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添香
2G游戏
小说 > 言情小说首页 > 都市小说 > 商场小说 > 对篡改所做的剽窃

8.幻光

文 / 耿于天
红|袖|言|情|小|说

这个李义,罗小满口中的李义,其实就是田义,“大数据实验室”首席科学家田义,论年纪,单纯论年纪,已经不能再算作“小伙子”了。田义原是四海人,在这里出生长大,本名李义,初中毕业后南下深圳,投奔早年间去那边打工的舅舅,户口随即迁了过去,姓也改了,跟着舅舅,也就是母亲姓,沿用至今。

当年的李义,现在的田义,与罗小满之间,曾经有过一段,只有他们两个知道的陈年旧事。这段陈年旧事,如果不是今天再次偶遇,她都已经快要忘了,或者说,从来就没打算再次想起……

那还是三十年以前,刚刚师专毕业的罗小满,在青山二中科任英语,同时负责初二某班班主任工作,而李义,正是这个班上的学生。

就读青山二中之前,李义就是个远近闻名的才子,甚至有点儿神童的意思。记忆力好,尤其对数字敏感,心算能力超强,曾多次在媒体上公开与计算器(计算机只有科学院才预备)以及珠算较量。

据说,李义的天分是早年间被一个姓史的街坊,偶然发现的,此人在省教育厅直属教育科学研究所工作,主要研究方向,恰好是婴幼儿早期智力开发,在当时还是个满新鲜的前沿学科。史老师闲下来爱下棋,和李爸爸是棋友,常来家中做客,职业习惯,有空就在一旁观察满地爬的李义。

那时候,李义还不是什么神童,甚至被怀疑过智商,别人一岁左右会说话,他都快两岁了,还吭哧不出一句整话。运动能力也不怎么样,会坐、会爬、会走、会跑,都比其他孩子晚得多,连个积木都搭不起来,只会杂乱地划拉来划拉去,很不受李爸爸待见。自己就是个抡锤的大老粗,本盼着能在李义这一代转基因,看来也没什么指望了,说不定卖力气混饭都难。

好在史老师慧眼,否则今天的李义,或者田义,也或者不会成为田义,可能正在某工地搬砖砌墙。通过长期观察,他发现,这孩子摆弄积木时,乍看上去杂乱无章,细细体会,其中是有规则的,似乎是在进行某种运算。为此,史老师专门请来几位同行,准备对李义进行测试……

家里养猫狗的人大都有类似体会,这些小东西,只要尝试过哪怕一次,那些国际大品牌知名宠物食品,以后再喂别的什么就都不吃了。人家能称雄市场,绝非偶然,每年都会不惜成本地拿出大量物力财力,专门研究适口性,也就是宠物口味偏好。

测试当年的李义,和研究猫猫狗狗同样困难,因为二者都不会、或者还不会说话。但行家就是行家,带来一大堆稀奇古怪的道具,围着李义摆弄了足足两三个小时,最终得出结论,果不其然,这小子是个数学天才……

李义家中,至今摆放着数不胜数的奖状、奖章、奖牌、奖杯,都是他学生时代,在各级奥数比赛中得到的。1980年秋天,河山省为首届全国中小学生数学竞赛举行选拔赛,代表四海市出战的李义,不仅是整个小学组参赛选手中年龄最小的,所创造两天六题全满分记录,至今无人打破。

然而,像他这种类型的所谓天才,一般都有另一面,发展往往不够全面:

1917年,罗家伦报考北京大学,作文满分,数学零分,被蔡元培破格录取;1929年,钱钟书报考清华大学,英文、国文特优,数学十五分,被罗家伦破格录取;1930年,臧克家报考青岛国立大学,作文只有三句话(人生永远追逐着幻光,但谁把幻光看成幻光,谁便沉入无底的苦海),数学零分,被闻一多破格录取;1931年,吴晗报考清华大学,历史特优,数学零分,被罗家伦破格录取(知恩图报);1934年,张充和(卞之琳恋人,沈从文、周有光小姨子)报考北京大学,作文满分,数学零分,被胡适破格录取。

李义与他们正好相反,数学,甚至和数学相关的理化生云云当然没问题,但文科,却始终是他的阿基琉斯之踵。尤其语言类,两岁才会说话、五岁才认得第一个汉字的李义,上学之日起,就没得过比及格更高的成绩,若非如此,他这样一个市长都亲手抱过的天才少年,也不可能屈尊就读“大拨儿轰”的青山二中……

升入初中之后的李义,依旧常常出现在各类数学比赛中,并屡有斩获,但与此同时,文理科“剪刀差”也变得越来越大。尤其是新近的英语课程,对李义来说更可以用灾难来形容,连母语都说不利落的人,要是能把第二语言学好,反倒奇怪了。对此,二中的老师们早有心理准备,齐桓公不是说“且人故难全,权用其长者”么,能为学校争光便好,至于别的就活该了,直到他遇见罗小满。

