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添香
小说 > 幻侠小说首页 > 科幻小说 > 小保姆开创新世界

第十五章

文 / 英未然
红|袖|言|情|小|说

一晃数年又过去。未然的两个孩子贝贝和莎莎已经长大,今年已经八岁有余。

孩子的名字是未然和珍儿取的,柳青和英诺奇均表同意。他们还征求了伊莎贝拉的意见,伊莎贝拉觉得两个孩子的名字当中含有她的影子,清楚地表明了孩子与她的关系,所以非常喜欢,满口答应。

这几年,未然只要外出,必定带着儿子、女儿的动态相册。每晚睡前都要翻出来看,边看边在心里乐,内心充满温情。

所谓动态相册就是那种可以让相片呈静态二维平面,又可以让它呈三维立体画面,还可以像录像那样进行片段“播放”,并可以在“尾页”直接观看当时此刻相片主人公情形的“相册”。

这个相册的发明人当然是珍儿!

未然这些年最大发现恰在于此:珍儿了不得,不得了!如果可以公开站出来,一定是一位了不起的大科学家,大发明家!

他相信,珍儿有此能耐,又有一心为家人的心,没有什么事情是办不到的。而他一心听从珍儿安排的好处也非常明显:当上了教授;有了两个聪明、可爱的孩子;有一个超能妻子;一家上下其乐融融……可以说,生活非常圆满幸福。

这些年,未然经常带着珍儿交给的任务出发,到世界各地相关实验室访问,或者直接拜见著名科学家咨询相关问题。当然,为了给学院有所“交待”,同时也是为了掩人耳目,他每次还得到当地的人类学研究机构走一走。

这天,他同样带着珍儿交办的“紧急任务”出发到两个地方:先去中东阿明实验室,后去巴黎雷奥教授实验室。

来到中东阿明人体基因工程实验室。他们正在从事人体基因分子和DNA重组试验。他们在某个环节的拼接上经过上百次试验都不成功。

未然初到,并未引起他们的注意和重视,只当他是个前来参观学习的学者。那些忙碌的科学家甚至对他这位“新人”感觉陌生、隔膜,认为这个人在这里完全多余,没有人知道他来这里做什么。

未然观看了两次失败试验的全过程。然后从手提包里拿出一只小瓶。

“你们可以试试这个。”

主持试验的哈桑教授拿过小瓶,半信半疑。

“这是什么?”

未然摇头。“一两句话说不清楚,你们可以先试试。”未然经常长期类似表演,对其中分寸早有娴熟把握。

“好吧,反正是试试。已经有过那么多次失败,再试一次也无妨。”哈桑边说边用吸管吸了些小瓶中的液体,点到试体之上。

突然一声大叫,把未然吓了一跳。

“拼接成功!”

整个实验室一片欢呼。

大家围上来,让未然告诉他们小瓶里是什么“化学试剂”,未然打开电子记事本,把那个化学公式打到实验室内的大屏幕上。众人围上去看,其中一位生物化学专家一下子看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非常妙,未然先生!其实就是多了那么一个小小环节,添加了一种酶。”

未然说,“我一直非常关注你们的研究。并希望能够在染色体技术方面能与你们进行交流。”

整个实验室热闹起来,其中几位染色体专家成了主角。而未然则展示出一组有关染色体的庞大数据,上万个计算公式,以及染色体的多达七十九种分类,不仅有图像,还有对每一种染色体的构造及其特点的详细说明和描述。实验室的人们立即把未然的资料全部下载下来,因为大家从来没有见过染色体的这种细分方法,以及如此庞大的数据分析和计算方式。大家都对未然这个“年轻科学家”表现出了无比的敬意和钦佩。

那些专家也把他们新近的研究成果和思路尽力展现出来(这才是未然——实际是珍儿)真正需要的。

从阿明实验室出来,未然立即赶往欧洲。

未然的这些活动同样属于“机密”。如果别人知道他未然这样一位新晋教授,却长期(至少有七年时间)听命于自己的保姆,不时被自己的保姆派往世界各地从事与他主业关系不大的“学术活动”,那还不成了天大的笑话!人们肯定会追查到他的身后——珍儿到底在做什么。

