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添香
小说 > 幻侠小说首页 > 玄幻小说 > 光奕永恒正传

第八十三章静静的站立到天明

文 / 风痕之星
红|袖|言|情|小|说

一边说着闲聊的开心话;弈成一边凭着天阶意识的找寻,发现前面不远处的千年古树下,有一个圆形的五星大阵,感觉阵下蕴藏着强大的天地之力,弈成失望的对皛含讲道,前面有一处阵法,我感觉应该是墓林暗道的入口,可是我一点破阵的意识都没有,真不知道如何下去。

是吗!弈成我也感觉到了好像是这里,我想我知道怎么下去,昨夜做噩梦的时候,我梦见过这棵古树的。那时我看见一位女精灵用力的拍打古树,然后古树就出现了洞口,要不咱们试试看。

半信半疑的望着皛含没有开玩笑的表情,弈成不敢相信的多问了一句,你确定吗皛含,这可是阵法我一点把握都没有破去,要不你按照你的意识感觉去试试,说不定是噩梦而已没有用的。

哼!这古树绝对会听我的话,一般人打也没有用,我一阵拍打就开了,不信我去打个你看。

听着这有点熟悉的对白,弈成感觉这话是对的,可是他知道这墓林里都没有了三大恶魔王者,谁去帮他们开启阵法进入暗道呢!摇着头弈成直接对皛含又讲道,估计没有那么简单,我陪你一起去试试看吧!

那快点去弈成,我敢说这大树就是那恶魔大胖子,我的感觉就是这样。

任由着皛含先行走向古树,弈成从刚才皛含的判断中发现这棵树,在才有点眼熟,凭着意识直觉他多看了一会儿,便感觉到这棵古树不是哈古拉拉德,只是有点像而已。

也许是命里自有定数,皛含快步率先走到古树前,学着噩梦中女精灵的做法一阵轻轻的拍打着古树。

也跟着皛含走到古树下的弈成如早先想的一样,皛含在这阵乱拍过后,没有发现任何的阵法波动,但却看到了一条在古树上休息的大蛇,突然冲下来想咬住皛含。

本就是天阶修为,不等这大蛇游走近身到皛含的身边,弈成快速抽出无痕剑,顺手就是一剑隔空便用剑气斩向了这条大蛇。

感觉弈成在旁出剑向古树上进攻,惊讶的皛含停下拍打古树,抬头向上一望,很快同样也发现大蛇的皛含,处于本能的自卫,举起风痕弓便直接开始光源羽射这大蛇。

一起同时出招的弈成和皛含,在这一瞬间就斩杀射死了这条大蛇,可剑气和光源羽射内涵的强大力量,在杀死大蛇的同时却也直接打到了古树之上,本就受大阵保护的五星阵法在这时,也就跟着同时启动了。

随着阵法的启动,圆形五星阵法内瞬间发出一道纯正的自然之力,把皛含和弈成包裹在其中,也许当初布置阵法的人没有恶意,所以弈成在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这股自然之力完全的笼罩在内,没有感到一丝危险的弈成感觉这股自然之力太过熟悉,那种与本命相连的融洽,让他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而身在其中的皛含也是如此。

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这股自然之力在绿光一闪后,就把弈成和皛含带入到了古树之内囚禁起来,这时才发现不对的弈成举起无痕剑,就是一记无痕斩想斩破这股自然之力破树而出。同样收到惊吓的皛含也再次举起风痕弓,射向这股自然之力,可是这结界内的阵法,是一股很纯正的自然之力。弈成和皛含越进攻,其反弹的自然之力就越大。很快这股力量死死的把弈成和皛含包容在一起不能动弹。

