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添香
2G游戏
小说 > 言情小说首页 > 言情小说 > 古典架空 > 耿相忆

番外四:眼前人是心上人

文 / 眷扉
红|袖|言|情|小|说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建康小儿总喜欢在花灯会上提着花灯唱这首小曲,研华阁里芙蕖开得正好,晚风带香,配着这稚嫩的歌声没来由的让人伤感起来。七年了,她走了七年了。酒顺着我的喉咙淋漓而下,火辣辣的,那种予取予求的快感,像极了我和她的青春岁月。

我和她初见便是在研华阁,那样美丽的际遇却没能有一个完满的结局……

她是皇上的掌上明珠,最受宠爱的金枝玉叶;我是褚家一脉单传的长房长孙。我和她并算不上高攀,父亲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默许了我有些出格的举动,我们都明白,皇上是不会反对和士族亲上加亲的机会的。

中秋夜宴,她一曲动天下,南宋第一美人的称号霎时家喻户晓,我的女人自然担得起如此褒奖。曲中情意绵绵,她的眼眸顾盼之间从没从我身上离开过,我自然是欣喜的。唯独太子看着我阴郁的神色让我颇有些难受,我总觉得有几分心慌,看着玉儿的笑靥,却还是把那份不安抛诸脑后。

太子迎娶路家、何家女儿的旨意一下,朝堂也是炸开了锅,本以为会斗个你死我活的局面,想不到以豫章康长公主的让步收尾了。我正欲离去,赶巧被皇上身边的王公公喊住,说皇上有要事和我商议。

我的印象里,皇上一直都是个温润的君子,可这天的含章宫却是乌云密布,皇上给我说的话,也让我见识了身为天子权衡利弊的手段。

“褚渊参见皇上,皇上万安。”

“彦回。”,他虽然语气和顺、唤我亲切,但坐在书桌前批阅奏折纹丝不动,半分没有要我起来的意思,我自然只好识相的跪着。

殿里再无他人,我跪了半柱香几乎要立不住才看见一抹明黄站在跟前,“起来吧。”

我双腿酸麻却仍旧站得笔直,“谢皇上。”

他把手中的不经意的扔在桌案上‘哒’的一声,“朕听闻你和玉儿相交甚密,可是心仪朕的公主?”

原来是这件事,我瞬时松了一口气,定定道:“臣与公主两情相悦,还望皇上成人之美,臣必定待公主一心一意……”

“彦回,你和朕总归差了点翁婿情分。”

也许是我的神色的确太过于诡异,皇上才耐心的继续劝慰道:“这赐婚的旨意朕可以下,可你褚渊真敢娶吗?”

“皇上此话何解?”

他长舒一口气,说了一个漫长悲伤的故事,原来楚玉是废太子的遗腹子,“这并不是最大的缘由,褚渊,朕的身体已经大不如前,江山迟早是要留给子业的,子业他容不得你们两情相悦,朕不想他毁了玉儿,所以朕劝你知难而退。”

我不明白,我不明白……

“子业喜欢玉儿,朕原先以为他不晓得从前旧事也就没有放在心上,可他不知道何时晓得玉儿和他并非姐弟,才做下了大逆不道之事!我的儿子我最了解,他可以容得下朕赐婚玉儿给任何一人,却独独容不下你,他会是天子!”,说了这样长的一段话,他歇了歇复又谆谆:“若你敢拿褚家冒险,朕现在就下旨赐婚。”

那明黄的圣旨早就备好,只待盖上玉玺,我和玉儿就是真真正正的夫妻了。可我不能,不能……

我不记得那种麻木到四肢百骸的感觉,只记得头磕到地板上‘咚’的一声,“公主金枝玉叶,褚渊实非良配……”

建康皇宫很大,大得我找不到方向,连最奢华的关雎宫我也找不到。

当夜赐婚的圣旨就颁去了何家,何戢做了驸马,小褚渊,呵,可笑……刘子业,我绝不会认输,我定会把玉儿抢回来。

她的婚礼声势浩大,建康官道上一地的金箔,万民朝贺。我也去吃了喜酒,吃得很醉,还赌气的随着众人闹洞房。站在最隐晦的角落,我看着她殷红的嫁衣,九天飞仙髻真好看啊。

可再美,也遮不住她眼里的不甘愿,等我,玉儿,我会带你走的。

刘子业登基前我和巴陵王说好,以他的名义将寂之引荐给刘子业,巴陵王以为能在建康安插多一枚棋子,欣然许了。

阴错阳差,寂之却寻到当年的阿沅,他和刘子业的确是最为相仿的知己,都为了女人,失了理智。

寂之帮着皇后害玉儿小产,我其实早有察觉,那天我明明撞见了寂之送年节礼,我明明闻到了香蚕锦的味道,明明有一丝犹疑,可我没有告诉她,我不想她生下那个孩子,她和刘子业的血脉。我太明白我的玉儿,这孩子落地,她绝不会离开建康半步。

