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添香
2G游戏
小说 > 武侠仙侠小说 > 谐趣武侠 > 染月

第十三章 囚徒

文 / 禮貌君
红|袖|言|情|小|说

孙墨从一阵头痛欲裂中醒来。

耳边传来马蹄声与车轮转动的声音,孙墨适应了一下颠簸的木板,想来是在一辆马车里。

「醒了吗?」

孙墨眼神还没对焦,听那声音是小师弟无误了。「头疼的厉害。」

吴砚递上水壶,孙墨也不客气灌了起来。

待孙墨稍微回复精神后,吴砚便再也忍不住责声道「师兄,我们要找的人就是与你一起行动的黑衣人,你怎么能将她藏着、挹着那么久?」

孙墨不明白吴砚的意思,摀着疼痛的脑门看着吴砚。

「我一招流星见日把她衣服划破,陈老看见她肩胛有龙纹图样,所以下令要捉活的。」吴砚的表情转为严肃。「因为她就是师父要我们找的人,那个身上有龙纹的人,和师父给的龙纹玉图案一样的人,就是公主杨崇玥。」

孙墨听到杨崇玥三个字,头痛早抛去九霄之外!项纸说过师父书房藏的半块玉,便是证明那杨勇之女身份的信物,怎么突然就对上傅左月了?

「我们要去哪?」

「陈老说人要带去长白山,叫我一路好好盯着你。」吴砚语气转为无奈,「师兄,你怎么就正好撞在这事上?和陈老作对就是和师傅做对,你怎么忍心?」

孙墨没多说话,小师弟一向唯师傅是从,那些自己眼见的正义与贯彻意志是小师弟无法理解的。摀着快碎裂的头,孙墨暗暗运劲想缓解头疼,却感觉丹田一阵空虚……武功剩不到三成!

车夫喝了一声,马车停了下来,车队在驿站稍作停留。不一会儿一个甜腻的女声道「公主问孙大郎情况。」

吴砚揭开车帘道「已经醒了。」

女声回道「公主请孙大郎一叙。」

孙墨下了马车,那女子穿得一身嫩绿,长的甜美可人,身材不高,不像有武功的样子,微微欠身行礼道「大郎请随我来。」

孙墨跟着女子向车队前方的华丽马车走去,吴砚跟在孙墨后。孙墨向四周观看,除了多名侍卫重兵把守,还有几个看起来武功不弱的便衣武夫。他失笑,不到三成的武功顶多把马夫击倒在地,让小师弟监视倒是大材小用了。

女子在马车后方约十步的地方请孙墨不要再往前走,自己走到马车旁向里头说了几句话,不久马车下来一身着华贵的女子。浅蓝色与白色交织的丝绸,在风中软软的飘动着;头上的金步摇随着风一起摇曳,叮叮当当编织出悦耳的乐曲;女子一脸精致妆容,却掩不住憔悴的神色。傅左月看着一身狼狈的孙墨,眼眶渐渐红了起来。孙墨愣愣地盯着一身华贵女装的傅左月,惊艳于她如此美丽,也同时感伤她竟是公主的事实。

她是公主,他只能是将她推上皇位的武器。

傅左月向一旁的茶棚走去,孙墨快步跟上。傅左月经过茶棚时对嫩绿衣裳的少女道「小翠,妳在这留着。」

小翠还想说些甚么,最后只是低下头道「是。」便和余下两个侍女在茶棚等着。

傅左月在茶棚几丈外,确认她们听不见对话后才道「他们在我饮食里下了软筋散,我现在功夫只剩三成……你不要一直盯着我看!」

孙墨敛了敛视线,忍不住又盯着傅左月道「我也不到三成。」

「他们说要带我去长白山,只要你师父见了我,就能分辨我不是那甚么公主,自然会放了我。」

孙墨不敢确定,就算傅左月真不是公主,知道那些人要复辟的计划说不定会杀人灭口,能不能活着离开长白山是个未知数。

傅左月看孙墨一脸担忧,叹了口气道「我可能是公主,他们不会为难我,倒是你,还好吗?」

孙墨露出微笑道「只要妳好好的,我都好。」

傅左月嗤了一声,不舍地看着孙墨,轻轻靠上前环住孙墨的腰,头靠在他肩上汲取孙墨的体温。才刚抱上,小翠便唤了声「公主!」傅左月才不甘心地松开手退了两步,拉出男女授受不亲的距离。