不知道是这个结果的弈成和皛含,此时尴尬的被这股自然之力紧紧的包裹在一起,感觉快透不过气来的皛含连忙大声的喊道,弈成快救我,出不了气了,我很难受。

处于本能保护皛含的弈成,连忙想使用破空斩来突出困境,但事情往往不尽人意,弈成发现他越想使用天地之力,反弹的力量就越大,已经把修为提到最高的弈成,硬是只能握紧无痕剑,死死的和皛含被这股力量包裹在一起,而且他越是反抗俩人就越是慢慢贴近,直到俩人完全的快贴近到一起,相互一点缝隙都没有之后。皛含和弈成也才明白过来,越是反抗就越是反弹自然之力。正处在危机之下的俩人,还是皛含先从这困境中清醒过来,所以她连忙大声的喊道,弈成你快不要在反抗了,我们顺着这股力量说不定可以解开的,不然我们会被股力量反弹到底的。

瞬间也明白过来的弈成,立即也就停下了聚集天地之力,静静的脸对着脸,看着皛含一起无奈的调息。停下天地之力的聚集,弈成和皛含发现反弹的自然之力也跟着停了下来,可是还是不动弹的俩人,真是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也不知道现在到底是在古树内,还是阵法内,弈成只感觉到,这股自然之力没有恶意,而且很明亮,他可以看到绿光内一切的流动和面前站着的皛含。

同样也能看到一切和弈成的皛含害怕的哭道,怎么办弈成这噩梦不灵验吗!怎么被抓到这里来了!在怎么出去呢你快想办法,最好不要在反抗,现在都没有太大的压力了。

我知道让我想想这感觉太熟悉,应该会有办法的。安慰着皛含的同时,急中生智的弈成开始努力的用意识回忆着这一切的前因后果,可早都没有办法的弈成却发现一切都那么的空白,唯有眼前的皛含让他明白,或许只有皛含知道这噩梦的开始与结束了。想到这里弈成轻声的问道,皛含你在想想你昨夜做的噩梦里,还有其他的办法可以破阵吗!

我那里知道,昨夜就只看到女精灵拍打古树后就会有树洞走下去吗!谁知道会这样,我不知道。

那还有没有漏掉的梦境呢!你在想想。

没有了!我不记得了,不过我好像看到,我自己站到古树里面变成了棵大树,对了!想起来了就是这样一直站着,慢慢就变成了大树,可是总站着却不能出去吗!

总算听明白了的弈成,心中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他知道这样站着肯定会变成大树,不过这熟悉的气息却让他不那么的害怕,他觉得这样俩人一起静静的站着,也许会解开这熟悉的阵法也不一定。此时实在是没有办法的弈成,也只好实话实说的对皛含讲道,其实这里气息好熟悉,也许我们静静的站一会儿,你在想想看,说不定会有办法出去。

是吗!你让我想想,这里这么熟悉,为什么我们要站到这里呢!对了你不是说可以找到暗道下去的吗!里面不是有只呆头鹅要收拾吗!

反被皛含问的心中一惊,弈成也记起来自己刚才说过这话的。那时在闲聊之即他看到一只呆头鹅出现在回忆之中。回忆起这些的弈成很快用意识打开空间戒子,他感觉里面应该会有一个偶的意识,可是他找了半天也没有发现,会出现的偶意识,失望的弈成只好对皛含讲道,没有了没有找到!不知道到哪里去了,应该是你提出来,就会有的!我忘记了。

那你让我在想想,不知是被弈成提到回忆深处的往事,还是有心在找寻这些噩梦中的片段。皛含紧闭双眼静静的找寻着记忆中,那些不知名而又伤心难受的片段,慢慢她仿佛看到俩个女孩任性的嬉笑声,她们不断的在商量怎么作弄眼前的弈成,跟着眼泪自然留下的皛含知道,她很生气因为眼前的弈成总是在独自游走世间,非要她们自己出去玩,渐渐模糊的回忆如潮水般不断让她记起,她们死了!死在忘记了任何事情和眼前的弈成,随后她们被无数条大蛇缠绕在一起,其中不缺男欢女爱,勾心斗角,最后她还是变成了黑脸神将,疯了的一般,杀死了所有的大蛇,无论是谁都在格杀勿论。这时心疼与麻木很快让皛含失去意识,她仿佛回到了昨夜,她从一个要走出去透口气的小女人,变成了一条吞天巨蟒,与一个蛇仙女子大声的对骂道,你这女人好生阴狠,为什么把我们都变成大蟒,我本是独角兽的虚影本源,不是说你是现在的王后就可以为所欲为的。

