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添香
2G游戏
小说 > 武侠仙侠小说 > 传统武侠 > 墨麒麟

第30章 寻宝(3)

文 / 夏夕若曦
红|袖|言|情|小|说

寻宝(三)

丛林里,一辆马车低调的行走着。

杨恭被绑住双手,嘴巴被封住靠在马车里,她的对面坐着的是秦时月,杨恭知道这就是秦川口中朝朝暮暮想念的姐姐,只是不明白她为什么从云海宫的人变成了鬼面人的人。

秦时月自从上马车就察觉到杨恭一路在打量的自己,但是现在不能被鬼面人怀疑自己,要彻底取得鬼面人的信任。

不一会儿,前行的马车停了下来。

鬼面人在马车上问:“什么事?”

黑狼在外面道:“主上,这片树林有情况。”

鬼面人随即睁开眼走出马车,看着周围的丛林。

黑狼道:“我们中了陷阱,我们马车在这里转了几圈都没有出去。”

鬼面人看着四周道:“哼,不用担心,这种小把戏困不住我们。”

黑狼道:“但是四周的雾越来越大。”

鬼面人冷笑道:“好戏马上就开始了。”

话音未落,丛林里响起了阵阵笑声。

“哈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

尖锐的笑声让马车上的杨恭难受的摇摇头,秦时月也有点不适,但是上前捂住了杨恭的耳朵。

鬼面人淡定的看向四周,丝毫没有受到干扰,瞄准一个方向,用内力卷起一石子朝一棵茂密的树上打去。

笑声果然停止,五个人从树上落下围住他们。

带头的是一个弓着背,拿着斧头的老头,他开口朝着鬼面人说:“嘿,没想到我们有一天会在这里相见!”

鬼面人看着这五人冷笑道:“哼,确实好久不见,五鬼!”

原来这五人竟然是武林中的林中“五鬼”,只要在林中被他们盯上就别想活着离开。

满脸皱纹,弓着背,拿着斧头的老头叫鬼丑;

手持双枪,脸上一道狰狞的疤痕划过眼际的是鬼手;

半披着头发,身穿红衣,手拿琵琶的中年妇女是艳鬼;

高个子,粗狂的身型,神情凶狠的大汉是鬼怪;

拿着大刀,扎着小辫的矮个子的便是小鬼。

鬼丑看着鬼面人道:“真是你!沐秋水,别以为你这样我们就会认不得你!”

鬼面人只是笑道:“鬼丑,你今日是何意?”

鬼丑道:“哼,当然是杀了你,拿走四大宝物!”

鬼面人冷笑道:“难道你们还未尝够秋风掌的味道吗?”

艳鬼出声道:“果然是你!莫秋水,我今日就要替我死去的孩儿报仇!”

鬼面人冷笑道:“就凭你!”

黑狼上前道:“主上,等我来!”

鬼面人摇摇头:“你不是他们对手,你护住马车。”

几人一起而上,鬼面人被围在中间。

艳鬼在一旁弹起了琵琶,刺耳的声音响起。

鬼面人淡定的应付着,但是马车里的秦时月被越来越急促的琵琶声震得头昏脑涨,但是又不能松开捂住已经痛苦得皱眉的杨恭。

黑鹰也是双手捂住双耳,但是注意力丝毫不移,看着被包围住的鬼面人,做好随时上前的准备。

鬼面人被那四人包围住,但是注意到艳鬼的琵琶音若不能早点停下来,自己虽然会受些内伤,但是对马车里毫无内功的杨恭肯定承受不住。

一个跃身,鬼面人来到艳鬼身前,艳鬼一边得意的躲避,一边奋力弹着。

而在她怎么也想不到的情况下,鬼面人竟然一掌打向琵琶上,用内力震断了琴弦。就在艳鬼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被鬼面人一个旋转做了人肉替身,被偷袭鬼面人的鬼手双枪插在后背。