傅左月说了声「你小心。」便转身带着侍女回马车。

吴砚和孙墨一起骑马走在队伍最后面,吴砚看着孙墨时而微笑、时而凝重地表情,便开口出声道「她若真是公主,就不是师兄能碰的。」

孙墨只是垂下眼睫道「我知道。」

傍晚进了小镇,孙墨与吴砚正啃着干粮说话,只见侍女小翠面色僵硬地来到两人面前道「公主请孙大郎一叙。」

孙墨一脸疑惑,公主是要承大统的人物,一路上看小翠与陈坤宝的态度是想把傅左月与自己区隔开来,这会儿小翠面有不甘地前来,不知道发生甚么事?便带着吴砚一同去见傅左月。

待走进驿馆后,只见席上摆满了菜,傅左月一人坐在席上,侍女与小厮在傅左月身后站得满满的。

傅左月一见孙墨便笑嘻嘻地道「坐下一起吃。」

孙墨只见一众侍女、小厮面露难色,不知道该坐还是不该坐。

「坐下吧。」傅左月笑道,「我威胁他们,若是没有孙卿一起入席,我就绝食不吃。」

孙墨刚要入席,小翠立刻跪在傅左月面前伏身道「公主请慎重!」

傅左月看了看地上的小翠,不咸不淡地道「确实是不妥,小翠和吴郎一起入席吧。」

小翠惊惶抬起头来,脸色看起来更糟了。孙墨觉得莞尔,从前见傅左月是一副认真工作的上进青年模样,现在这张挟着别人软肋欺负人的样子还是第一次见到。

吴砚看那一桌子的菜,想想刚才啃的干粮,豪不犹豫便入了席。在他心中傅左月只是公主人选之一,先前还在苏州城做个捕头,没证明她真是公主前,便也没太注重尊卑。

「小翠,还不快起身入席?」傅左月唤道。

小翠犹豫了一下,起身退到傅左月身后,与其她侍女一同站立。在她心中傅左月已是杨崇玥公主,便是要拿公主的规格伺候着,不能越矩。

行到长白山脚时,已是暖春时节。春暖花开,沿途百花齐放,景色美不胜收。越向山里走,道路越是崎岖,最后只能弃马车,改以轿子将贵人们台上山。

孙墨虽然想先行一步上山看看师傅老人家,碍于武功差不多尽失,只能跟着众人一起走山路前进。吴砚也想上山看师傅,但二师兄向来狡猾,虽然武功所剩不多,也不能保证他不会搞些浑事出来,只能跟着二师兄一起慢慢上山。

步行几天后便见到长鸮派的基地。屋群依山而建,右边紧贴着陡峭山壁,左边便是悬崖峭壁,出入口就正门一处,让基地成为易守难攻之处。

众人进了山庄已是傍晚,傅左月和侍女们被安排住进最深处的院落。碧落居犹如其名,在整个山庄最高处,主屋靠近山壁而建,前院及侧院有道矮墙围着,矮墙后便是万丈深渊。晚霞时分,除了山壁一侧之外皆是无尽晴空,彷佛一伸手就能抓一把金黄色的晚霞。

「公主,将军知您沿途劳顿,还是请您先去书房一见。」

傅左月背对着小翠,抬头看着满天晚霞,心中暗自嘲笑,竟然对公主这称呼习惯了起来。她一路上没少为难小翠,见了那甚么将军就能摆脱公主包袱,还是尽快了断吧!

