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添香
2G游戏
小说 > 言情小说首页 > 都市小说 > 婚姻家庭 > 疯狂的狮子

第三十二章 痴情男女 咫尺不敢相见

文 / 黑龙梦语
红|袖|言|情|小|说

火车离青城越来越近,曹梦第的心开始纠结起来,在下还是不下车去还是不去看望满迎春,他展开了激烈的思想斗争,在老家的几天里,家人和朋友的话语中都反复提到这个女人,暗示他满春生是自己和满迎春的孩子,曹梦第也是半信半疑,他想当面看看满春生究竟长什么样、甚至当面向满迎春核实清楚。

在种种好奇心的驱使下,曹梦第不由自主地在青城下了火车、迅速赶到满迎春所在的大学,他询问满迎春办公室的同事,大家都说满迎春上课去了。

曹梦第在校园里的一个小凉亭里坐下来,他眼望着教学楼、等待着满迎春下课出来,校园里的一切曹梦第实在太熟悉了,二人上大学的时候,每逢休息日曹梦第经常从省城匆匆地赶过来看望满迎春。

二人在校园里走累了,就在曹梦第坐的这个小亭子里坐下来,各自支起双臂、双手托起下巴、含情脉脉地对望,他们都能从对方眼睛里读出浓浓的爱恋。

本来是一对痴情男女、海誓山盟的爱情,却因为中途的变故而劳燕分飞、天隔一方,有情人最终未成眷属。

曹梦第回忆起那些终生难忘的往事的时候,他的心里充满着难以言表的苦涩。

光阴荏苒、日月如梭,细细想来十多年已经过去了。

曹梦第仍然记得他和满迎春最后一次见面的情景。

满迎春嫁给邢伟志的当年春节,曹梦第独自回家,家里已经把给他和满迎春结婚的新房都收拾好了,新被褥也置齐了,可是曹梦第没有把自己的新娘带回家,全家人心情都不好,曹梦第更是痛苦不堪,他每天躲在新房里,除了吃饭就是睡觉,哪里也不去。

到了第三天的清晨,爷爷一脚踢开了他的房门,曹梦第昨晚失眠、仍然在酣睡中。爷爷上去一把掀开孔林的被子,他对着睡眼惺忪的曹梦第大骂起来:“小兔崽子、多大点事,把你折磨成这个样子,真没有出息,从今天开始跟着我早起跑步、打拳”。说完,爷爷头也不回地出了房间。

曹梦第不敢怠慢,他抓紧时间穿好衣服、很不情愿地跟着爷爷跑出了家门,爷孙二人在城北的江边打完了几套拳路、正准备回家,曹梦第突然发现在呼啸的寒风中,江岸边伫立着一个女人,她穿着红色大衣、戴着小红帽,曹梦第一眼就认出来是满迎春。

爷爷看了曹梦第一眼、叹了一口气说:“你还是过去看看吧,我先回家了”。

曹梦第踩着厚厚的积雪走过去,刚到满迎春的身边、他就听到满迎春说:“连续三天早晨我都过来,我知道你会来的”,说话的时候,满迎春两眼怔怔望着江面上厚厚的冰,她甚至没有看曹梦第一眼。

“这里风大、天冷,你还是回家吧”,曹梦第劝解着她说,曹梦第已经听说,邢伟志和她一起回家过春节的。

满迎春好象没有听到曹梦第说话似的,她低声吟诵着几句诗词:“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虽然曹梦第一时没有明白其中的含义,但是,他从满迎春低沉的语调中、体悟她内心的悲凉、伤感,这些和曹梦第纠结的心灵产生了共鸣。

“还记得这个地方吗?”满迎春望着江对岸又问了曹梦第一句。

“一辈子也忘不了”,曹梦第声音很低沉地回答。上高中的时候,二人经常光顾这里,夏天游泳,冬天滑冰,这里留下二人青春的记忆,曹梦第早已刻在心里了。

正在这时,一阵北风吹着号子刮了过来,掀起满迎春大衣的裙摆,曹梦第不由自主地抬起胳膊,他象过去一样想搂住满迎春的肩膀、帮助她取暖,可是他举在半空中的手忽然停了下来,曹梦第猛然意识到满迎春现在已经是别的男人的新娘了。