“啊……”艳鬼抱着坏了的琵琶倒地。

也在此时小鬼不知何时到了马车那边,趁黑鹰没注意,大刀一挥,自上而下,插进马车里。

秦时月还没得因为琴音消失而松口气,就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侧惊呆了,幸而她反应够快,带着杨恭侧身被开,但是手还是被大刀划伤,马车也因小鬼使出的内力而爆开。

黑鹰马上上前护住两人,可是小鬼不给他机会,马上瞄准马车上的杨恭,秦时月顾不得自己的伤,马上带着杨恭翻身下马车。

黑鹰也及时挡在两人身前与小鬼打了起来。

杨恭的还在懵懂之中,只见秦时月低声说:“放心,你不会有事的。”

杨恭含着泪点了点头。看着秦时月刚才一直默默的护着自己,很感动。眼前的场景也是她见得少之又少的打斗。

鬼手因为误杀了艳鬼,更愤恨的逼近鬼面人。

鬼面人,在鬼怪和鬼丑的左右围攻下,却不落下风。

倒是鬼丑和鬼怪有点力不从心了。鬼面人也是看准时机,冷笑一下,一手使出秋风掌打向身后不死心偷袭自己的鬼手,鬼手喷出一口血倒地。

鬼丑在立马上前:“鬼手,鬼手!”

小鬼也看到这边的情景,而黑鹰也在小鬼大战了几十个回合,体力渐渐不支,趁其不备使出鹰爪。

小鬼诧异的看着黑鹰:“你…….”

黑鹰此时狼狈不堪,但是作为一个顶尖杀手,无论在何时,在敌人面前不能有丝毫松懈。松了口气,看着不远处的主上。

鬼丑和鬼怪见眼前不容乐观,自己的兄弟一个接一个倒地,不禁红了眼,站起身逼近鬼面人。

鬼丑发出凄厉的声音:“啊,莫秋水!”

鬼面人在他还没有逼近的时候就一个暗器飞去,鬼丑看到却不躲,迎着暗器而上,扑在鬼面人身上,鬼怪也使出拳头逼近。

“主上!”黑鹰马上上前。

鬼面人冷笑的说:“找死!”一手接住了鬼怪的拳头一拧,鬼怪的整个手臂被拧下来了。

鬼怪后退几步:“啊……你!”黑鹰在他身后送上一刀。

鬼面人一震,紧抱在自己身上的鬼丑被四分五裂的震飞。

秦时月虽然淡定的看着眼前一幕,但是心里却七上八下,鬼面人的武功果真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太强了。

杨恭更不用说,这么血腥的场面,让她感到害怕,被困住的手紧握着。

黑鹰上前道:“主上,你没事吧!”

鬼面人摇头说:“没事,朝那个方向走!”

黑鹰点头,秦时月也带着杨恭跟上。

郊外某处

秦川对厉倾宇说:“倾宇,你说为什么我每次跟着你都要在荒山野岭里留宿?”

厉倾宇无奈的摇头说:“兄弟,我也不想。”

秦川嘀咕着:“那为啥就不能找条好的路,非得跟着这小蛇?”

走在前面的火焰蛇似有所觉的朝秦川吐了吐舌。

秦川连忙摆手说:“兄台,开玩笑,开玩笑,您继续。”开完笑,被你咬一口还有命,还是乖乖跟着吧。

走着,走着,厉倾宇停了下来。

秦川奇怪的看着他说:“怎么了?”

厉倾宇竖起手指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只见火焰蛇看着前面树林止步不前。

厉倾宇一步一步走近你树林,秦川紧跟其后。

走进树林后,秦川说:“这里阴森森的,我们还是朝河边走吧!啊!!!”

秦川话还没说完就被眼前看到的吓了一大跳,躲在厉倾宇身后说:“倾宇,人头,手,手……”

厉倾宇观察了四周的情形,单凭景象可以看出当时的激烈打斗。

厉倾宇轻声说:“不知道是什么人竟然敢偷袭鬼面人。”

秦川问:“你怎么知道是鬼面人?”

厉倾宇道:“这么残忍的手法,目前也只能想到他。”

秦川道:“好吧,我们赶紧走吧!”