小翠领着傅左月向前屋走去,沿途经过几个院落接整理得宜,有守卫看着,傅左月用杀气探了探,有几个内力不弱的人在院落之中。进到书房只见一年近花甲之人坐在案前。那人两鬓已经斑白,眼尾及额头有深深的皱纹,蓄着长须也一半花白,但双眼炯炯有神,看得出长年习武的底子一直在他身上。

山上的夜晚湿气尚重,那人起身请傅左月坐在暖席上后道「在下常文房,请问娘子如何称呼?」

「晚辈傅左月。」

常文房拢了拢胡子,别有深意地看着傅左月。「我听墨儿说,傅娘子在天山长大,与一女师傅及一师妹共同生活,可是如此?」

傅左月心想「老狐狸早就问清楚了,再问一遍是何用意?」面上依然波澜不兴地道「是。」

常文房从怀里拿出了半块白玉,正是项纸打扫书房无意间发现的那块刻字的白玉。

傅左月虽然极力控制自己的面色不漏半滴情绪,但那块玉的另一半她确实看过!她被师傅赶下山那天,师傅在山门将那半块白玉交在她手中,说是她亲生父母给的礼物,要怎么处理全凭己意。

她摸了那块玉不下千次,上头的文字读了又读,只觉得那亲生父母见也没见过,养育她的师父还更像阿娘,整天惹事的梁右星更像家人。当年亲生父母抛弃她,不论缘由为何,现在去寻又有何意义?因为对身世实在不感兴趣,下山一阵子盘缠用尽,便将那半块玉典当了,那玉成色极好,当了不少钱呢。

常文房不用等傅左月回答,见她越来越冷的脸便知道这傅左月就是杨崇玥公主。见她不愿承认便道「傅左月三字是从〝隋〞字拆解而来,左边一阜字,右边上左、下肉。阜字取谐音傅,肉字不好听,故取类形月字,故而妳名字为傅左月。」

傅左月盯着桌上那半块白玉,脸色越发沉重,并不说话。本以为这群人误会自己左肩胛有个龙纹就是那公主必是搞笑,想着来给大将军瞧一眼,那公主之言不攻自破,怎么坐在这儿竟坐实了自己是那复辟公主一角!见鬼的去年夏天自己还帮着搅翻了与复辟有关的黑鲨帮咧!

傅左月眼神直直望进常文房眼中道「我叫傅左月,不管是不是那甚么公主,我都不会帮你们做事。」

常文房摸摸白须道「娘子莫急,我会命下人洁净饮食让妳回复武功,至于要不要留下来,明日与我一起早膳后再决定。」

傅左月不知道她是怎么回到碧落居的,脑子乱哄哄的无法入眠,刚有点睡意便听到小翠敲门的声音。

小翠这次将傅左月领进书房后的湘居,是一处整理相当别致的小院落,仅有两间屋子和一个满是花草的后院,后院面积比湘居大了三倍有余。

傅左月在后院凉亭坐定,侍女们连忙摆了一桌子素菜。傅左月知道常文房要一道用餐,便静静坐着等人到。

不一会儿常文房扶着一美丽的女人进凉亭,那女人童颜鹤发,穿了一身白衣。傅左月一见便起身惊呼道「师傅!」

那女人却没有反应地由常文房扶着入席,盯着傅左月看了好一会儿后道「文房,那位一起吃早膳,也是你师妹吗?」

傅左月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师傅话里的意思像是不认识自己一样!师妹说过师傅与一群黑衣人对打,难道是受伤失忆?