来到巴黎,入驻当地一家酒店,未然把自己从里到外清洗一番,看表,下午五点多,天色已晚,今天无法前往设在市郊的“大西洋人体生物实验室”拜访雷奥教授了。

来到酒店外的大街上,四处转转,天色渐暗,华灯初上。这座古老名城——巴黎,风采依旧。

未然一边漫步于巴黎大街上,一边欣赏建筑风光,一边在脑子里转着明天“采访”的内容和过程。

雷奥是当今世界顶级生物学家,明天去拜访,人家未必见你这个从事人类学研究的“跨界小生”;如果见了,如何说,怎么表演,得好好准备,不能把戏演砸了。

转过街角,见到一家传统美食餐厅,肚子立刻闹起意见。几步跨进,点了一份甜点,一杯咖啡。正在细嚼慢品,美女招待过来(一看就是机器人),送上一盘特色小吃杂锦拼盘,说是“珍儿小姐为您点的”。珍儿也是,追影随形,处处有她,每时每刻都记挂。

吃饱喝足,顾不上观赏夜景,立即赶往酒店,因为衬衣在掐他——吃药的时间到了。

这不是未然因病需要服药,而是五年前珍儿发明了“营养药片”,要他必须按时服用。开始时是一日三次每次两片;后来是每天三次每次一片;再后来是每天两次每次一片;继而每日一次每次一片、每两日一次每次一片;现在是每三日一次每次一片。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珍儿让他吃他就吃,仅此而已。

珍儿曾经给他看这个药的配方,打开电脑,一下子调出超级庞大的数据,列有上百万组公式,珍儿刚要解释给他听,未然立即制止。“打住,不用解释。我吃就是。”

珍儿笑了。

未然服药以来,身体一直很好,精神、精力好于以往,人也越发年轻,四十九岁的他一直保持着三十来岁的样子。他心里暗忖:说不定珍儿的研究真的成功了。于是信心更足,跑得更勤,只要珍儿有需求,二话不说,立刻出发。

珍儿还发明了许多东西来“对付”他。比如衬衣,好像也听珍儿的指挥,你忘记吃药或者不听话,它就掐你,或者不知从哪里伸出些小刺来,这里扎一下,那里刺一下,直到你老实听话为止。更为夸张的是,如果你仍不听话,你去摸公文包都会被烫得跳脚,随身所带各种物件都会造反,直到你投降认输。

如果你对家里带来的东西一概不碰不用又如何呢?你去开门,也会被电一下。这个珍儿真不得了,看来未然无论如何都逃不掉了,只得乖乖听话。

珍儿说过,“让你一人出门在外,说一点儿不担心、不操心肯定是假话。没办法,又不能跟着一起去,只得搞些监控。随时盯紧你,别被美女拐跑了。”

回到酒店,吃了药片,衬衣立刻老实,还到处给他抚摸一番,算是安慰、赞赏和鼓励。

倒在床上,习惯性地拿出相册,未然开始看两个孩子的照片。

儿子贝贝真帅气,是未然的骄傲,更是他爷爷的心肝宝贝。长得像未然,但比他更帅、更英俊,抽条、结实、挺拔的身材,比同龄孩子高半个头,眼睛比未然大,特别有神,一副执着、思索的神态,为人严肃,不苟言笑,说话刻板、认真。翻到末页,见他正在灯下读书。不是儿童读物,而是物理学。

女儿莎莎则完全是伊莎贝拉的翻版,尤其眼神,同样左眼有些斜睨,右眼坦率直视,笑起来也是哈哈敞亮,栗色的头发浓密而有光泽,俏丽的脸蛋天然地白里透着粉红。翻到末页,没想到她正等着看他,看到他的脸,立刻一脸花一样的笑,这小家伙!莎莎每晚睡前,必须见到父亲才能安然入睡,未然出门在外时尤其如此。人说女儿是爸妈的贴心小棉袄,确实有道理,也是事实,像莎莎这样小小年纪就知道惦记父母,恐怕只有女孩子才能做到。

这两个宝贝被他们的爷爷奶奶英诺奇、柳青自动分工,一个管一个,一个带一个,英诺奇衷情、属意于贝贝,把他当作自己“物理事业”的“传人”,贝贝不仅对物理学有兴趣,还特别有天分,英诺奇称这是“隔代遗传”。英诺奇给他传授物理学知识,还经常带他去实验室现场观摩各种实验。那时,贝贝总是表现出极大兴趣和乐趣,兴奋的眼神,滔滔不绝的问题……才八岁大点的人,已经学习掌握了不少知识,成了一个有模有样的小专家。英诺奇大为惊奇,大叫奇迹,还把孙子介绍给同事,让同事不吝赐教。同事对贝贝测试,发现他确有这方面天分,好多问题一点就透,最关键的还是他一个小孩子对这么麻烦的物理学有着非同一般的浓厚兴趣,好像孩子喜欢玩具和游戏那样沉溺于“物理游戏”当中。