厉倾宇点头,就在要走的时候,秦川却走近旁边的一棵树停下。

秦川摸着树上的痕迹说:“倾宇,等等,这个标记很熟悉。”

厉倾宇凑上前:“什么?”

秦川皱着眉头想起来说:“是,小恭!她之前跟我开玩笑说,如果出了事的话,她会用冰糖葫芦做记号。她一定是出事了。”

清风寨

聂朝天说:“秦盟主,过了这个镇便是漠荒之城,在下有点事务要处理,便不同你们一起去了,请小心。”

秦沐点点头:“谢谢聂寨主这两天的款待。”

聂朝天笑着说:“客气了。对了,司马公子,你也不用太担心了,我可以给你个消息,鬼面人日前在经过域城的丛林里杀了‘五鬼’,估计现在已经到了域城那里。”

司马轩吃惊的说:“什么?鬼面人的动作如此之快?”

秦沐也吃惊道:“‘五鬼’可不一般,你确定被鬼面人所杀?”

聂朝天道:“是你们太看小鬼面人的厉害了,到时候域城见吧!”

秦沐和司马轩点点头,准备离开之际。

聂朝天忽然道:“司马公子,暗夜琥珀的消息也应该知道了吧!”

司马轩不说话看了眼聂朝天便跟上秦沐。

唐素心也紧跟着他们离去。

路上,唐素心看着司马轩神色不是很妙,于是问道:“司马公子,是在担心杨姑娘?”

司马轩摇摇头:“她会没事的,鬼面人还等着我拿暗夜琥珀去换。”

秦沐问:“司马公子,那你有暗夜琥珀的消息吗?”

司马轩瑶瑶头:“据我所知,暗夜琥珀是苗族里百里一族的相传之物。但是百里一族早在十几年前不知为何消失得无影无踪。现在锁定的目标是…….”

秦沐接着说:“冥王殿百里凛!”

司马轩点点头:“没错,百里凛身世成谜,聂海天收养他并培养成继承人,绝非偶然。”

唐素心道:“那现在该怎么办?司马公子如果去冥王殿的话,我也跟着去!”

司马轩道:“百里凛目前冥王殿,我收到的消息,他已经在漠荒之城。”

秦沐:“啊!前几天才放出冥王殿的宝物被鬼面人夺走,他这么快就到了域城?”

司马轩点头:“没有错,云海宫的人也到了漠荒之城。”

秦沐点头:“看来这一战避无可避。”

漠荒之城---水仙阁

一娇艳的女子款款上前,对着站着的人恭敬地说:“百里教主,承蒙您大驾光临,顿使寒舍蓬荜生辉,不胜荣幸啊。”

百里凛带着佟玲和鬼魅,樊琉璃站在大厅中,看着眼前的女子微微一笑。

百里凛也客套说:“水仙,这么久不见,依旧貌美如花,越来越漂亮。”

水仙上前想拉着百里凛,但是被百里凛轻易侧身避开。

水仙识趣道:“哟,百里教主,难得你远道而来,我们再好好聚聚。”

百里凛轻笑:“那当然,很久也没听水仙歌舞一曲了。”

水仙故作娇羞的说:“哈,那当然的。”

水仙看向四周道:“怎么不见韩宫主?”

百里凛笑道:“水仙,难道是我来就不行,非得要韩宫主一起来?”

水仙讪笑道:“哪里,哪里,水仙只是怀念那时的日子。来人,带百里教主他们下去休息,不许怠慢。”

在房间里,百里凛叫佟玲和鬼魅他们进来。

鬼魅问:“教主,宝藏就在水仙阁下面?”

百里凛点头:“没错。”

佟玲问:“那现在怎么办?四大宝物都在鬼面人那里。”

百里凛摇摇头:“错了,鬼面人还缺少暗夜琥珀。”

樊琉璃说:“怪不得捉走了杨恭来威胁司马轩,可是暗夜琥珀在司马轩身上吗?”