常文房轻轻拍了拍她的手道「湘湘,那是我师妹的徒弟杨崇玥,妳也见过。」

王湘疑惑地看着傅左月,不一会儿便低头看着碗里的粥道「今天是地瓜粥,我好喜欢地瓜粥!」

常文房夹了几块腌萝卜给王湘,道「喜欢吃就多吃点。」

「我也喜欢吃腌萝卜,那个山菜我也喜欢吃,还有红豆糕我也爱,这一桌子都是我爱吃的!好开心!」语毕就开心地拍起手来,一口一口喝着地瓜粥配腌萝卜。常文房则是一脸宠溺的不断帮王湘夹菜。

傅左月把两人的互动全放在眼里,常文房只是淡淡道「吃完再说」。

吃完早膳后来了一个仆妇,熟悉地扶起王湘的手道「娘子,该去菜园了。」

王湘像个孩童一般跳起来道「菜园好,我要看看昨天种的小黄瓜发芽没,我最爱吃黄瓜了!」便和那仆妇离开湘居。

等侍女撤掉膳食,换上清茶,两个侍卫带着孙墨、吴砚来到凉亭。孙墨见到傅左月很是激动,碍于师傅在场,冲到嘴边的话硬生生吞回肚里,与吴砚先向师父行礼问安,一同入席。

「当年我最错的一件事,便是没听师妹的话,如今也只能后悔。」常文房深深叹了口气道,「我与王湘是同门师兄妹,我官拜骠勇大将军,和鼎国公陈煜是拜把兄弟,他投入太子麾下,我便与陈郎一起为太子效力。但那杨广狼子野心,欲将已扁为庶民的太子赶尽杀绝,陈煜和我赶到太子家中力劝他逃出京城,留着命再战天下,他却是不听,最后让我带着他最小的儿子杨潞和一侧妃离开。当夜,杨广便把太子一家屠杀殆尽。」

孙墨听得出,在师傅心中一直没承认杨广登皇帝之位,杨勇才是承大统的太子,所以仍旧以太子之称叫杨勇。

「这里原是名不见经传的小门派留下的弃屋,我和陈郎换了名,将此地做为根据,暗地扶养少主成长,等到时机适当,便将杨广一网打尽……」

XXXX

二十四年前—

「师兄、师兄!」王湘匆匆转过长廊,没经许可便将门推开闯入。王湘只有二十岁,乌黑的秀发、灵动的大眼,年轻的脸上带着欣喜与欢yu,却也一脸疲惫。「生了,是个女娃儿!」

杨潞一听女娃两字,埋在书本后的头一下子伸长了,眼睛闪闪晶光眨呀眨。

常文房立时垮了脸道「请厨房炖些补品送去,让刘妃好好休息,少主还要用功课业。」

杨潞偷偷看了眼常文房,又把头缩回书本后面去。

王湘看在眼里,女娃儿注定承不了皇位,师兄兴趣缺缺自是必然,只是她担心少主,便道「师兄,少主整日待在书房苦读帝王之道,今日妹妹出生,何不让少主休息半日,与他唯一的亲人亲近亲近?」

常文房犹豫了一瞬间,最终还是凝了神色道「读完这篇自然会去看看。」接着转向杨潞继续刚才的学业。

王湘暗了暗神色,内心忿忿不平。她不在意师兄对刘妃和女娃儿不闻问,但少主也只是个六岁的孩子,自从来到长白山后这几个月里,那几个男人就逼着少主习帝王之道,想想人家六岁小儿还在整天玩乐。那鼎国公的长子陈楷也六岁,还能在外头玩耍,少主却像进了笼的鸟,囚禁在这几个男人的复位大业里。她气不过这几个大男人的霸道,甩门而出。

她一直是个性子刚烈的,常文房轻轻叹了口气。

天已全黑,刘妃生孩子后已无精力,喝下汤药补品后便沉沉睡去。王湘在房里抱着小主子逗着,这女娃娃香香软软的,在她怀里不哭不闹,还挥着小手笑笑的,王湘很是喜爱!