被北风掀起来的大衣暴露出了满迎春的小腹,过去她平坦的小肚子已经鼓了起来,满迎春已经怀上娃娃了,曹梦第在心里揣测着。

满迎春似乎已经意识到曹梦第在看她身体的部位,她诚恳地对曹梦第说:“已经五个月了”。

曹梦第内心一阵酸楚,所有的这些本来应该属于他的,他眼怔怔地看着让别人抢走了,五味杂陈、伤心的泪水充盈着他的眼眶。

“你给孩子起个名字吧”,满迎春这时突然转过头来,她的眼神很复杂地望着曹梦第说:“孩子姓满,不管男孩还是女孩都姓满”。

“让我起名字呀?”,曹梦第惊讶地问了满迎春一句。过去二人曾经谈论过类似的话题,满迎春说将来二人有了孩子,男孩跟曹梦第姓,女孩跟满迎春姓,曹梦第思想也很开明地说,就是男孩子姓满都行,满迎春瞪了曹梦第一眼说,即使你同意,你的父母也不一定能同意。

曹梦第举棋不定,他曾经考虑过给他和满迎春未来的孩子起的名字,男孩就叫曹满生,女孩就叫曹满洁,可是满迎春肚子里孩子的父亲换了别人,自己怎么能捉刀代笔、隔着锅台上炕呢?

曹梦第思虑再三,他还是说了一句:“这个、这个不合适吧?”。

“你不起名字算了,我回去了”,满迎春说完,她甚至没有和曹梦第告别、扭头走了,曹梦第楞了一下、也跟在满迎春的身后,二人各自想着心事、也没说几句话,随后,都各自回家去了。

这是二人最后一次见面,但是,曹梦第这次回家,他从家人和朋友的口中、隐约感觉到满迎春和自己的家庭仍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也感觉自己和满迎春之间有一种无形的线连接着。

曹梦第的回忆被一阵下课的铃声打断,这时有一个穿着浅色风衣的女人从楼里走过来,她一手握着教案样的东西,另一只手插进外衣兜里,昂头、挺胸、目不斜视从凉亭不远处走过去,微风扬起她的披肩长发,气质高雅而性感,不用看长相,曹梦第从她走路的步态一眼就认出来这个女人就是满迎春。

曹梦第立刻站起来,他想立刻冲到满迎春的面前给她一个大大的惊喜,想抓住她的肩膀好好看一看她,甚至直接抓住她的手、把她拉到校园的外面去,上面的这些都是在大学时代,二人长时间没有见面、再次相见后的场景,而今虽然他激情四射,但是已经不是当初风华正茂的青年学生了;况且,她现在还是一个有家庭的女人。

曹梦第想冲过去直接询问满春生是否是他们的孩子,他又觉得不妥,这么做又未免太唐突了,他站起来坐下、如此反复、眼看着女人迈着轻盈的步子进入了教学楼。

到办公室找她去,这样的念头只是在曹梦第的脑海中一闪就过去了,这里是高等学府,满迎春是高级知识分子,他现在是什么呢,无业游民,他不仅失去工作、失去家庭,而且一无所有,即使满春生是自己和满迎春的孩子,他现在又能给他们什么呢,只会给他们添麻烦、徒增无端的烦恼。

见面了和她说什么呢?聊自己不堪回首的过去,还是畅想虚无缥缈的未来,曹梦第感到很自卑,他感觉在昔日的恋人面前有点抬不起头来,满迎春现在就象一个高傲的白天鹅,而他感觉就象一个自卑的丑小丫,曹梦第瞬间又失去了和满迎春见面的勇气。

经过一番思想斗争之后,曹梦第无奈地拿起旅行包,他黯然神伤地离开了满迎春工作的地方,这次两人很有幸见面,曹梦第也有机会了解过去的事实真相,可是因为他的虚荣和胆怯,这样好时机又错过了。

www.hongxiu.com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
使用手机阅读本书 短信接收手机版地址 下载作品链接到电脑
  • 更新:2017-04-20 本章:2862
充值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