百里凛依旧摇摇头:“不在,在我们手里,很快就有好戏上演。”

鬼魅问:“教主,你是故意让秦时月拿走那三个宝物?”

百里凛点头:“没错,不然鬼面人怎么肯轻易出山,只是他可以毫发不伤杀了‘五鬼’,让本座有点吃惊。”

樊琉璃说:“教主,难道鬼面人行踪是你透露给‘五鬼’?”

百里凛只是微笑,对着佟玲说:“小玲儿,你还记得你的任务吧?”

佟玲点头:“记得。这次我一定会取得魂魄刀的秘籍。”

百里凛摇摇头:“不需要了,你只需要在厉倾宇身边,让他相信你。”

佟玲疑惑道:“教主,为什么?”

百里凛笑道:“你现在只需要做的就是这个。”

鬼魅也不解道:“教主,这对于佟玲来说有点难吧,毕竟正邪两立,还不如让我们去杀了他快一点。”

百里凛摇头说:“他现在还不能死,小玲儿,本座就是要你在他身边像保护本座一样保护他。”

樊琉璃也不解道:“教主,你这样对我们岂不是很不利。”

百里凛也只是微笑,随即对鬼魅说:“鬼魅,你去通知安庭,让他把本座要的东西交给你带回来。就这样决定!”

“是!”佟玲和鬼魅齐齐应声。

入夜,百里凛和水仙在一庭阁设宴。

水仙歌舞一曲回到座位。

水仙一边给百里凛倒酒妩媚的笑着说:“百里教主,怎样?我这歌舞还行吧!”

百里凛端起酒杯轻泯一口道:“当然,一如既往的不错。”

水仙撇撇嘴喝了一口酒:“嘿,你就会敷衍我!”

百里凛只是微微一笑,这一笑,差点把水仙的魂勾去了。水仙看着眼前的百里凛,真的很放松,想起十年前大家在一起的日子,可是这样的日子一去不复返。

水仙回过神说:“哼,我还没跟你算账呢,你说说你的一石二鸟之计行得通吗?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百里凛轻笑:“让你损失了‘五鬼’是我的错,你想要怎么补偿?”

水仙道:“这个我会先记着的,我想在韩宫主身上讨回来,哈哈。”

百里凛只是摇摇头,挑眉道:“你确定你能?”

水仙得意的说:“嘿嘿,当然,这个你放心好了。”

百里凛感慨的说:“你对他还真是十年如一日的执着啊!”

水仙立马正经起来:“喂,你不要多想,你也不是吗?”

百里凛微笑道:“我哪能与你比……”你比我可以拥有的多得多,因为你是女子,我是男子,你与他才是最般配的,早在十年前就知道了。

水仙知道百里凛心中所想,赶紧说:“好吧,既然这样我把他这个未婚妻的头衔让给你?”

百里凛失笑道:“你这丫头!”水仙人前妩媚,妖艳,高傲,背后实际是个大大咧咧,聪明却又不耍心机的人。

水仙也笑道:“嘿嘿,开心点,不要忘记我们的约定哟!”

百里凛点头:“恩,霄,明日便到。”

水仙高兴说:“太好了。”随即小脸又皱起来说:“不要告诉我,你又有事做离开!”

百里凛点头。

水仙不高兴的站起来:“哼,你每次都这样,这次不批准!”

百里凛正想说什么,却被一个低沉而悦耳的声音抢先。

“谁敢惹我的小公主生气了?”

韩云霄就这样毫无预兆的出现在他们眼前。

水仙激动跑到韩云霄跟前说:“霄,你不是明天才到吗?”

“恩,比预期早了一点。”韩云霄摸摸水仙的头。

水仙撒娇道:“幸好你早来了,不然又见不到凛了。”

韩云霄从来的时候一直都有留意百里凛,百里凛也微微吃惊韩云霄的到来。

水仙拉着韩云霄往亭里坐下,让韩云霄和百里凛面对面而坐,而自己则坐在中间。

水仙道:“太好了,我们三个终于可以坐下来聚一聚了。”

韩云霄宠溺的说:“有那么开心吗?”