忽地门口有些动静,王湘全身戒备着轻吓道「谁?出来!」

过了几秒后,门轻轻开了条缝,杨潞探出半个头来。王湘放下戒备露出微笑道「少主,进来吧。」

杨潞露出笑容,轻轻阖上门后蹦蹦跳跳地跑近王湘,伸头看看那女娃儿。软香的味道扑鼻而来,杨潞伸出手指摸了摸女娃的脸颊,女娃皱了皱眉,依然没有哭泣。

「这是妹妹,」杨潞喃喃着,「以后我有妹妹了。」

隔日清晨,王湘将女娃交给刘妃道「宛瑜,我请了奶娘喂孩子,妳身子不爽多多休息。倒是孩子还没起名,妳想取甚么名字?」

「本来应该由太子殿下取名的……」刘宛瑜接过孩子,神情哀伤,「湘姐姐,我来到长白山后受您诸多照顾,请您不嫌弃,答应我做这孩子的干娘吧!」

「宛瑜言重了,能做这孩子的干娘我很开心!」王湘一直想要生孩子,可惜师兄始终心系国家朝廷,她心里又容不下其他人,便一直没嫁,只等着师兄能在国家之余想起她。

刘宛瑜逗着小孩道「咱们请干娘取名字可好?看妳笑的,是好的意思对吧?对不对?」

王湘笑了笑道「拿孩子绑架我,妳这娘亲真是好教导!叫『崇玥』吧,斜玉边的玥,希望她像玉一样温润可亲、像月亮一样在黑夜中发光。」

刘宛瑜看着女儿的笑脸道「崇玥……妳要健健康康长大。」

当夜,刘宛瑜因产后血崩,香消玉殒。

XXXX

王湘牵着杨崇玥走进书房,小主子学会走路后很喜欢到处走走,咿咿啊啊的很会说话,王湘便带着小主子到处走。杨潞每隔几天便会去看看杨崇玥,但到访时通常已是天黑时分,每每看到一身疲惫,却还笑着安慰王湘没事的少主,王湘更觉心痛。

一个七岁有余的孩子,反过来安慰她一切都好。

小主子闯进书房后便被常文房斥责之声吓哭了,王湘也不甘示弱地道「孩子误闯进来带出去就是了,需要那么大声责骂吗?」

「妳若不带她到这附近瞎晃,她会误闯吗?」

「怎么?你教帝王之术就神圣不可侵了吗?帝王之术就是将仁抛一边吗?」

常文房被堵的说不出话,便吼道「女人家插甚么嘴?」

王湘抱起啼哭不止的杨崇玥道「小主子不是男娃就不值得你尊敬了吗?你要把少主逼到甚么程度才开心?没看到少主的情况吗?」

「王师傅!」杨潞难得大声说话,让常文房和王湘都愣了而忘记争吵。杨潞看两人不在怒气高点,便缓了语气道「请王师傅带玥妹妹去吃点心,常师傅我们继续。」

常文房看了一眼王湘,便转身坐回案旁指导杨潞。王湘红着眼眶看着杨潞,那一天比一天苍白的脸,说明了他的健康每况愈下,怎么那几个大人物却看不见?

王湘带着杨崇玥回到院子,一边安慰小主子,一边自己掉眼泪。她累了,为了这两个小娃不知道和师兄吵过几次,多到连自己都数不清,也许,该做个选择了……

XXXX

几日后,王湘很有礼貌地出现在常文房的书房内,「少主、师兄,我决定带着小主子去天山过安静的日子,这是半块羊脂玉,另外半块我会让小主子随身带着,我在她后肩刺上杨家徽记,以后要找小主子就靠这两样线索。」

杨潞的眼光闪了闪,之后又垂下眼眸。

常文房没看王湘,只道「放着吧。」

王湘将玉放在门口的花几上,红着眼眶离开书房。原本以为师兄会出声慰留,那么她会毫不犹豫地留在长白山,不管为了甚么事,她都愿意留在他身边!结果,只能说自己想的太美好,那男人除了他的野心,甚么都装不下。