那是你们贪玩,自己被饲养成这样的,我只是有样学样,都是女人你怪不得我最后的心狠。

你说谎!你最阴狠,因为你为了成功和王权,可以不择手段,什么人都是你杀死的。

那你也杀的也不少,还不是一样为了一时之气,不外乎都是女人,大家只为自己而活,该死就该死,不该死的自然死不了。都是命数这错不了,不然不就是我该死吗,可我还活着证明我是正确。

可我不喜欢你,你抢我的偶,我斗不过你是因为你太阴狠,总把我总逼死。

有什么好吵的,都静静的站到天明吧!他们现在都不该死,你们也可以学会融入到这个世界里。一切都在重新开始,忘了你们意气用事吧!争吵到这里天空之中虚仵的意识,又一次出现在俩个女人的中间。

不!我恨你们假戏真做,我要你赶走这个女人,不然我就气死你虚仵,让你永远都断偶孤独到永恒。

我不走!我为什么要走,是你贪玩不在而已,大家才会随缘分走在一起的。

都各自去玩吧!等到各自都玩明白了,珍惜眼前人,也就不会在争论谁对谁错了。懒得在废话强行把俩人女人分开送回到各自的领域,虚仵便慢慢消失在虚空之中。

疼苦的片段闪烁到这里,皛含突然睁开眼睛大声的喊道,都是你不好,是你最贪玩。我要拿风痕弓射死你,想举起风痕弓的皛含,拼命的想射向弈成,可是被包裹在自然之力内的她却动弹不得,这时反弹的自然之力又开始不断逼迫俩人贴近。

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弈成,听闻皛含的骂声后,吃惊的他只好轻声的问道,发生什么事了皛含,你想起了什么?

被弈成这样一问,又回过神来的皛含,很快放下风痕弓大声的哭道,是你不好,是你要我出去玩的,不然我为什么!什么都不记得了。

这句熟悉的话语,让弈成心生回忆,可不知道为什么的弈成,只好继续问道,刚才你又想起什么了皛含!

都怪你!你要放我出去玩的,我一个难免贪玩,知道你女人多,你还要我做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的皛含,只知道大声的喊出心里的疼苦。

被骂的一头雾水的弈成,知道皛含估计又做噩梦了,从这些熟悉的语调中他知道,又是自己欠下的债,无奈之下的他只好妥协的讲道,那就不出去好了,你先静静的站一会儿,休息一下吧!

我不站!我就知道是你安排好的命数,不然我为什么要站在这里,我不站我要回海底睡觉。

刚才你回忆怎么出去的时候,做噩梦了皛含,等一会儿清醒了就会好的。

是吗!一阵失神,皛含静静的站在原地,又开始回忆着脑海里不愿想起的噩梦。

看到皛含的失神,弈成开始焦急的讲道,还是别在想了,这里的自然之力很纯正而且我感觉到很熟悉,也许这股纯正的自然之力,会让你记起太多重复过的噩梦,所以便生暗黑心弈的幻境,不能当真的。

呜呜!这不是梦境是你在骗人,明明就是你贪玩女人多,反过说我不好!

一时被骂蒙了的弈成,实在是找不到如何解释,想了又想便准备继续安慰皛含道,先静一静吧现在还不能动,不然我带你出去便会好的。

不知是悲伤过度,还是又进入到噩梦之中的暗黑心弈里,哭哭啼啼的皛含此时完全的不在理会弈成的安慰,只在心里大声的呼唤自己回忆中的男人,然后慢慢在站立中,陷入到远古的噩梦里。

也许是冥冥之中早以注定会让她记起一切,又一次回到远古噩梦中的木皛含,如愿的看见了自己恨之入骨的男人虚仵,凭着感觉和本能,木皛含理直气壮的骂道你还回来做什么呢!你不是说不回来的吗!我就算变成猪也不要你管。