水仙道:“恩恩,霄,你不知道,刚刚凛还欺负我来着。”然后朝着百里凛扮了一个鬼脸。

百里凛面对水仙的无理取闹没有不满,反而顺着她说:“对,对,我错了,我自罚三杯,小公主满意了吗?”

水仙点头:“好好好,快,必须的。”水仙满意的点头,顺带帮百里凛倒酒。

等百里凛喝完,水仙又转头对韩云霄说:“霄,你也要罚三杯,因为你来晚了。”

韩云霄无奈的点头:“好。”

水仙开心的拉着他们东说说,西说说。而百里凛和韩云霄却意外的没有嫌她烦,静静的听着她诉说着这十年大大小小的事。

到了最后,还是和从前一样,水仙先醉过去了,但是醉之前左手握住百里凛的,右手握住韩云霄的,往中间一凑,将他们的手叠在一起,自己的双手也放在他们的手上,喃喃的说:“要永远在一起。”然后醉倒下去。

百里凛的手背感受到韩云霄手心的温热,两人对视一下。

韩云霄就这样的姿势率先说:“百里教主,明日是何行程?”

百里凛轻笑:“霄,你还在生气啊?”

韩云霄当然心中不满:“你说呢?”

百里凛投降道:“好,我错了!”

韩云霄这才满意的说:“算你有自知之明。”

百里凛苦笑:“霄,再来一杯。”

两人用另一只手举起酒杯轻轻一碰,一口而尽。

百里凛率先将被压着的手抽出来,看着水仙,对韩云霄说:“霄,你送她回房吧。”

韩云霄点头,也轻轻抽出被压着的手,抱起水仙。

“一切小心。”韩云霄抱着水仙离去前对百里凛说。

百里凛笑笑说:“你还是担心你眼前这个未婚妻吧。”

水仙闭着眼不舒服的发出声说:“不要霄,要凛,霄,不许欺负凛。凛,你怎么那么可爱…….”

韩云霄看着怀中的水仙了笑了笑,百里凛则被她最后一句弄得哭笑不得。

漠荒之城---风之谷

杨恭来到漠荒之城就被带来了风之谷,手脚都可以自由活动了,也可以随意在谷里走动。杨恭知道这里没有路可以逃跑,也就放弃了,现在唯一就是要好好的等司马轩过来救自己。

鬼面人在大厅坐着看向底下的黑鹰说:“事情都安排得怎么样?”

黑鹰说:“恩,一切都准备好了,司马轩还没有拿到暗夜琥珀,据消息称暗夜琥珀在冥王殿百里凛手中。”

鬼面人看向秦时月说:“时月,你可知?”

秦时月摇摇头:“主上,那时时月只顾得上偷走放在密室的三件宝物,不敢靠近百里凛,免得让他起疑心。”

鬼面人点点头:“恩,确实。百里凛这人精明得很。由此可见,暗夜琥珀对他而言非同一般。”

黑鹰接话说:“主上,那我们应该如何?”

鬼面人说:“就坐等司马轩把它送上来。不过,时月,你明日去水仙阁查下密室的暗道。”

“是。”秦时月应声。

鬼面人接着说:“黑鹰,你去暗中跟着厉倾宇,这个人将会成为我们的阻碍,找时机杀掉这个人。”

“是。”黑鹰应声。

秦时月正想回房的时候,便看到杨恭在外面的草地坐着。

秦时月正在犹豫的走不走过去的时候,杨恭便发现了她。

“秦姑娘,可以过来坐下吗?”杨恭开口道。

秦时月看了看四周,上前坐在她身旁。

杨恭道:“秦川经常在我面前提起你。”

秦时月看了眼杨恭,随即道:“我与秦家早已恩断义绝。”

杨恭接着说:“你知道吗?秦川一说起他姐,就像拥有了世间所有那样骄傲。”

秦时月默不出声。

杨恭继续道:“秦川那人,看起来大大咧咧,心却细的很,也一根筋到底。明明喜欢跟他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姐姐,却不能说,不停的掩饰着,将这份爱藏在心底。如果他知道他姐姐竟然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人,他会有多心伤……”

秦时月低声说:“他已经知道了。”

杨恭吃惊了一下,但还是说:“他肯定不愿相信,对吧!”