风吹叶落,整个朝堂都议论纷纷长公主皇上私通有了报应,长公主小产了。我去时她恍然已无生机,她唤的都是刘子业,我终于才算相信,她割舍了那段我以为难舍的时光。

我原是肯定了我和她会有朝朝暮暮的,可我的怯懦还是让她心甘情愿的沉沦在那份霸道的君恩之下。我以为我恨刘子业入骨,夺妻之仇不共戴天,可治罪长公主那夜我受到的那封信,让我再也恨不起来。原是我舍不得,才会彻彻底底失去……

见字如晤,莫感意外。君国大事,瞬息万变。皇后寿卿因私情生事,豫州兵权重回刘彧之手,朕再无力护爱妻安好。汝与伊旧情深厚,自不能忘,今朕全全相托,切莫辜负。

爱妻性执拗,断不舍千钧一发之际离我而去,切勿让伊知晓此中缘由。夫妻之情深厚,然天长日久终能忘怀,惟愿汝敬伊爱伊,朕必当铭感五内,衔草结环。

切切。

含章宫的事情,我也有所耳闻,刘子业差点儿拔剑血溅玉烛殿,他作这场戏作太认真,却还是心软给我写了这封信,求我护她周全平安。

我决意放下建康的一切和她怡然山水,连夜追上了护送她去江州的车马。荣贵和惟肖是早晓得刘子业的意思的,他们支开了侍卫宫女,我才能如出入无人之境般将她带走。

这份成全原是我偷来的,我害怕她听到任何有关建康的议论,怀疑刘子业赶她离去的原因。可我还是没能瞒住那封信,她执意回建康与他共生死,同存亡。我寻到她时,她正脏着小脸儿,一脸傻笑的捧着几个糖油粑粑,我的玉儿,从来不曾如此狼狈。

刘子业,这回你舍得放她和我走,可我已经带不走她了。

玉儿十五生辰,先皇曾为讨她欢喜送了一串带有机关的项链给她。进建康城前她告诉我,她此去凶多吉少,当了这么多年的便宜公主,她还是想去得体面些,少些痛苦才好。

我想尽办法替她找来了宫中赐死的秘药,“见血封喉”,两粒。她高兴的把药丸装到吊坠里,我仔细看着她可爱的模样,我已经不知道这会不会是最后一眼了。

她笑看我,打趣道:“若是能够重来,你还会喜欢我吗?”,我并不说话,她绝不知道我此刻有多么心酸,“我晓得这个问题有些稚气,可我想知道?”

“不会,因为,太痛了。”,我很早就明白男儿有泪不轻弹的道理,但此刻仍旧忍不住鼻酸。

她拍了拍我的脸,猝不及防在我额间印上一吻,温软的触感已经是久违,“褚渊,我会比你早离开这个尘世许多,再世为人,你不会再遇到我了,你不会再痛了。”

天人永隔恐怕是我这一生难逃的劫数,我从未见她起舞,她是贵族自然不会做这样轻贱的事情,可那日,风中花中她舞得炽烈,燃尽了年轻美好的韶华。她说她要陪她最爱的人,上穷碧落下黄泉,而这条死路是我亲自送她去的。

我帮着何戢要回了她的尸身,她去华林园那日我几乎没和她说几句话,如今我很后悔,我很想告诉她:我还是会喜欢她,就算很疼,还是会喜欢她。因为疼,才会记住。

时过境迁,恐怕所有人都以为我放下了,就连我自己也以为我忘了前尘往事。我娶了南郡公主,同样是一个公主,她嫁我那天着绯红嫁衣、梳九天飞仙髻,我欣喜得不像话。

秋日前,我总爱在亭子里拿着磨具刻刀,做一把粗鄙的木工,给我的静姝。

静姝是我和南郡公主的女儿,秉承皇室血统她生得极白,眼长而大,我最喜她着红色裙衫热烈明媚的模样。她正围着我好奇的看我给她做了这一柄轻巧的小弓。“父亲!父亲!这小弓一点儿也不漂亮。”

“安上这个就漂亮了。”,我耐心的哄着她,把手里的白玉安置在弓柄上,她嘴上虽然说着不喜欢,却还是很高兴的拿着把玩比划。

玉儿,你可有看到,我做的弓,再不会一拉就断作两截了,再不会给你惹笑话了。

静女其姝,我和玉儿说好,若有一女,名唤静姝……

www.hongxiu.com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
使用手机阅读本书 短信接收手机版地址 下载作品链接到电脑
  • 更新:2017-03-13 本章:3371
充值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