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添香
小说 > 幻侠小说首页 > 都市小说 > 血色青春

第十二章 蜕变

文 / 武靖
红|袖|言|情|小|说

李继谭和六子几个离开后,先前有几个跑到远处的便过去扶着张保国和李忠几个去诊所了。在街上为数不多的一家饭馆里,几个人喝着啤酒边聊着,长毛拍了拍喝酒还有点有点生硬的六子:“这位兄弟,今天这种阵势你应该是第一次吧。”六子点了点头。长毛又说道:“刚见到你的时候,一看你就是个没有见过世面的主,我就想着谭哥怎么会交你这种朋友,但是,经过刚才那一仗,我才佩服谭哥,他识人断事的本事还是厉害!知道为什么吗?”六子一直看着长毛,等他继续往下说。长毛坐回去喝了一口啤酒:“第一次打架敢这么猛的我没见过几个,可以说你是第一个,而且才初二,心就这么狠,有前途。”六子对长毛笑了笑:“刚开始两天腿一直在抖,手心一直都在出汗,可是当我把刀握在手里时,所有的顾虑都消失了。”长毛回道:“我在第一次拿刀砍人时,就没有你这个胆量,而且在那之前我大大小小的斗殴都参与过好几次了。”六子拿起酒杯:“你这是太谦虚了,以后还望哥多多照顾。”长毛也端起酒杯:“哥们客气了,以后啊,说不定还得靠你呢,不过以后要是在县城有事,尽管找我,就是天王老子我也不怕。”李继谭也碰了一杯酒,对长毛说道:”这次我找你们的事回去后千万别告诉任何人。还有拿你那钱,我到县城了给你,这里也没银行什么的,也没法取钱。”长毛笑道:“谭哥说的哪里话。对了,谭哥,那事现在处理的怎么样了。”李继谭取出一根烟点着,猛吸了一口然后吐出一个一个烟圈:“差不多了,但是得等一半年风声过去了才能回去。”长毛顿了顿:“那个……许婧找过我两次,他一直在问关于你的消息。”李继谭又猛吸了一口烟:“要是再找你,就告诉她,我去南方了,不会再见她的。”“恩,我会告诉她的。”长毛回到。李继谭喝了口酒:“那她最近还好嘛,那件事有没有打击到她,应该很严重吧!”长毛叹了口气:“我看她挺好的,每天依旧上她的学,周末依旧和她的朋友出去玩,不过,好像没有男生敢跟她接触。”李继谭放下手里转动的酒杯:“恩。”长毛还想说什么,但硬是把到嘴边的话咽下去了。六子看到长毛提到这个名字和两人一系列的对话,李继谭的脸色瞬间就变了,而且神情什么的都特别严肃。

到下午快上课的时候,李继谭和六子才慢悠悠的从教室门口进去。他俩进去后,班级里静悄悄的,所有人都在看着他俩,可能是中午的事所有人都知道了,就是那张保国没来上课,也许是伤势有点严重,不过平时也不怎么上课。搞笑的是第一节刚下课,屎壳郎便跑到第一排对六子和李继谭一个劲的道歉,说什么之前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得罪之类的。六子感到很无语,倒是李继谭淡淡地说了句:“给你三秒钟,立马给我滚。”屎壳郎听完一溜烟的就跑了,自那之后,屎壳郎对六子比对亲爷爷还好,六子也深刻体会到了什么是小人嘴脸。