秦时月想起走之前秦川还拉着自己要跟自己走的情景。

杨恭见秦时月不说话,又开声说:“其实我很羡慕你,可以被他这样深深的爱着。”

秦时月站起来冷声说:“杨姑娘,你想多了,我与他只是有过姐弟之情,但现在他对于我来说就像和你一样,是个陌生人,敌人。”

秦时月快步走回房间关上门,靠在门背上。

谢谢你让我知道这些,可是已经太晚了。我已经不是他心中那个干净,明朗的那片天空,也配不上他喜欢。

不知魂已断,空有梦相随。除却天边月,没人知。

云开客栈

“爹!”秦川一进客栈就看到了秦沐和司马轩,唐素心。

秦沐也吃惊的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儿子。

秦沐上前抱着秦川说:“川儿,你怎么来了?这段时间瘦了很多。”

秦川放开他爹说:“还好啦,总算赶上你们。”

司马轩和唐素心也站起来看着他们。

唐素心也惊喜的见到厉倾宇的到来。

厉倾宇看向他们说:“秦前辈,司马公子,唐姑娘,都还好吧!”

司马轩点点头说:“恩,还好。”

秦川看向周围果然没有看到杨恭的身影,于是说:“小恭,果然出事了!司马轩,你是怎样照顾她的啊!”

司马轩不说话,唐素心则愧疚的上前说:“是我不好,那日若不是我要去溪边打水,杨姑娘也不会被人掳走。”

厉倾宇上前说:“好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我们一路发现杨姑娘的留下的记号,但是来到漠荒之城就没有了。”

司马轩点头道:“恩,我知道她在什么地方。”

秦川说:“是鬼面人捉了她吗?我们赶紧去救她!”

司马轩摇摇头:“鬼面人需要我拿暗夜琥珀去换,不能冲动行事。”

厉倾宇皱了眉说:“怎么会这样?”

司马轩叹口气道:“因为他知道只有我可以去同冥王殿或者云海宫的人抗衡。”

秦川问:“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去冥王殿那里偷暗夜琥珀吗?”

司马轩瑶瑶头说:“不是,百里凛已经在漠荒之城,明日我便独自去会会他。”

唐素心开口说:“司马公子,我也去。”

秦沐不同意说:“心儿,现在不是任性的时候。”

“可是……”唐素心委屈的说。

司马轩打断她的话:“对的,唐姑娘,你去的话太危险了。”

厉倾宇也点头说:“唐姑娘,你还是我们一起等司马公子回来吧,事关救杨姑娘的性命,我们去反而碍事。”

唐素心这才点点头。

就在他们准备一起坐下吃饭的时候,一个熟悉而陌生的声音出现。

“不要喝!”

佟玲出现在门前。

周围坐着的人也因为她的到来而看向她,只有一人惊喜的看向她。

厉倾宇上前道:“玲儿,你怎么在这?”

佟玲没有回答,只是对着司马轩他们说:“酒和饭菜有毒,你们察觉不到吗?”

秦川拿起一杯酒洒向身后的那盘花,果然,花立刻枯萎了。

秦沐看向她说:“你怎么知道的?”

佟玲不说话看向四周,只见周围的人都已蠢蠢欲动了。

“小心!”厉倾宇一把将佟玲搂在跟前躲过一暗器。

唐素心看着眼前一幕,心里越来愤恨,为什么每次那个妖女一出现,所有的人的视线都围着她?为什么你的眼里永远只有她?

周围那些假装吃饭的人,都一窝而上围住他们。

佟玲对着他们说:“这里是个黑店,赶紧突围而走吧!”

