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添香
小说 > 幻侠小说首页 > 玄幻小说 > 四行诗篇绿妖卷

第十六章 大冒险家

文 / 十年前丶成为娜的哥哥
红|袖|言|情|小|说

是的,有很多未知的事物没碰见

是的,一切都能成为所谓的谜题

梦中所遇皆是开始,睡醒之后便是答案

现在也好,将来也罢,自该全力以赴向前跑去

——成为娜的哥哥

“咚”,琴弦刚动,又急然停止,和光司右手紧紧捂住嘴,咳出的血迹还是从指缝中流下,翩翩起舞的蝴蝶失落地回到他的肩上,等待着下一次展翅。

“光叔,不要紧吧……”看到和光司痛苦的神色,嘉儿丢下怀中的白猫,赶紧搀扶他靠在椅子上。

“没事的,我这样子还撑得住……”和光司面色苍白,却是对嘉儿露出一个放心的微笑,还拍了一下她的脑袋。

“奇七……”皮奇七歪着脖子,从粉色猪头帽中拿出一枚浊黄色的药丸,递到嘉儿的手中,自己的双手做出一个吃下去的动作。

嘉儿会意,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迟疑,而是小手掐住药丸的一角,送到和光司的嘴边。“光叔,这枚药丸或许有用,你吃下去吧。”

和光司很清楚自己的情况,这不是一般的小病,他曾经询问过不少衙术高超的衙推,了解到这种病的不可治性,不过为了让嘉儿放心,他还是吞下了皮奇七递过来的药丸。一杯灵汁液送下,药丸顺着咽喉进入体内,没等一时半刻药效就显现出来,从上到下,从内到外,浑身一阵舒爽,他的面色也渐渐红润,气色明显好了许多。

“有用!有用!”嘉儿面带欣喜,围着和光司转来转去很是开心,然后走到皮奇七面前向他鞠了一躬,“真是非常谢谢。”

“奇七……”皮奇七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觉得自己也没有帮上什么大忙。

和光司看着眼前两个年纪相仿的小孩,脸上努力做出微笑,在被刘海遮住的额前,数条青筋暴起,冷汗打湿了后背,而在他的体内,在他的肺脏处,若是肉眼可以见到的话一定会心惊,那分布左右的肺脏现在零散如飞絮,化作一只只暗金色的蝴蝶浮现在他身体表面,好像衬托出他的英姿不凡,实际却是他生命的倒数。这便是存在于人们认知中无法医治的绝症——絮蝶症。

絮蝶症发生于人的肺脏处,病因未知,发病率极极极低,是本该存在于传说中的病症,然而这传说中的病症却发生在了和光司的身上。据《古药书》上的记载,絮蝶症病发初期,患者会觉得胸口闷痛,奇痒无比,随着病情的发展,痰中会出现血丝,然后慢慢开始直接咳血,到最后肺脏处凝集的金元子被腐蚀,肺脏逐渐变成暗金色飞絮状,一点点掉落,而每一次的掉落,就会在身体外形成一只暗金色的蝴蝶,冷冷地看着生命的消逝。

和光司自称是旅行的司乐,所谓司乐就是擅长唱歌作曲的人,奈何絮蝶症蔓延到喉部,使他失去了可以歌唱的能力,任凭他如何嘶吼,也不复当初。在他无法歌唱之后,他背着古琴游走各地,无论是古老的遗迹,无人的死城,还是那可怖的绿海漩涡,他都进去过,据说他是为了寻找某种动听的声音,所以也有人称呼他为大冒险家。

不管什么称呼,和光司始终只为了一个目的,那就是做出令人愉悦的乐曲,唱出动人心魄的歌声,他无时无刻都想成为一个能让人从中感悟人生的伟大的司乐。

和光司并不是出生于音乐世家,他没有受过正经的训练。他喜好音乐,只是当初无意中听到朋友弹奏的一小段乐曲,从此为之深深倾倒。他经历过御妖线的洗礼,在最危机的时刻,是留存于他脑海中、一个莫名动听的乐曲支撑着他,支撑着同行的伙伴,他之后能顺利回到村子,能顺利从学舍中毕业,那首乐曲起到巨大的作用。他在街边卖过衣服,卖过包子,也学人去收购旧货,可这样的生活不是他想要的,于是在他凑够四百块元通之后,他决定前往春季区,那个终日徜徉在音乐中的圣地。

临行时他的父亲成为他坚强的后盾,“如果你发现外面实在不如意,随时可以回家”,这是他父亲说过的、最让他感动的话。擦拭掉打转的泪水,他坐上附兽前往那魂牵梦绕之地。

初到春季区,他只身一人,举目无亲,四周的灯红酒绿让他短暂的迷茫,他不知道该往哪里去。在他走到一个名为新桥的巷子中,他和当地的混混发生冲突,身上所有的元通被一卷而光,为了继续生存下去,他低价售卖了自己的股傀。之后的日子里,他坐在路边,拿出自己的古琴弹唱,却无人过问,这时一个穿着破烂的小女孩来到他身边,放下一枚元通,“你唱的真好听。”他发誓这是他这辈子听到的最真诚的话。