梦境中也不知是回忆还是真实的意识传递,长叹一声的虚仵意识无奈的讲道,我也死了所以有了这一次咱们的再次相遇,你也玩够了早就死成了地王兽后,每天一进一出的在当吞天巨蟒,我实在是无奈就帮你再次的轮回了,还能说什么呢木皛含!这也是我轮回之前有意留在古树中的意识,跟你做后的告别。

什么!你在说什么,我死了吗现在我不是活的好好的吧,你去死不就好了!我一样能自由自在的生活到底。

有些感情是短暂的,要学会珍惜和拥有,一般起头我会带着你一十五年的轮回,这样你有了自保的能力,以后你自己可以去做你想做的事情,收尾我也会回来收拾大局,如果你还是转不过来,你大可死去你哪张我虚仵弈成的脸,不大要紧,男人惹不起你可以继续离开,不会妥协。

不用你管!只要你不杀我,我自然会离去,我何苦顶着你张脸活着。

继续想想前因后果,能活下来在去做你的噩梦便好,我没有兴趣知道你的艳情史,更没有杀你。略有管制和薄惩只不过不想所有王者笑话我而已,也没有对不起你,爱情在心里不是噩梦,不然何必拥有。来看看你当初最后一次离开的意识追寻吧!

我不看!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女人多吗!

有吗!都只不过是轮回后的真感情,与你无关。看吧!你便知道你做个什么样的意识体可以活下来,不必这样无趣。讲完这无奈的对白,木皛含心里的虚仵慢慢展开,意识虚影的回忆,这时噩梦中有一对情侣便是弈成和皛含,一前一后的走在冥域的最底层。

看到这一幕木皛含失神的问道,是吗!这是我吗!

是的!往下看,你就会去摇拌意识光源的生命之泉。而我便偷偷的化作虚影意识跟在你的身后,一来保护你,二来送你最后一程好去玩乐暗黑心弈,有时你如果能不死,怎么玩我真不乐意管,可是你总是被骗回来要王位,这点我只能说可以理解,昏迷了玩乐到被饲养,你也就是蛇后了。如果以后能理智的转回来,作为夫妻配偶我真心的待你为友,真正永恒的朋友,只不过我是男人而已,不愿意太多的绿色带在头上,顶不住心伤,懂不懂吞天蛇后木皛含。

我不是蛇后,不是蛇后你骗人而已。

看下去!讲完心里的话,虚仵指着虚影回忆继续观望。

我不看!你想要怎么样,你说不就完了。

不看也罢!收回虚影回忆,虚仵很淡然的笑道,活下去!去做你觉得值得做的事,男人大度也只不过是无奈而已还能怎样。

是吗!那为什么还带着我,为什么!

都有过昔日的甜蜜,毕竟女人不能自保,除了让你自由的活着我也无奈,刚才你看到的片段是你本该有的意识回忆,和任雯菌的争吵也没有什么必要,在多站一会儿,我自然会送你们下去扫墓,很多的熟人都在里面安息。而且你和任雯菌都不在一个空间生存,那时你也只不过是王者家族的一步棋子,没有我管你,你永远是头让人无奈的后,谁又会真心对待你呢?所以女人不要去伤害嫉妒女人,划不来,她任雯菌能真正的为后,只不过机缘好而已,也都是她自己的努力,走过帛心世纪,她也在回到你们当中,死对她来说也是一样。

你说谎!她总能杀死我们所有的意识修行,最后在重启咱们,这样大家肯定要打倒她们这一族蛇仙吗!