几人赶紧与周围的人打起来,眼看就要脱围而出,一尖叫声响起。

“啊,厉大哥,救我!”唐素心眼看就要被一杀手伤到。

佟玲眼疾手快的拉过她,原本可以躲避的,却被唐素心暗中用力推了一把,硬生生受了那一剑。

唐素心无辜的看着她,佟玲再无暇顾及她,硬撑着流血的手与那杀手打起来。

秦沐刚好解决完一个杀手,走到唐素心身边护着她。

终于解决完杀手,他们离开了客栈,来到一家荒废的寺庙。

厉倾宇关心的看向佟玲说:“玲儿,你没事吧!”

佟玲因体力透支和失血过多,脸色有点苍白的摇摇头:“幸好你没事。”

厉倾宇从来没有想过佟玲会对自己说这样的话,一时激动的捉住佟玲的手说:“玲儿,你说什么,可以在说一次吗?”

佟玲不知道为什么厉倾宇那么激动,微微的皱眉说:“放手,痛!”

厉倾宇立马放轻力道,但是没有放开手说:“玲儿,我帮你包扎下,忍着点。”厉倾宇看着佟玲手臂的伤,不禁心疼不已,说好了不要让她在自己面前受伤,却每次都眼睁睁看着她在自己面前受伤。

唐素心看着他们的互动心中更不满。

厉倾宇仔细的帮佟玲包扎好后,才问:“玲儿,你怎么会在这?”

佟玲说:“刚好路过。”

司马轩则说:“佟副史,幸而你及时路过,不然我们都遭殃了。”

秦沐也说:“是啊。究竟是什么想要我们的性命?”

秦川说:“这些都是专业的杀手,要不是鬼面人,就是冥王殿,或者云海宫。”

厉倾宇只是看向佟玲说:“别介意,他这是推测。”

佟玲冷笑道:“哼,我冥王殿出手从来都光明正大。”

唐素心不满说:“是吗?那你说说我唐家与你们有什么仇,你们为什么要毁我唐家!”

唐素心话语一出,周围的气氛都僵了。

秦川不想厉倾宇为难,赶紧说:“嘿,都这么晚了,又累了一天,大家赶紧休息吧。”

秦沐和司马轩都点点头。

唐素心委屈的红了眼睛看向厉倾宇。

厉倾宇避开她的视线,对着佟玲说:“玲儿,过来,靠着我睡吧。”

佟玲推开厉倾宇:“谢谢,不需要。”

第二天,一早醒来。

司马轩便问佟玲:“佟副史,百里教主是否在漠荒之城?”

佟玲点头:“司马公子,总算想起要去拜访一下我家教主了?”

司马轩轻笑:“对,麻烦佟副史引路。”

佟玲看向他们说:“司马公子是带着他们一起?”

司马轩摇头:“我一人。”

佟玲说:“我家教主在漠荒之城的冥王殿分部,你拿这个去就可以了。”

司马轩接过她手中的令牌说:“佟副史,莫不和我一起去?”

佟玲摇摇头:“我倒是想,但是还有要务在身。”

司马轩点头:“那多谢佟副史了。”

佟玲说:“不用客气,我先行一步到风之谷了。”

司马轩没想到佟玲这也知道,她这样说也只是让自己心里有个底,原来百里凛已知道一切。

厉倾宇则说:“不行!你怎么可以一个前去,我跟你一起!”

佟玲知道厉倾宇肯定不会让自己一个人前去,才这样说的。

秦川也道:“倾宇,那怎么行,要去也是大家一起去啊?”

佟玲只好道:“只是怕有些人心里不高兴而已。”

唐素心只是哼一声。

秦沐上前说:“怎么会呢?”

佟玲冷笑道:“既然如此,那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

司马轩也点点头:“那就劳烦佟副史帮忙引个路了。”

佟玲带着他们安顿在离冥王殿分部较近的一家客栈,司马轩独自前往冥王殿。

- - - 题外话 - - -

虽然更文有点慢,但是楼主是不会弃文的!加油

www.hongxiu.com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
使用手机阅读本书 短信接收手机版地址 下载作品链接到电脑
  • 更新:2017-04-30 本章:11244
充值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