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添香
小说 > 幻侠小说首页 > 惊悚小说 > 道钉

第十七章 你看什么呢?

文 / 大溪地的阳光
红|袖|言|情|小|说

“张彪啊,怎么你来了?”,大金子扫了一眼张彪后继续低头查勘现场。

“嗨……,我就在出事的这趟车上,我倒想不来呢,没办法啊,司机报警了,他又离不开,老范就非得让我来,这大老远的跑来跑去的,真够点背的,你说这贼也是,一点也不专业,偷点东西还被发现了,还得罚我……哦……罚咱们大冷天的在外边喝风”

大金子对于张彪的话没有给出任何的回应,他抬头看了一眼肖楠,问道:“小肖,还有什么发现没有?”

“金哥,没什么了”

大金子点了点头,看了看周围,四周一片荒凉,也没有个村子,他扭头对着张彪说道:“去老杨道房做个笔录”

张彪脸上明显不好看,跑了这么远,来了就让回老杨道房,早说啊,自己还不用跑那么远呢!但随即又是一脸笑意:“行行,给您添麻烦了啊,我那兄弟强子怎么没来啊?”

大金子淡淡地回了一句:“不知道,我倒希望他来呢,要不是出这事,谁愿意大冷天地瞎跑啊,你们这车怎么装的货啊?”

“装货不是我负责啊,我就是随着车走,嘿嘿嘿”,张彪递给了大金子一支烟,随后给自己也上了一支,接着就点着了打火机送到了大金子的嘴边。

大金子一看张彪没给肖楠上烟,心里马上就火上了,这要是以前,他顶多认为张彪狗眼看人低,但不会指出来,毕竟人家对自己也是尊敬的,自己犯不上为别人着急上火,但现在情况不一样了,肖楠可是所里的活神仙啊,芸芸众生有谁能和鬼说话?有谁能看到鬼?神话传说不提,反正自己知道的就身边这么一位,所里都稀罕的不得了,怎么能允许张彪见人下菜碟?

大金子没有说什么,只是随意地把烟递给了肖楠:“小肖,来根烟”

肖楠明白大金子的意思,可要是接过烟,就明摆着给张彪下不来台,于是笑着摆手:“金哥,我嗓子不舒服,一会抽”

张彪比肖楠更快明白大金子,他抢身站在大金子和肖楠之间,掏出烟硬塞给肖楠,笑嘻嘻地说道:“烟酒不分家啊,什么嗓子不舒服,抽一根就好得快,快点拿着啊,跟你彪哥客气什么”

大金子站在张彪的身后,他朝着肖楠努了努嘴,意思是他也看不上张彪的为人,随后也说了一句:“小肖,拿着吧,这是货场的张彪,你得叫彪哥,算起来还是咱们所里你强哥的表哥呢”,随后特意低声对着张彪介绍:“张彪,这是所里新来的协警肖楠,冯所特意请来的”,说冯所的时候,特意加重了语气。

张彪似懂非懂地乐呵呵地回应:“哦哦,自己人,都是自己人”

肖楠低头偷乐,听到大金子说自己是冯所特意请来的,好像自己是个茅山道士,被大户人家请来驱魔,他抿着嘴不敢笑出声,只是朝着张彪点头。

三个人一路朝着老杨的道房走去,一路上基本都是张彪在说话,一会说工作累,一会说工作环境不好,一会又说自己的表弟张强死板,一会又开始扯别的,肖楠倒也轻松,给个耳朵就可以了,避免了和张彪的无聊闲扯。

大金子突然问张彪:“哎,彪子,你那个梦游的病好点没?”

张彪猛地被人提到自己梦游的事,有点难为情,咧着嘴呵呵笑道:“嗨,也不是个病,就是白天累了,夜里睡得不踏实”

“你还不好意思承认了?货场谁不知道你有梦游的习惯,连强子都跟我说过,我告诉你啊,你要是不承认,哪天夜里我巡线,看到你就当你是扒铁道线的贼啊”,大金子戏谑着张彪。

听着大金子的调侃,张彪也不好反驳,尴尬地笑着,嘴里服软地说着:“别别,金哥,您别吓唬我啊,我现在……那个病好多了,有小半年不犯了”

大金子扭头跟肖楠笑着说:“小肖,你这彪哥可有意思了,去年连着一个星期,天天夜里梦游,他是在货场睡宿舍,早上被人发现睡在宿舍门口,他开始还埋怨有人跟他开玩笑,后来查监控发现,夜里是他自己晃晃悠悠地从宿舍出来,到了门口往地上一躺,一直到天亮。”

张彪尴尬地回应:“金哥,这事就别提了,我后来就没再出过这事,我去医院了,人家医生说我是因为白天工作紧张过度,造成晚上神经习惯性亢奋”

“你白天工作紧张?你自己表弟都说你天天吊儿郎当,你紧张什么?我告诉你啊,你在货场的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手腕上那块欧米伽怎么来的?是不是去年车祸现场捡的?胆子真大,也不怕失主找你来”,大金子越说越生硬,脚步不由得加快了,好像不屑于张彪同行,肖楠也加快了步伐,张彪刚小跑到现场,现在又往回返,已经够累的了,现在大金子和肖楠脚步提速,自己只得咬牙跟上大金子。

张彪听到大金子对自己说的话,急忙呼哧带喘地解释:“金哥,这可不能开玩笑啊,场里已经调查过了,强子也问过我,我是货场的老工人了,怎么能干这种事呢?可不能开这种玩笑啊,这关乎到我的名声的”

“且……”,大金子听到张彪义正言辞的表态,不屑地撇了撇嘴,继续往道房走。

肖楠这时走在张彪的身后,他无意中感觉张彪的身体有点恍惚,开始以为是自己眼花,揉了一下眼睛,发现张彪的身体竟然淡淡地散发出一丝黑色雾气,这一下可把肖楠吓坏了,他刻意跟张彪保持着一米多点的距离,凝神向张彪看去,确实是周身散发一层雾气,淡淡的雾气包裹着张彪,好像是一种保护,但也像是禁锢着什么。

正当肖楠想再仔细看清张彪身上的异样,张彪猛地回头,眼睛突然变得冷酷,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冷冷地问:“你看什么呢?”

这一下吓了肖楠一跳,他有些语塞,张彪转身看着自己,自己被拦停在了原地,吭吭哧哧地回应:“我……我没看……什么啊,怎么了?”

大金子在前边发觉两个人没有跟上来,随意回头一看,发现张彪拦着肖楠在说什么,于是吼了一句:“干什么呢?快点跟上啊”

这一句话算是给肖楠解了围,他抬头朝着大金子喊了一句:“没事没事,金哥,我这就赶上”,说完也不看张彪,急匆匆闪过去,直奔大金子而去,身后隐约传来张彪的一句低沉的话:“别多管闲事……”

三个人回到了道房,老杨沏了一大缸茶,给大金子和张彪各自倒了一杯,肖楠也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然后坐在了大金子的身边,眼睛一直不敢看张彪,而张彪又恢复了笑容满面,一个劲的跟大金子和老杨闲扯。

大金子不耐烦地咳嗽了一声,用下巴朝着张彪点了一下说道:“别臭贫了,赶紧说说你见到的情况”

www.hongxiu.com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
使用手机阅读本书 短信接收手机版地址 下载作品链接到电脑
  • 更新:2017-04-12 本章:2607
充值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