小女孩的名字叫做前小爱,两人开始相依为命。尽管他非常努力,可是梦想却离他越来越远,他对这种状况充满无奈和厌烦,在思乡之念的驱使下,他带着钱小爱回到秋季区的家中,曾经说过可以随时回家的父亲却将他赶了出去,“这样就放弃了么?再努力一下吧。”

在那一刻,他感受到家人对自己的支持,那种感觉推动着他无畏的前进。他将前小爱留下陪伴父亲,自己再次背着那张古琴回到春季区。在整个龙湾一年一度的青龙诞上,他打败所有对手,以一曲《蝴蝶》震惊全场,暗金色的蝴蝶在众人眼中翩翩起舞,它发出了人们心中的呐喊,是藏于内心深处的自我写照!

而在那场盛宴之后,他也被确查出患有传说中的絮蝶症,为了救治自己,为了照顾日渐年迈的老父和慢慢长大成人的前小爱,他自愿成为红字衙推馆研究的对象,更从他们嘴中无意得知这絮蝶症的特殊征象,那就是絮蝶症一生只感染于一人,他的病根源于好心收养的前小爱,而他的父亲则成为下一个无辜的感染者。

在知晓这个消息之后,他的老父把自己锁在房间中,拿出多年不用的一杆烟枪,深深地吸了一口,吐出浓浓的烟雾,浑浊的双眼隔着房门最后看向自己的儿子。“那么,就让行将就木的老爹折断这只蝴蝶的翅膀吧。”

絮蝶症的感染被阻绝,老父即将离世的感伤被前小爱的婚礼短暂冲淡,不怪她的无情,她的眼中也是含着泪,可那是老父临行前最后的心愿。

又过去一年,前小爱夫妻因故离世,留下了他们在世间唯一的血脉——前嘉儿,从她学会说话的那一刻开始,和光司便成为了她的光叔。

在光叔接受治疗的同时,她不顾危险跟随着他,她喜欢安静地听光叔唱歌,尤其是那首《蝴蝶》,她听别人议论光叔的嗓子,说他无法继续高唱,每每如此她都会大声反驳,那是你们没有认真听他歌唱!

她不知道光叔得了什么病,她觉得只要跟在光叔身边就是很幸福的事了。在她的认识中,光叔应该是一个非常有名的人,年纪大一点的都对他很恭敬,不过她不喜欢别人称呼他为光叔,因为那称呼是专属于她自己的。

和光司今年已经四十有二了,他不知道自己还有多长时间,但他还是会努力坚持下去。他是极为罕见的音之相股傀将,目前处于艾元期,手里共有八具股傀,此次不仅受村正主座之邀前来,更是为了见皮行四一面,不少衙推都十分推崇他的衙术,虽不抱任何希望,但还是想知道他对絮蝶症有何办法,看看他是不是值得托付自己的股傀之人。

“光叔?”嘉儿使劲在和光司眼前挥手,终于将和光司从纷乱的思绪中拉回。

“没事的,这枚药丸是果然有效的。”和光司额前的青筋不知在什么时候隐去,他也觉得周身得到暂时舒缓。

“耶耶耶,我们又可以一起去玩了!”嘉儿抱着那只名叫路路的白猫,直接倒在自己的小床上。

和光司微微一笑,看向一脸疑惑的皮奇七。在他眼中,这个小男孩浑身散发出一股神秘的气息,能让自己几近干涸的元纹蠢蠢欲动,而身后的帽子显然别有洞天,着实是一个让人眼红的宝贝。

“这位小客人,貌似您不能正常和我们交流,那么,您认识字么?”和光司出言问道。

“奇七……”皮奇七摇摇头。

和光司不慌不忙,他也知道一个三岁小孩怎么会认识太多字,只见他手中灰光一闪,一本三指厚的书本突然出现在皮奇七面前。“可以打开看一下么?”

皮奇七歪着脑袋,有些疑惑,但还是照做了,才刚打开第一页,里面的文字就好像洪水泛滥般冲进他的双眼中。

“嘶”,嘉儿深吸一口气,觉得实在不可思议,和光司则是晃着杯盏,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幕。

“现在认识字了么?”和光司再次问道。

“奇七!”皮奇七重重的点点头。

“那么,拿好这个东西吧。”和光司不知从哪里拿出一块空白的、带有凹槽的黑板,还有一个成人巴掌大的盆盅,里面放着一个个小小的方块,方块上面还写有一个个常见的字。

“我身上没有什么贵重的东西,只有这一本文字速成书和这块简易排字板,希望对你有用……”

www.hongxiu.com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
使用手机阅读本书 短信接收手机版地址 下载作品链接到电脑
  • 更新:2017-01-08 本章:3480
充值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