悄转移了话题。

对于“八孔关出海口综合整治工程”,自己是如临深渊、如履薄冰,那是自己和叶书记费尽心思辛辛苦苦争取来的成果,不能让它出现瑕疵,不能把好事办成坏事。

中央补助的项目,工程的质量和进度、安全生产和隐患排查、资金管理和监督,工程监理和施工记录等等,各个环节都来不得半点马虎,更不可能弄虚作假套取资金,而杨喜顺却一再把它看成是唾手可得的肥肉。当然,可能他也不是纯粹为了自己,杨喜顺的想法就是不要守在金山上哭穷,有这样的机会就应该主动想办法变通,弄点钱弥补日常的费用,让日子过得滋润些,也可以发点福利给大家,分享成果。不然的话所有的利润都给建设方赚走,镇政府只是白忙一场。

建设方在合同的范围内赚钱那是合理合法,但是镇政府就不行,手莫伸、伸手必被捉。

镇委是一个镇的风向标和主心骨,但是杨喜顺似乎不这样认为,想说就说,没有原则,没有观前顾后,不必考虑自己的身份、不必考虑说出去后的影响,这很让人担心。镇委书记可以公开表态用工程款旅游,那么各个有经济往来的部门也会打自己单位的小算盘,各个村的书记主任也会盯着集体的资产。能不能办成人家不管,但是意识里起码会认为可以这样做,因为连杨书记都这样说。

理念完全不同,他是一把手,经常逆着他也不好,但是有些明明不可以做的东西,顺着他更不行,规章制度不是儿戏。

做人,就是这么难。

成绩快点公布吧,面试后尽早离开,再这样下去,或许有一天真的会顶不住。

www.hongxiu.com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
使用手机阅读本书 短信接收手机版地址 下载作品链接到电脑
  • 更新:2017-05-18 本章:3310
充值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