柳青则特别喜爱莎莎,视其为掌上明珠,而莎莎则偏重文科,语言文字表达能力特别强,只是还没有表现出文学写作方面的才能。

未然想着这些,睡意渐浓,很快进入梦乡。

第二天一早起床,未然抓紧洗漱,吃过早点,喝过营养饮料,出门上路,乘车赶往设在距市区二十公里开外的“大西洋人体生物实验室”。

坐在车上,未然又在脑子里把要问的问题及顺序过了几遍。他现在已经老练此事,按说不必这么紧张,只是因为这次要见的是著名的雷奥教授,不得不谨慎。何况他这次是要在雷奥教授的《人类生命历程——细胞的故事》名著中鸡蛋里面挑骨头。这如同太岁头上动土,很有可能造成场面失控。所以不得不小心。

来到实验室——一片绿茵茵草地上两排白色平房组成的四合院,雷奥教授还没到。接待未然的秘书告诉未然,雷奥教授今天没有外出计划,肯定会来,让他耐心等待。

未然在院里转转,发现靠前这一排二十多间房是办公室,靠后的那一排是实验室,两排房两侧的房子像厂房,应该是放置大型实验设备的实验室。

不一会儿,陆续有人上班,未然回到秘书所在办公室。

“未然先生,我正要找你,雷奥教授已经到了。你在这里等候,我去通报。”

“好的,谢谢。”

未然担心雷奥不会见他,同时又担心见他。

果然,秘书报上家门,雷奥一看不知是哪里来的无名小辈,就想拒绝。

秘书刚要出去打发未然,又被雷奥叫住,“此人从东方远道而来,拒之门外似乎不妥。见见无妨。”勉强一见,准备打些哈哈,糊弄几句了事。

未然被秘书引进门,雷奥一看,立即沉下脸,带答不理。未然想,雷奥肯定觉得他太年轻,跑上门来拜见他这样一位业界著名大学者,不知深浅,太过唐突。

未然镇定地拿出记事本——电子显示器,讲了珍儿为他准备好的开场白,把雷奥的“丰功伟绩”“歌颂”一番。雷奥脸色渐暖,但还是有些不耐烦。

雷奥,现年八十五岁,当今世界顶级生物学家。满头银发,身材壮实、高大,白中挂些粉红的圆脸上布满了深浅不一的皱纹,戴副眼镜,身着白大褂。

“我这次来的主要目的是想就您的大作《人类生命历程——细胞的故事》一书中的某些疑点向您讨教。”

“疑点?”雷奥抬起头,眯着眼,鄙夷地望着未然。

“不止是疑点,应该算是重大纰漏。”

雷奥腾地站起来,脸刷地一下憋得通红,胀到发紫,摘下眼镜,两眼瞪圆,满头银发刺猬一样炸起来。“你……”他苍老而有些扭曲的手指颤抖地指向未然,继而大声呵斥,“你这样一个不知深浅的晚辈竟敢当面羞辱我这样一位业界公认的重要学者,你不觉得你太无知、太无礼,太过分了吗!”

未然有些担心,刚才自己给雷奥的刺激是不是太大、太过猛烈了?万一……

雷奥的秘书和助手冲进来,见雷奥气得发抖,准备把未然赶出去。

雷奥拦住他们。“他欠我一个解释。你倒是给我说说看,你到底发现了什么问题,还是什么‘重大纰漏’?岂有此理!”

珍儿在未然佩戴的耳机中提醒未然,“小心,冷静,不要怕。”

未然面对在他面前转来转去大发雷霆的雷奥,不动声色地等他冷静下来。

未然拿出记事本,在左上角点了一下,挂在雷奥办公室墙上的一面65吋显示屏自动开机,未然把记事本上的相关数据和公式刷了上去。

雷奥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这时未然在珍儿提示下,立即戴上眼镜——远程视频装置,准备迎接接下来的激烈交锋。

