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添香
小说 > 幻侠小说首页 > 玄幻小说 > 出窍

第三十一章 意外

文 / 王栀子
红|袖|言|情|小|说

冬天到了,离枭出征之日已隔半年有余,前方战事时好时坏。夜郎人不但个个骁勇善战,而且象草原上的狐狸一样奸诈狡猾,战争持续到现在,交战双方各有伤亡,胜局仍是难以预料。

下雪了,忧心忡忡的皇祖母还是冒雪前往女娲庙祈福。外面银装素裹,整个世界只剩一片白色,惟有墙角的几枝红梅仍顽强地迎着风雪吐出血色的蕊。

青鸾笼好碳火,我坐在火盆前翻看着羊皮古卷,烧的通红的木碳不时发出轻微的啪啪声,把整个屋子烘地暖洋洋的。青鸾坐在窗边拿着圆月绣绷在绣着什么,我看到一行很奇怪的字,却怎么也想不出它们要表达的意思,于是反复地在心里默念着,念到第三遍的时候,眼前的一切突然模糊起来,身上的力气好象瞬间被什么抽走,手里的古卷啪的一声落在地上。隐隐约约地我看到青鸾向我走过来,她凑到我面前象是在说些什么,但我只能看到她的嘴巴一张一合着,却什么也听不见。接着一道白光闪过,我发现自己竟然站在茫茫的雪地之上。

雪纷纷扬扬地象一团团撕散的棉花团,一阵紧着一阵往下落,这个滴水成冰的季节我只穿着一件薄衫却一点也不觉得寒冷。环顾四周,前方有一个狭长的山隘,我朝那个方向慢慢走去。

穿过山隘,是一方约两三亩大小的平地,但是再往前方就无路可走了,四周都是山,倒是很象是一个天造地设的大袋子,人一走进来,除了原路返回,再无别的出路。雪已经将地上所有的东西盖住了,只是有两三把长茅枪插在地上斜斜地露出半截枪杆。空气中流动淡淡地血腥味,应该是在不久前这里曾有过一场血腥的撕杀,若没有雪的遮掩,想必场面也是极其惨烈的。

看着眼前一团团的坐着的,躺着的,或是倚着的各种姿势的雪堆,我不禁一阵心惊胆寒。冷风在耳边尖啸着,不知这声音里又夹杂着多少枉死冤灵的呐喊。

狂风卷着雪花四处乱舞,头上的枯枝互相拍打着发出咔咔地怪叫,一个东西从上面飘落在我脚边。那是一个香囊,淡金色的绸缎是南梁皇宫专用的布料,上面绣着两只活灵活现的鸳鸯,那针法是除了我连青鸾都不会绣的十字纹路,只是右下角一大块被血迹染红,血色看起来还那么新鲜。一年前我亲手把这个香囊赠与枭,可为何它会血迹斑斑出现在这里呢?

我弯身想去拾,手扫过香囊却什么也没捞到,不甘心地又捞了几下,仍是一无所获。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又再次出窍,现在的我只不过是一缕魂魄,离开了身体,现实中任何轻微的东西都无法搬移。

我无助地看着地上的香囊,想象着这之前到底发生了些什么。满地僵硬的尸体,浓烈的杀戮气息,还有那鲜艳刺目的血迹无不都在述说着一个我不愿承认也不愿去想的事实。

眼角扫到不远处有一个黑点,我跑过去,看到是一只手捏着拳头向上伸着,身体已然被雪埋得严严实实,只那伸长的手臂仍露在外面,衣袖的颜色却是黑色的。

悲伤象突然决口的滔滔洪水瞬间涨漫心间,我撕心裂肺地喊了声:“不――!”手不管不顾地在雪地上胡乱地刨着,可是任怎样地努力使劲,我甚至连一片雪花都无法拂去。

就这样完全无用功地拆腾了不知多久,雪终于将露在外面的所有部分都淹没了,我绝望地瘫坐在雪地上,想哭却流不出眼泪。

“枭,你到底在哪里?”我仰望着灰白的天空大叫着,可是四周静的只能听到雪压着树枝的声音。我突然想起皇祖母曾对我讲过,人死之后,若在尘世中有末尽之事,一定会留连人间,枭怎么可能会丢下我一个人独自离去呢?他一定还在这里,就算他真的已阵亡,灵魂必定在某处等着我。

“枭,如果你还在,马上现身出来,我想见你!”我环顾着四周大声喊叫着,可是除了满目疯舞的雪花,甚至连一点回声都听不到。

天色渐渐暗沉下来,夜色伴着刺骨的寒意姗姗而来,此刻雪却渐渐停息下来,天空中斜挂着一弯弦月,微弱的光映照着大地一片惨白。

“枭,你在哪里?我好想你!”我一动不动地站在雪地里,哪里也不想去,我要在这里一直等着,等着枭来找我。不管他现在变成什么样,我都要和他在一起,哪怕再也不能回到自己的身体里。

www.hongxiu.com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
使用手机阅读本书 短信接收手机版地址 下载作品链接到电脑
  • 更新:2017-01-09 本章:1674
充值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