那什么打呢!莽撞,无知,愚昧,乱套,怨恨,狡诈,凶狠等等的暗黑修行吗!不都一样,能做到正确的修行都会不攻自破,她任雯菌加上猴门几乎还有九层天道修行的火候,这一点输赢早都定论了,你那点意识思考又能如何,不是你天生便是后,别人可以永恒吃掉你的意识思考,你的意识思考一点用都没有。以后记得要真正做到,尊重任何的意识修行者,他日你在走到任何地方,才会受到任何修行者的尊敬,很简单却很难办到但得记住。

我记不住,因为你在骗人,她也是你的王偶。

是吗!是别人的努力而已。这一段坐化的感情,同门之情多过许多,我从不插手她们和你们之间的斗争,有时我还在暗中教你如何应对,也在阻扰你们的进攻,最后的定论都在回忆中,不用多讲。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事,我虚仵弈成一生很少有女人,这个王偶也算其中之一,这点不假我不否认,可也都是缘分,在走过帛心世纪以后,大家也在珍惜曾经懂吗!

我不懂,是你在欺负我们这些暗黑派系的族人,明明是我们厉害一点,肯定是你在暗地里帮忙。

也罢!就算我主持公道吧,那你又能如何,不信现在给你一眨眼的意识思考,大家在斗上亿万年的轮回试试,还不是一样的定论结局,会有改变吗!不会有改变的。修行这事懂就是懂,不懂就是不懂,你的意识思考只能永恒死亡,修行的恶果早以养成,说在多都只是在教导别人而已,最后垫底的依然是你木瑪含.皛含,你知道肉盾多么的重要吗!千人骑万人玩弄致死,最后大家乐不思蜀,还要继续指挥你回来骗王位,都只不过是大家在玩弄你而已,可是你总不懂,我能如何呢!不然你教教我怎么办,你看如何。

我不用你教,我会杀死他们,杀死他们,我也是后。疯狂在这时不断的刺激着木皛含,大声的骂道心里的愤怒。

去珍惜这一次我们的轮回吧!也许天荒地老只不过都是过眼云烟。最后大家都会把珍贵的感情留在心里,然后还得继续方圆天道之上的追寻。死!如果是个办法,你也不用这样的无趣,总被暗黑修行者当肉盾。这些的恶果也都是你自己的选择,所以这次重生你得懂生命意识的高贵和来之不易,不然你何以为王后呢!

我不稀罕,都怪你总让别人都成功,我却在垫底。

不是说别人都可以都成功,你成功不了,是你永恒不知生命意识的难得与可贵,所以我还是留下自己的轮回意识与这最后的告别给你,但愿你能与我一起祝福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懂吗木瑪含.皛含,这样你才能走的回来,也没有什么好疯狂的,路人皆知的事大家都看厌倦了,逃避的了吗!给你一十五年在重新选择,直到你自己能走回来。然后飞升脱离这个磨难的世界,找到你自己的意识永恒,当年我模拟过多次你的成功,甚至把我的脸和意识传承给你,结果你都死于虚无之中,我思考过很多次,知道家丑不能外扬,总让你能逃避造成的,作为朋友,夫妻,配偶,我不想在留余地给你,这一次轮回一直练到能飞升为止,不会停歇,哪怕死你也得死出去活着,这是我这个偶留给你的最后希望。

我不去!我不去,你不留我情面,你自私,我飞出能做什么!还不是死去,我要跟你对抗到底,对抗到永恒。

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虚仵弈成轻声的讲道,是吗!笨蛋,会很苦的。走了皛含一切都言尽于此,也许年轻时候的你我会找到办法的,先沉睡你的意识到我再次苏醒吧!还是让曾经的爱情,伴随着你我再次的走出困境。

我不睡!我不要你这样,我要跟你决一死战,对抗到底,对抗到底。

站着吧!学着静静的站立到天明,让年轻时候你我的意识去决定一切好了!

讲完最后的告别,虚仵弈成的意识虚影消失在木皛含的噩梦中。像是被下了咒法一样,瞬间也沉睡的木皛含慢慢昏迷过去,而身在古树之中的弈成此时连发生了什么事都不知道,焦急的他不断的站立着干着急,也许这一切早就命中注定好的,在喊了好多声皛含的名字后,弈成也只能跟着一起站立在古树里的自然之力中。

www.hongxiu.com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
使用手机阅读本书 短信接收手机版地址 下载作品链接到电脑
  • 更新:2017-04-21 本章:7415
充值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