夜里杨潞来到王湘的房间,抱着杨崇玥玩了一会儿后道「王师傅,带着玥妹妹离开长白山是好事,大隋的事有我扛着,玥妹妹只要开心地活着就好,她跟着王师傅一定会幸福的。」

王湘的眼泪像珍珠项链断了线一般滑落,她岂不知杨潞话里的意思,「少主,你—」

「我没事。」杨潞将王湘的话截断,「还死不了。」

王湘看着倔强的七岁小孩,这一次她一定要逾矩,也是最后一次!她伸出双臂紧紧抱着杨潞,低声哭着。杨潞也抱着王湘,眼泪默默地流。

一会儿后杨潞带着沙哑的声音道「王师傅,明天就启程吧,不要多留。安顿好之后给我稍个信息。」

隔日常文房和杨潞一起早膳时仆人来报,说王娘子带着小主子一起没了踪影,常文房只是应了一声。杨潞听了后要求常师傅以后早膳前一个时辰教他练武强身,常文房答应了。这山庄就像从来没有叫刘宛瑜、王湘和杨崇玥三人出现过一样。

她的性子一直是刚烈的,但她总会绕着他,常文房心里想着。

XXXX

杨潞躺在床上一个月有余了,苍白的小脸与双颊凹陷的脸庞显示出久病的征象。

常文房与鼎国公陈煜坐在他的床沿,他一脸平和地道「让两位师傅失望了。」

陈煜没说话,一直以来都是常文房在带这孩子,他负责筹措资金在外设立八个据点,准备武力,今天少主才十岁就重病,当然要怪常文房没有注意照顾少主!

常文房拉着杨潞的手,声音止不住地哽咽道「你一直很好,我从没失望……为什么要瞒着我?」

杨潞直直看进常文房的眼睛里道「有些事该结束了。」

常文房的眼眶红了,他从没想过这孩子藏的这么深,小小年纪便看透了大人的把戏,他知道摆脱不了,便计划用死结束一切,不论是夺回王位,或是他背负的使命,都随着死亡一起结束。

杨潞费力地扬着微笑道「知道玥妹妹过的开心自在,我也能安心了。」

陈煜听到玥妹妹三个字像是打了鸡血一样,眼睛绽放光芒,连忙抢声道「小主子在哪儿?」

杨潞转头看着鼎国公,直直看进他眼里深处,之后缓缓道「我怎么会拉玥妹妹下水呢?」

陈煜移开视线,少主还没过世就赶着问小主子去向,准备把小主子再当木偶操纵一次,还被一个十岁小孩看穿,他轻咳一声掩饰尴尬。

杨潞不想和鼎国公多说话,轻道「我累了,你们也休息吧。」

众人退出杨潞房间散了后,常文房又进了杨潞房间,他朝夕相处五年的小孩有许多感情,怎能放他一人孤独离开。

杨潞见常文房又来到床边,只道「常师傅,去把王师傅追回来吧。」

常文房掉了眼泪,回道「好,我去追回来!」

杨潞给了个微笑,便沉沉睡去,再也没有醒来……

陈煜将杨潞的房间翻了个底朝天,却找不到任何关于杨崇玥的讯息。少主说过小主子过得很好,表示定有消息传过来才是。

陈煜将平日在少主身边服侍的下人叫来,他们只说少主有时会有飞鸽传信,看完就立刻烧了,他们也不知道是甚么内容。少主再也无法起身的时候还写过一封信,想来是因为自己将去世,要对方别再传讯之类。