你指出一名著名学者已经被业界公认的研究成果中存在问题,如同捅了马蜂窝,他会立即放出一大群带着尖刺的大马蜂向你发起攻击。

未然知道,这时的关键是要设法主导争论向着讨论问题、解析问题而不是吵架以及互相攻击上发展。

大学者雷奥开始激烈争辩,所说的话和内容未然一句都不懂。

还好,记事本上哗哗地出现一大堆“答复”。在雷奥说话的间隙,未然把这些刷到了显示屏上,最后,拿出一串公式,演示给雷奥看。

雷奥一下子冷静下来,上下打量未然,然后回复到学者本色,让助手打开电脑,开始演算和分析。

未然拿笔点点记事本,于是上面出现后续演算过程和结论。

雷奥入迷,抖出自己家底,沿着未然提出问题的思路提出自己的见解和解决办法。于是讨论逐步深入……

雷奥摇头,“不可思议,你竟然能够用数据和公式把我们的试验过程准确无误地演示出来,还能对每一步状况和结果作到精确计算。”

“是啊,我们正是在这种计算过程中才发现那个问题的。因为按照我们的公式计算,你的中间环节有问题,尽管你的结论正确。这是因为你的结论是通过生物实体实证检验得到的,而不是通过计算得到的。如果用计算来考量,则中间环节肯定有问题。至少你们的描述不正确。你看,就在这里,在这段公式上有问题。”未然指着屏幕上一组公式。

“你的这种解析方法非常奇特。我们只是在具体的标本上作试验,然后统计相关数据,得出结论。你这种方法非常有趣,不过你必须要能给出清晰的解释,而不是拿出一堆数字来蒙人。”

未然重新打出一组数字,并说这是你们试验的开始部分。

“慢。杰克逊,你把咱们这里对数字方面有研究的人都叫来,另外把原科研组的人也都叫来。”雷奥对助手说。

不一会儿,办公室里挤满了人。不行,房间太小,于是大家移步会议室。会议室有两个房间大,又有大显示屏,足够大家用。

未然逐步演示对雷奥他们实验过程的“数字化解说”。旁边还附有结构图。对公式具体说明哪些字母代表哪种酶或染色体,计算公式结果反映并推演它们在新陈代谢和细胞裂变中的变化。

最后转到了那个“重大纰漏”部分,给出的公式和数据说明问题出在哪里,出现了哪些“重大误差”。在场的人都惊呆了。因为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研究生物学的。

未然觉得不能任由他们的好奇无限发展,而忘记了珍儿交给他的任务。于是直接提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我想问各位专家的是,如果我们想要保持一个人年轻,甚至让一个老年人变回到年轻,有没有这种可能性。”

大家围绕这个主题,纷纷展示自己成熟或不成熟的想法,以往的研究结果和思路。未然越听越绝望。因为结论非常肯定和明确——没有任何可能性!

未然想走,却无法脱身。雷奥非要留他与大家一齐探讨,并向大家解说“数字化”以及“公式演算生物学”的原理和方法。还说已经通知了他的学者朋友,其中包括远在日内瓦、法兰克福的朋友,他们正在往这里赶。

午饭在会议室里吃,大家好像在开一个大派对,气氛热烈友好。不久,那些专家陆续赶到,有的还是乘坐专机在实验室外草坪直降。

未然把他的(其实是珍儿的)“数字化生物学”的原理、方法一一向大家展示、介绍。

雷奥评价,运用数据运算和公式换算就能完整地复制实验过程,这本身已经不可思议,还能通过这种方式找出实验中的问题,甚至可以直接以数据运算和公式换算来代替实物实验,得出的结论竟然与实验结果一致,这样做可以避免实物实验结论的或然性,使过程和结论变得可靠、可控,可被计算和检验。而且可以通过公式代换演算预知其发展方向和可能。因而它在研究方法上具有“革命性意义”。

另一位专家则评论,即便这一方法可行,但庞大的计算也难以应付,尤其是那些公式,环环相扣太复杂,只要有一个小环节出现误差,就有可能导致整个结论偏离正确方向。

不过大家都认可这是一种全新的生物学研究方法。

之后的讨论更加深入、宽泛……结果讨论了整整一夜,未然困得不得了,勉强支撑。

第二天告别,雷奥给了未然一个大大的拥抱。并表示要与他建立长期联系,随时交流研究心得、成果。同时表示愿意把未然引荐给他的一些同行——同样是知名大学者的一群人。

www.hongxiu.com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
使用手机阅读本书 短信接收手机版地址 下载作品链接到电脑
  • 更新:2016-11-06 本章:6793
充值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