晚上躺在床上,六子仔细回味了这一天发生的事,所有的画面都像是印在了他的脑子里。他感觉到自己的心智在这一天提升了很多,从一个胆小怕事,任人欺负的乖学生,变成了一个敢下死手坏学生。以前,总有人欺负他,家里带来的吃的好多时候都会被人抢去,父母省吃俭用挤出来给自己的生活费,却给别人交了保护费,但是他知道,以后不会在有人敢这么欺负他了。其实六子心底是不想当一个混子学生的,他一直喜欢军人,想好好学习报考军校有朝一日能成为一名叱咤风云的将军。关于接下来路怎么走,他很迷茫,心里还是无法抉择。所以六子翻来覆去的一直睡不着,他转过头看到李继谭也没睡着睁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事。他知道李继谭一直有心事,尤其是今天长毛和李继谭聊了之后,李继谭就不怎么说话了,不知道在思索什么。六子就小声询问到底出什么事了,李继谭便叫六子出去抽根烟。两人打开寝室门出去后坐在寝室前的花园墙上边,一人点了一根烟。李继谭吐了一口烟圈:“你看我年龄有多大了?”六子回道:“和张保国差不多吧,有十七八岁吧,是不是留过级。”“恩,我今年虚岁十九了,我本来是在县一中读高一的,现在应该是高二了。”六子诧异道:“县一中,高二?”还是出乎六子的意料。李继谭叹了一口气:“是啊本来都高二了,我本来就是个混子学生,别说一二中了,就是三四中我也是考不进去的,结果我爸把我安排到了县一中。”六子平时就听大人们说什么县一中多好之类的话,能进去的学生除了学习特别好的就是非富即贵的。县城里一共有六所中学,前四所是高中,后两所是初中,每个学校都有三四千人,乡下学校一般最多也就七八百人两者完全没有可比性的,一中是省级示范,二中是市级示范,学习一般和家里没关系的人才会去三四中,所以有钱有势人家的孩子基本都去了一二中,不过现在这种风气基本不存在了。因此,六子便说道:“恩,看的出来,你家里应该是挺有钱的,就凭今天给张保国他们的那五百块钱不是一般人能拿出来的。”98年的五百块钱,那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李继谭将手里的烟头扔了又点着一根:“恩,是啊,今天给那么多钱,就是不像把事情闹大,你知道吗嘛,有时候太有钱也是一种负担,我就是家里太有钱了,所以从小做任何事从来都不计后果,想干嘛就干嘛,想知道我爸是谁嘛”李继谭看了一眼听得认真的六子,:“李成桂。”六子瞪大眼睛,说道:“还真没看出了,那你到底出什么事了,为什么要跑到这里来受罪呢?”李成桂是我们县城的首富,也是那小地方最具有传奇色彩的人物,据说黑白两道通吃,有自己的煤矿,在省城和南方都有生意,家产有好几个亿。“唉,就是因为家里太有钱,从来不知道害怕是什么东西,才闯下大祸了。”李继谭顿了顿:“我在五中读初中的时候交了一个女朋友叫许婧,她是县交通局局长的女儿,她中考后进入了县二中,高一快结束的时候,有人跟我说二中有一个男的跟她走的很近,是一个高二学音乐的,比我当时高一级,更有甚者说看见她们亲吻了,所以我问过她好几次,但她就是死活不承认。”“后来有一次提前没通知便去二中找她了,正好碰见他跟一男的手拉手在校园里走,我当时都快气疯了,上去拉住那男的就打,后来对方来了一大帮人反倒把我给打了。”李继谭拿出烟又点着了一根:“我长这么大何时受过这种侮辱,所以我恼羞成怒,第二天我让人打听清楚了那男的是二中高二哪一个班的之后,我便揣着一把匕首去他们教室找了,进去看见那男的后就掏出匕首朝肚子上捅了进去,一连捅了十几刀,直到倒在我面前,我才停手。六子都忘了扔手里快烧到手指的烟头:“死……死了?”六子不敢相信,说话的语气都结巴了。“我从那个倒下的眼神中看到了恐惧,使我至今都无法忘记,知道嘛,当时那肠子都流出来了,地上流了一大片血,那男的死命的抓住我的衣襟一直都没有放手。”“可是,怎么没有听到有人传过这个消息啊,往常县城要是死了人,早就十里八乡传的沸沸扬扬了。”“要是传出来,我还能呆在这里嘛,事情刚出来,我爸就把消息封锁起来了,而且给所有目击者都给了封口费,而且同时还警告,谁要是乱说话,就灭谁全家,所以几乎没有什么小道消息。“”因为风声太紧,我爸就把我安排在了这里,等处理完之后,我应该就可以回去了。”六子不敢相信李继谭说的都是真的,但是从李继谭的眼神中,他知道,所听到的都是真的。李继谭长叹一声:“这件事千万要给我保密不能告诉任何人,知道嘛,杀人的感觉是什么样的。”六子安慰道:“都过去了,别太放在心上,过去的事情铭记在心就好,我们都还年轻,好好规划规划未来,有朝一日能有我们的一席之地。”两人又聊了几句,就进去睡觉了。六子此刻才懂得,为何他总是看不透李继谭,因为人是被阅历和经历划分为不同的层次里,而自己所欠缺的就是成长。

- - - 题外话 - - -

新书上架,有何不满请留言

www.hongxiu.com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
使用手机阅读本书 短信接收手机版地址 下载作品链接到电脑
  • 更新:2017-04-20 本章:3032
充值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