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添香
2G游戏
小说 > 武侠仙侠小说 > 传统武侠 > 天下谁与

4,寒雪小院又见君

文 / 夜星南
红|袖|言|情|小|说

长风脑筋似乎转的比较快一点,面上有些愤怒与困惑,“既然轩辕大哥早就知道,为何他还要让叶大哥涉险,他有没有想过,只要稍有差池,或许。”长风看向倒在一旁的轩辕,或许正因为他们彼此信任默契,才如此。

向大夫看了眼长风,见他面上已困惑,便拔了轩辕身上的金针,他看了眼针,眉头微微皱了下,便将其放入竹筒内,晃了晃,我正好奇他在做什么,便见他看向我,然后朝我走来,还不知道他想做什么,手刺痛了下,他竟然用针扎我手,有没有毒啊。

我见他取了我的血,像是例行公事的一般,怎么?当我是活体取样的小白鼠,都不跟我解释下,所以我整个人是蒙的,我摇了摇头,上前想要个解释,“你个臭医生,你扎我做了什么?”

他只是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摇了摇手中的竹筒,便无视我,我见他那么认真,也不好打扰,只得委屈的将手指含在嘴里,睁大双眼瞪着他。

我见他将他似乎将十几味药倒入捣药的用具里,自然还加了我的血,他还在命小七取来天池清水,加以真气锻炼,约莫半个时辰的功夫,药似乎制好了,我瞪的眼睛都累了。

他神色么有起伏,却有几分喜色,他将药丸捅进了轩辕无心的嘴里,见大功告成,神态才放心了下,才回头看向我们几人,“要解释?”

“是啊,不然呢?”我瞥了他一眼,手已经不流血了,但是伤口在寒冷的天气下,还是挺疼的。

“药引。”向大夫只是说了两个字,便将所有东西重新装在袋子内,收入袖子内,所谓的袖里乾坤也是这样的吧。

不过药引和我的血会有什么关系?为何轩辕治伤需要我的血,莫不是,这向大夫知道我与轩辕的关系?他是怎么知道的?这样想着,看向向大夫的目光多了几分深意。

这过程中,他自然没有说话,反而细心的帮轩辕整理好衣服,盖上被子,他对待病人还真有几分温柔与细腻。

向大夫回头见我盯着他,像是思考了下,竟然开口解释了下,,“向某医术另辟蹊径,药引一味自然尤为重要。当然,这里没有人比你更为适合。”

向大夫看了我一眼,这一眼意味深长,我低下了头,眉头深锁,这向大夫,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会清楚我和轩辕的事情,倘若不是?“向大夫,为何你就知道,我的血能救他?还是你只是试一试态度。“

我着重了我的血几个字,向大夫却转移了视线,从房外走去,不知是否是错觉,我从他不苟言笑的脸上,看到了几分意义不明的笑意。

长风与孙迅自然也很是好奇,两人也不知道讨论什么,见向大夫走了,上前拍了下我的肩膀,“莫不是向大夫的要的是童男之血?”

我一愣,朝长风看了眼,却见孙迅强忍笑意站在哪儿道,“叶飞自然是个雏儿”

这两个家伙把我当什么了?什么雏不雏儿,我觉都有些羞红,朝着孙迅长风干笑了两声,“呵呵,我那是小,倒是你们呢?”

孙迅整个人脸红透了,偷偷的看了眼长风,长风被看得突然脸上都红了些,我突然感觉自己是不是真相了什么,“呵呵,你们聊,我尿急。”这俩家伙还真是旁若无人,,我脚底抹油的快速溜掉,省的尴尬。

离开了房间,顺着长廊走着,飞雪飘飞着,院廊里入眼都是雪,寒气慢慢的逼袭,冬日未到,冷峻寒此刻已经完全体现了。

看着满山的雪,思绪杂乱,不过这雪还真是漂亮,无垢的晶莹倒是怎样也不愿意去侵犯,一时间倒也是痴了。青山皑皑落飞雪,梅香凤渡浸雪彻。

不知道因为这景色太美,还是因为防备性越来越差了,反应过来时,那人已经来到自己身边。“原来真是小叶你啊。哎,小心!”他连忙拉住差点滑到的我,“咋了?见到我吓着了?”

其实本来站的地方就靠台阶,他突然出现,我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雪滑地湿的,差点与地面来个亲密接触。

我白了一眼来人,拉回了自己的手,往前走了几步。他连忙追上我,绕着我与我说话,我停下脚步,抬眼盯着他,他却看不到我的不悦,信步跳到了廊台的栏杆上。也不怕跌死。

他看了眼四处,又看向我,见我不看他,有些慌张起来,盯着我的脸猛瞧着,“喂喂,小叶你怎么不理我,我啊,我啊。难道你已经把我忘记了?”

我若是不理他,也不知道他要纠缠到什么时候?“怎么会,君兄!我只是在想些事情?”

“哈哈,我就知道你才不会忘了我这个结义兄弟呢?”他说着从栏杆上下来,满脸喜色。

“对了,君兄你们是何时到这里来的?”我记得我们离开的时候他和大哥还在客栈内,最早也该明日才能到,不由的让我有些好奇了。

“我也才刚到,不过我迷路了,这里人生地不熟的,还好遇到你了。不然还真不知道要摸到什么时候呢?”君应天摆弄着自己的发丝,看了眼远处的飞雪,表情很是丰富,一会儿自怨自艾,转眼又是满是笑容。

迷路了还能到这里,莫不是路痴更容易明确路线吗?不过他这话里,“就你一个人?大哥他没有与你同行吗?他去了哪里?”

