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添香
2G游戏
小说 > 言情小说首页 > 言情小说 > 古典架空 > 帝中劫:我的傻殿下

第70章:装疯卖傻(2)

文 / 徵砚
红|袖|言|情|小|说

“你胡说!”半莲即刻走上去为自己辩解,她指着西月道,“明明是你故意打碎了王爷的药,却还要诬赖我!”

西月冷睇她一眼,转而委委屈屈道,“半莲姐姐分明打我在先,娘娘你要为奴婢做主啊……”

“行了!”沈吟微不耐烦地打断,她看向半莲,不假思索吩咐身边小厮道,“来人,把这贱婢拖下去给我重杖二十……”

“——我不知道我的丫鬟究竟是犯了什么大错竟让王妃娘娘如此大动干戈?”歧歌上前一步拦了话,言语间毫不客气。

“你的丫鬟故意打翻了王爷喝的药,还打伤了我的丫鬟,你说她犯了什么大错?”沈吟微立即反问。

“那王妃娘娘也该查清楚了才是,你又如何断定药是半莲故意打翻的?何况半莲也被西月打伤了,王妃娘娘怎么就不问问半莲事实如何?”歧歌步步紧逼。

“用你管,你算是什么东西!”沈吟微轻蔑道。

歧歌心中气闷,却是平心静气地理论,“半莲是我的丫鬟,王妃娘娘在动她之前难道不应该经过我的同意?”

“你?”沈吟微冷笑一声,直接撕破脸皮道,“从眠花楼里走出来被父皇下旨赶出皇室的女人,你有什么资格同我谈条件?”

“王妃娘娘以为自己身家高贵就了不起吗?你嫌弃我从那个肮脏的青楼里走出来,王妃娘娘怎么就不问问当初究竟是谁害我进的那个鬼地方?”歧歌怒了,从前,她敬着沈吟微是尊贵的王妃,明面上从不敢对她的苛待有所怨言,直到自己身陷青楼绝望无助,最后还因此被无情打入王府后院,歧歌才明白,她在沈吟微面前表现的越是卑微,越是要被狠狠践踏。

沈吟微被质问的无言以对,歧歌是她弄进去的青楼无疑,她自诩聪明把责任推脱到了成叔身上,并料定了整件事日后必定石沉大海,所以从未忌惮过,直到昨日宁苏卿突然提起青楼一事,再是顺水推舟把歧歌从后院里救出来,她终于有些后怕了,以至于歧歌再次提起这件事情来她竟有些心虚。

沈吟微的脸色变了变,她故意蓄足了气势尽量说的理所当然,“你怎么进的青楼与我有何关系!”

“那不是应该问王妃娘娘自己吗?我今日既然能够重新站在这里跟王妃娘娘你讲话,你何尝不是心知肚明。”歧歌别有意味地嘲讽说,她同沈吟微之间的这层纸算是彻底捅开了,沈吟微从不拿她当人看,她也没必要再去愚昧讨好。

“你!”沈吟微气的扬手就是一巴掌朝着歧歌的脸打下去,只是扬起的手怎么也落不下。

沈吟微疑惑的目光转向抓住自己手臂的人,当下惊讶失声,“殿下?”

宁苏卿盯住她,眸光犀利,好似一把泛着寒光的利剑刺破长空而来,直直扎入她血肉,血星四溅。

沈吟微一度以为是自己的幻觉,她不可置信地眨了眨眼,当下忘记了反应。

直到宁苏卿恼怒地哼了一声,转手推开她,警告道,“你不准欺负歧歌!”

此时的宁苏卿虽是愤怒,神色眸光却不复方才嗜血冷厉,甚至有了一丝赌气意味。

宁苏卿转而去握住歧歌的手,急急询问,“歧歌你没事吧?”

“我没事。”歧歌欣慰地摇摇头。

沈吟微呆呆地望着这一幕,突然觉得自己方才的想法有些荒唐,怎么可能呢?自己方才一定是看错了,一定是看错了。

“殿下来这里做什么?”沈吟微又恢复了之前的嚣张口气质问。

“你打了歧歌。”宁苏卿笃定地答。

“我没有打她。”沈吟微即刻否定,“殿下没看到我是在治理王府风气吗?底下的人办事不周。我不过是出手教训一下,让她们长点记性罢了。”

“歧歌才不是你底下的人,她是我的王妃。”宁苏卿理直气壮地说。

是王妃,不是侧王妃,很好,沈吟微当着众人的面被打脸了。

“我才是你的王妃。”沈吟微大声斥责说,她抬手指向歧歌怒道,“你看清楚了,她,歧歌,从前的侧王妃,青楼里走出来的脏女人,几次三番蛊惑殿下你,殿下你醒醒吧,别再被这样的女人骗了!她不配成为皇室的人。”

“殿下你以为你让她从后院里走出来,她就真的攀上高枝了吗?你想错了,她不配!她不过就是大街上捡来的乞丐而已,如今还妄想尊贵,简直是异想天开!”沈吟微冷笑着补充说,言辞犀利狠毒,她讨厌歧歌,来自于一个天生的上层人士对低等人的歧视,在这个人分高低贵贱三六九等的时代,她容不得骨子里高贵的血液被低贱的人亵渎。

之前讨厌歧歌,也许是因为不甘心自己在王府独尊的地位被撼动,后来讨厌歧歌,又兼有了歧歌身份的卑微,便一味地排斥贬低她。

“是,我是大街上捡来的乞丐,我比不上王妃娘娘生来就是富家千金,没有娘娘的锦衣玉食,我身份低微,但是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娘娘你,我不下贱!不是娘娘所说的肮脏之人,我身世清白,有自己的尊严,有自己的底线,不是娘娘随随便便一句话便可以践踏的!”歧歌义正言辞地反驳,眉宇间皆是怒气。

宁苏卿心疼地抚平她蹙起的眉头,“歧歌,我们回去,不要跟臭老虎说话,她自己才下贱呢。”

沈吟微听来如针刺耳,她走上前去大吼,“宁苏卿你胡说什么呢!”

宁苏卿也不看她,只是说,“我要告诉父皇说,你欺负我和歧歌,我要父皇下旨把你休了。”

“你敢!”沈吟微威胁道。

宁苏卿突然咳嗽起来,“咳咳咳……”

歧歌轻拍着他的背,他好半天才缓过来,声音有些虚弱,“反正我都要病死了,父皇他不会不管我的。”

沈吟微还能说什么呢,宁苏卿在皇帝心上的分量她是知道的,当初爹爹勉强答应这门亲事最主要的原因便是,以皇帝对宁苏卿的极致宠爱,即便将来把皇位传给一个傻子也情有可原。

- - - 题外话 - - -

今天裸更出来的哈,嘻嘻,求收藏

www.hongxiu.com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
使用手机阅读本书 短信接收手机版地址 下载作品链接到电脑
  • 更新:2017-05-20 本章:2350
充值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