陈煜气冲冲地冲进书房,常文房正坐在案边一脸神伤,陈煜咆啸道「好你个大将军,少主死了还有个小主,当年被你那好师妹带走了,你可有她们的下落?」

常文房低着头不语,陈煜等不到答案,推倒个花瓶后又气冲冲离开书房。

常文房见陈煜走远后匆忙起身翻遍书架,他记得师妹当日留了半块白玉,他不屑一顾随手收了,放到哪儿去却是没记得。找了大半天,最后在收纳纸镇的瓷钵里找到那半块羊脂玉,他捏在手心里仔细回想,当时师妹说了要去哪?他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泰山?华山?昆仑山?只怪当时在气头,没将她的话听进去。

常文房将玉小心慎重地卷在论语里,和那块骠勇大将军放在一起。他交代下人要离开山庄一阵子,大家只当主子伤心过度要散散心,回复会尽力守护山庄安全,请主人放心。

XXXX

常文房再回到长白山已是一年后,带着一个八岁、一个七岁的男孩儿,一个取名孙墨;一个取名项纸,他还把山庄改名长鸮派。

常文房牵了陈楷到两个男孩前说道「你们听好,这是陈楷,今年十一岁,以后他就是大师兄;这是孙墨,今年八岁是老二;这是项纸,今年七岁是小师弟。以后你们都是长鸮派的门生,我常文房的徒弟。」

远在天山的木屋里,王湘在窗前望月饮酒,一头乌亮的黑发已经全白。去年的今天,少主捎来最后一封传信,说他已经撑不下去,要她别再费心联系,只要好好带着玥妹妹过日子,若是见到常师傅,不要想念过往种种,原谅常师傅可好?

王湘摇着酒壶,想醉却是无法。她也在等师兄,一等就是四年,却始终没等到他的身影。少主已经过世了,他还是没来天山,他的野心一直比她重要,却还想着有一天他会出现在天山……多么可笑。

很远的远方传来刀剑的声音,还有妇女的尖叫声,王湘催动内力辨明了方位,飞出窗外向声音奔去。想着常文房那混蛋很烦躁,找几个人出出气也好。

隔天天刚亮的时候,四岁的杨崇玥起身要打洗脸水,刚出房门便见到师傅坐在席上,油灯未灭,看起来是一夜未眠。

师傅怀里抱着个布包,一脸温柔地看着布包,是杨崇玥从来没见过的温柔。王湘唤了杨崇玥过去看那布包,是一个粉嫩的小婴儿。

王湘对杨崇玥道「玥儿,我一直叫妳杨崇玥,但今后妳改名叫傅左月,这是师妹,叫梁右星。妳以后要好好照顾师妹,两人互相扶持。」

她从没见师父那么开心过,为了留住师傅的开心,她叫甚么名都没关系,到最后,她甚至忘记自己曾经有个名字叫杨崇玥。

XXXX

常文房坐在书房里沉思,手里捏着那半块羊脂玉翻转着,眼尾的皱纹与斑白的发鬓,诉说着这些年他过得并不好。一直以来,他没有向陈煜说出羊脂玉的事,只说了那女娃儿肩头有杨家家徽作印记。陈煜派出他养的黑衣暗卫四处搜索,自己养了四个小徒都是战场上的武将之才,但他刻意避开效忠大隋皇室这件事,只传讲顾念天下苍生为业的大胸襟。杨广被李氏诛杀,百般算计后的结局也不过如此。一个杨潞已经为了大隋的野心殁了,不需要再增加更多个。

常文房永远记得杨潞的苍白小脸说着「怎么会拖玥妹妹下水」、「追回王师傅」……他还留在这长白山只为了确保杨崇玥不会落入陈煜手中。派门生下山寻找杨崇玥只是幌子,让陈煜放下戒心,以为自己还一心为着大隋复辟而努力。

当杨潞闭上眼睛睡着的那一刻,常文房握着杨潞的手,心中暗暗向杨潞发誓,这一生必会护杨崇玥周全……

www.hongxiu.com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
使用手机阅读本书 短信接收手机版地址 下载作品链接到电脑
  • 更新:2017-05-17 本章:9821
充值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