君应天有些不悦,“还说呢,我们是约好的,不过他有美人相伴,哪里还顾得上我,反正我一个人习惯了。不过遇到小叶你的话,我就不在意了。”他说着上前拉过我,胳膊肘抵着我的肩膀,不舒服且不说,就这么近的距离都让我不自在。

我不留痕迹的错开他,往前无目的的走着。“我可没时间陪你玩。”不过大哥还真是厉害,与那南宫清灵倒也登对,“你倒不如学学大哥,早点找个女人。”

“什么女人?你别走那么快,等等我啊。”君应天正在消化这话,见我走了,连忙跟上我的步伐,“那种我不需要啦,我要的可是名利,举世无双。”

“你还真是恬不知耻,要说厚脸皮程度,你绝对有。”我不由的瞥了他一眼。“这天下高手多了去,别白白送了性命。”

“你可别小看我,我可不是浪得虚名鼠辈。”君应天神色都变了下,下一秒却又转到别的事情上了,“对了,小叶,刚才那决斗你看了吗?可惜我都没有见到他们?”

君应天很是兴奋,手不知觉得摸在剑上,大概是错过了的缘故,面上的来了兴趣失望之情难掩。

“怎么?你还想跟人家比试比试?”我抬头看来他一眼,稍稍打量他一番,笑了笑,“不是我小瞧你,你啊,还真不是对手。”

“你这话说的可就不对了,不比过怎么会知道,若不是迷路了,我倒想亲眼看看,什么人让你这么另眼相待的。”

“我并非另眼相待,只是从未这般震撼,不过现在这两人都受了重伤,你若不怕乘人之危,倒是可以一试。”

“小叶,你就这么看不上我?我君应天又怎会是那种乘人之危卑鄙之人,来日方长,我自会与他们一较高下,让你知道我有多厉害。“

“那就让我拭目以待吧,别到时候怕了,哭了。”这小子虽然生气了,却挺是有趣的,我知道他来这里必然是有目的,索性也不与他纠缠,“君兄,你老实告诉我你来这后院是找谁的?

君应天一愣,低下头看向我,眼中有些被发现的惊讶,“你怎么?小叶还真是什么都瞒不了你,我真好奇,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你想多了,我只是觉得你鬼鬼祟祟,心不在焉的,想来不是找事的就是来找人的?”

“你还真是有趣,这么说我还是被你诈出来的?”他笑了下,便敛去了笑容,那神色突然有些熟悉,莫不是又要讲故事了?好吧,我已经做好听故事的准备了。

“我的确来找人的,就是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到那人。毕竟已经过去了六七年了。”

“还是青梅竹马?”

“是我师弟,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后来发生了变故,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他了,没想到他竟然还活着。”

“你是说,这人也在这玉虚宫内?”

没想到君应天这样的人,也会有这样的悲伤的过去,其实想来他既有今日的成就,必然也付出不少苦难,这世上悲伤的人多了去,只是有的会被时间淡忘,有的经历了成长,我之所以原地踏步,是因为我始终在意,始终无法忘却,以至于一次次重复悲伤。

大概打开了心防,彼此了解了些,竟然也觉得他不怎么讨厌了,虽然还会讽刺他,却不再是故意怼他,堵他,反而想要看到他更多有趣的一面。

君应天很是无语的看向我,我却有些想笑,“小叶,我想要听精彩的对决啊?这样太简短了吧。“

“怎么?人物,地点,事件,连时长都交代了,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那么精彩的决斗,你才几个字就讲完了,什么两人在广场擂台上展开殊死决斗,一炷香后双双倒下。”君应天一脸的生无可恋,见我半点要继续说下去的意思。

我面无表情看了眼君应天,嘴角带着抹轻笑,“不过以君兄的能耐,想必已经知道了如何的精彩了吧。”

“小叶,你就不能给我多讲讲了,大不了我在和你说说我竹马的故事,我们交换好不好。”

“不好。”我白了他一眼,突入而来的寒气让我不禁打了个哆嗦,雪不知不觉下的更大了。

君应天还在闹着,正不知道如何是好,一声轻笑传来,虽然很远,却依旧侵入我们的耳畔,不由的警觉了起来。

君应天二货的脸突然严肃了起来,站在我面前护着我,这种护犊子的动作真的让我一愣,我没有动作,这种被人保护的感觉真好。不过他这么自然的动作,莫不是保护弱者是他常做的,好吧,我就是弱者。

那人还没有出来,却听到“有趣,有趣。”浅笑的声音。

君应天眉头已经皱,厉声呵斥道,“别藏头露尾,出来吧。”认真样子还是挺帅气霸气的。

“藏?好笑。”一身穿着雪貂绒毛衣的男子从楼上的屋顶飘飞下来,身上已经堆积了一层厚厚的雪花,一抖便飘散了下来。

雪霜轻踏,翩飞而至,拂袖转身,方得凝眸细看,竟恍似天人而来,这个人是谁?从来未曾见过的人,为什么会有一种莫名的熟悉的感觉。

那人刚出现,君应天的剑已出,这剑的确快的不似常人,我只看到剑光,剑已经指向那人。“你是什么人?”

那来人却没有半分在意,剑气在靠近他的一瞬已然化解,“我是,我告诉你做什么,何况请教别人之前,不是应该先?”

“既然如此,大路朝天,我们各走一边。”君应天直接打断的他的话,适时收剑,便作势要拉我走,“小叶,我们走。”

我见那人盯着我,不知怎么的,我决定我认识他,他必然也认识我,可我不曾见过这张脸。

www.hongxiu.com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
使用手机阅读本书 短信接收手机版地址 下载作品链接到电脑
  • 更新:2017-05-17 本章:4272
充值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