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添香
2G游戏
小说 > 言情小说首页 > 都市小说 > 婚姻家庭 > 村姑情劫重生记

第35章 永红误信传言

文 / 黑马遇上灰姑娘
红|袖|言|情|小|说

拴柱是实在想不通,到底是那个环节出了问题,他明明是让公关部给那天到场的媒体都打了招呼,是那个跑腿卖文的不要在山城混了,竟敢收了钱不做事,更何况那些乌虚有的事不经查证就让它见诸报端,职业道德与职业操守还到底有没有?他,李拴柱在江湖混了多少年,关于他的传闻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说他有二个私生子三个私生女,详细到样貌及年龄;还说他有一个在中央做大官的舅舅,他之所以在山城混得风生水起,全赖这位亲戚在背后做人事周全。像什么杀人放火泡妞赌博博这类更是每隔三个月就有一个新版本,他是已经习惯了。不知哪位美艳的艺人曾说过一句特拉风的话:能受了多大的诋毁,就能承受多重的王冠。要是这个时代还兴佩戴王冠,他头上的那顶一定是最重的。不过没关系,这年代还兴脖子上挂的,手腕、手指上套的,他可全是按最大分量打制的,谁让他能承受得起。可这一次事情真出的不是时候,永红对他的态度是一日日在改观,而且永红身份的洗白已慢慢的付诸实践,顺利迎娶她过门只是时间的问题。可偏偏这个时候,有人却故意出来寻隙滋事,真的是活的不耐烦了。

他责令公关部经理就这事做查漏补缺工作,不惜全力都要找出到底是哪个报社在混水摸鱼。事情进展很顺利,大约二个小时后,经理就向他报告了结果,说是一个创办不久的小报,那天并未到现场做实地报道,是听了一个当事人的报道才有了那篇文章,那报社老总有点急功近利,他想通过这次的轰动事件,迅速的打开自己在山城媒体行业的知名度。拴柱听完意味深长的说:“做生意办企业光有思路远远不够,首要任务是学会潜水,探探水有多深,自己的这点游泳能耐会不会被水呛死?”接着他电话联系了山城文化部负责人客套再三后道明实情。就这样,那个本想一举成名的小报就这样夭折在摇篮里。

永红到达山城后,拴柱是越来越觉得上班是一种任务,每次任务完成,他立马就有撤退的欲望,今天若不是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报,他早就可以归家了。这么多年,今天回家才成为他最希翼的事。记得发妻离世后,回家成为一种睹物思人的折磨;儿子离家求学后,家更是成为一种名不符实的存在。是永红,是她,又重新给了他一个家。

前几天的每个这时候,她都在花园里散步。即便她依然面露忧伤,神情慵懒,可她手握花枝时那一瞬间的笑意,至少表明她离快乐并不遥远,只是由于某些暂时的原因,她雪藏了自己的幸福。拴柱当时就暗暗发誓,老天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他会让眼前这如花般娇艳的女人不负众望收获幸福。可今天她到底去哪里了,整个花园并无她的身影,难不成又一个人闷在房间,他曾交待保姆,让她们想方设法,白天不要让林姑娘长时间的滞留房间,不出门逛街也要去花园小径走上几圈。他觉得,自然万物都是奇珍异宝,充满生命能。尤其是永红最近气色不好,更应该亲近大自然,晒晒日光。他唤来保姆,欲问明情况,那个贴身伺候永红的保姆一脸不悦,不答问话倒诉起苦来,说什么先生给她吩咐的这个差事。她是人微言轻,难以执行,边说着还委屈的哭了起来。拴柱是一向对在他家听差的人都十二分的宽厚仁慈,不想这个别的人是越来越把持不住规矩,得寸进尺。拴柱收敛了自己的好脾气,严肃道:“我未罚你办事不力,你倒在我面前耍起脾气,真是太不像话,既你受不了这般委屈,那就赶紧收拾行李那儿来那儿去,工资是一分不少月底打到你账上。”那小保姆看拴柱是动了真性情,赶紧止住了哭声,声声“先生”叫着,说林姑娘早饭中饭都未吃,闷在房子一天都未出来,她是能想能用的法子全都使了,就是没有效用,有时她喊的次数多了,声音吵了,林姑娘倒呵斥起她来。拴柱赶紧做罢口状,让她先退下。

拴柱就只敲了一下门,房门倒开了。永红竟只穿了那么一件吊带真丝睡衣,他赶紧拉门欲走,谁知她拽住门的扶手,他索性放手。她表情冷漠,邀他回房坐坐,说有事与他说。拴柱硬着头皮,把自己的西装外套准备给她披上,哪知她一甩手衣服掉落地上。他开始有点动气,不知她今天撞了什么邪,竟这般的闹脾气,他也不捡地上的衣服,且听她到底有什么事与他相商。

她直接锁好房门,过来又是给他捶背又是捏腰,指尖每到一处,都充满挑逗。她穿着如此暴露的睡衣,竟化着这般浓艳的妆容。她嗲声嗲气的问着,他此刻是否很舒服。拴柱越发觉得情势不对,他苦心等待这么久,梦想着有如今天这一日,可此等情景,竟如此诡异。他推开了她,他问她今天到底在耍什么花样。

“你睡梦中的那一天提前到来了,难道你不适应?”永红以一种陌生的语气道。

“告诉我,谁又刺激你了,致你这般发疯?”拴柱气愤道。

“我很正常,我正常得很,你苦心布局那么久,不是等着收获今天的胜利果实吗?怎么心虚,觉得自己的胜利果实非诚实耕耘所得,不敢接手吗?”永红语调尖锐。

“我布什么局了,你倒是说说?”拴柱气得浑身哆嗦。

“都到这个时候还装,山城这几日街头热议的是什么?你以为我被禁锢在这深宅后院就不知外面的事情了?”永红有点歇斯底里。

“你难道也认为,是我指使你哥哥干下那种勾当,外面那些人不懂我,不知我,对我妄加揣议,连你也如此?”拴柱的脸漫上一层悲哀的神色。

“你选个日子,咱们就结婚,要不就今晚,咱们洞房花烛夜,求你不要为难田峥,他细胳膊细腿,哪是您的对手……”她跪倒在地,抱着他的腿,带着哭腔。

www.hongxiu.com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
使用手机阅读本书 短信接收手机版地址 下载作品链接到电脑
  • 更新:2017-04-20 本章:2194
充值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