李义所在的班级,是罗小满工作后接手的第一个班,刚离开大学校门,“他不羁的脸像天色将晚,她洗过的发像心中火焰”,洋溢着对未来的浪漫憧憬,以及对阳光下最美丽职业的无限热爱。头一次当班主任,就能碰到李义这么特殊的孩子,在她看来,不是李义幸运,而是自己。

很快,罗小满便将全部的热情投入到了这个孩子身上,碰巧自己就是教英语的,空闲时间都用于辅导李义。那时罗小满还未结婚,家又不在市内,没什么额外负担,住在二中后面,用于安置单身年轻教师的简易楼里。两人常常忘了时间,一直点灯熬油到深夜,有时太晚了,干脆就把他留下,当年的初中生还不像现在这么早熟,没什么可忌讳的,拉个帘不费事。

李义的父母,一个工人,一个“天然同盟军”,郊县农民,都没什么文化,只知埋头干活,不善于表达情感。至于对家庭教育的理解,基本停留在得了奖吃回纯肉馅饺子,考了不及格抽出皮带揍一顿的阶段,从他们身上,李义很少,甚至几乎没有体会过家和爱的温暖。而罗小满,恰恰给予了他很多本来该由父母给予的东西,李义清楚地记得,梦中,自己常常会喊她妈妈……

尽管罗小满把能想的办法都想尽了,李义本人也不遗余力,但他的文科成绩始终未见起色,语文还勉强凑合,好歹及格,英语就有些惨不忍睹了。转眼间,已是初三第二学期。

李义的情况,二中领导心知肚明,事先也和家长沟通过,愿意保送他继续读本校高中,前提是能顺利通过会考,拿到毕业证。这对李义来说可是个难题,上一次英语大考及格还要追溯到两年前,万般无奈,罗小满和校办以及教务部门商量,好汉不吃眼前亏,只能出下策了……

那年的会考,是在劳动节三天假,当时还没有黄金周,结束后进行的。周一是两个主科,周二上午政治,开考之前,罗小满来到教室门口,把李义叫出来,低声告诉他中午吃完饭来自己宿舍一趟,别跟别人说……

把门打开一条缝,罗小满将李义让进来,不大的房间内,白天却拉着窗帘,指指一旁的椅子示意李义坐,罗小满赶忙又回到书桌前奋笔疾书。

“您写什么呢?”李义凑过去。

“下午英语考试的卷子,也就是你,校长才同意冒这个险,”罗小满头也不抬:“我帮你答个七八十分的样子,一会儿悄悄带进去,两个监考老师,一个是咱们学校的,你见过,教高中生物的闻老师,也知道这件事,另一个是外校的,换卷子时小心点儿……”

李义呆呆地站在一旁,大脑一片空白。80年代还不兴什么“男神”、“女神”的说法,可在他心目中,罗老师就是自己的女神,温柔、善良、慈爱、正直,当然还很漂亮。李义做梦也没想到,她居然会干这种事情,虽然都是为了自己,但他宁愿留级、失学,也不希望心目中刚刚建立起来的精神家园就这样崩塌……

“换完卷子,别在那儿傻坐着,也象征性地写点儿什么,东改改西改改,回头,你把我这支笔拿走,保持颜色一致……”专心答题的罗小满,并没有意识到李义的变化……

脸色慢慢涨红,李义耳中嗡嗡作响。一直以来,他都是个很老实、很听话,甚至于有些傻乎乎的孩子,除了某些科目的考试成绩,从没像其它男生那样,因为调皮惹祸挨老师说、挨父亲打。可这一次,全身发抖的他,渐渐感觉到失去对自己的控制……

“教务处给你调了座位,最后一排,把角,别的同学一般看不到、也不会注意你,盯住外校的监考老师就行。我跟闻老师打过招呼,她会想办法分散那人的注意力,看准机会,果断点儿……”罗小满将各种嘱咐“临行密密缝”,已经事无巨细来回倒腾好几遍了……

李义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以至于变得有些沉重,眼睛直勾勾地盯住罗小满,喉结不断上下耸动……

“你……你怎么了……”罗小满终于意识到,李义似乎有点儿不大对劲,转过头:“你……你看什么呢……”顺着他的目光,赶忙捂住自己微微敞开的领口……

狠狠咽下一口唾液,李义猛然扑向罗小满,房间就那么大,纠缠两步便到了床边……

“你干什么……”直到上衣被撕开,胸口被咬出几个红印,完全蒙住的罗小满才开始挣扎。虽然是成年人,但对手毕竟是男孩子,又正值一切皆有可能的青春期,气力逐渐不支的一方,自然是她……

李义像疯了一样,一边如同笼中野兽般低声嘶吼,一边在罗小满身上笨拙而粗暴地动作……

www.hongxiu.com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
使用手机阅读本书 短信接收手机版地址 下载作品链接到电脑
  • 更新:2017-04-20 本章:3582
充值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