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添香
2G游戏
小说 > 言情小说首页 > 言情小说 > 古典架空 > 倾心计:腹黑教主轻轻吻

第九十八章 欲望

文 / 説鸢
红|袖|言|情|小|说

耳鬓厮磨,男人轻而易举的夺过她手中的绸缎,向后抛去,徒留少许娇艳的花瓣微掩着女子玲珑有致的躯体。

“夜遥,你不要这样…”东方曦喃喃,“我真的还没有准备好…”

男人已经不满足于唇齿交缠的快感,这副觊觎已久的身体他怎舍得轻易放手?

东方曦在这温水之中越发不安,也知道今晚可能躲不过去了…

“曦曦,我爱你,我好爱你...”

铺天盖地的吻密密麻麻的落了下来,东方曦顾不得身体的赤、裸,竭力想用双臂推开这个男人却被他顺势圈在怀中。

“这就是你所谓的尊重吗?”东方曦再也忍不住了,惧怕和惊慌已让她不知所措。

殷夜遥终于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努力克制着自己情yù,沙哑着嗓音回答道:“曦曦,难道你不懂得吗?我对你的渴望,它无时无刻都不曾消失过...”

殷夜遥毫不避讳的表露着内心的真实想法,幽深的黑眸充满浓情蜜意,他直勾勾的盯着女子洁白无暇的身体,带着几分诱骗的意味说道:“曦曦,既然你已经决定放下过去,那便迟早会成为我的人,今天有此良机,就不要在压抑自己了好吗?”

柔情的嗓音,有着难以言喻的说服力,东方曦一时间有些失神,心中暗想:他怎能如此狡猾,居然用这种方式试探她...现在可好了,有没有取得他的信任暂且不说,难道在逃离倾夜之前就要失、身吗?

骑虎难下,东方曦灵机一动,支支吾吾说道:“我来葵水了...”

殷夜遥一怔,他自然明白那“葵水”是什么东西,但算着她的日子,似乎有些不对劲。

几秒后,他半信半疑的问道:“不是应该已经过了吗?”

东方曦愕然,他怎么会知道?但她现在的处境已容不得自己多想,只能继续编下去,“夜遥,反正我就在这里跑不掉,你又何必急于一时呢?”

见东方曦已没有抗拒他的意思,殷夜遥不禁浅笑,拉着女子柔若无骨的小手进入水中,意味不明。

那以形容的感觉令殷夜遥忍不住发出低沉性感的嗓音,在着漫漫长夜中尽情体验着无与伦比的美妙感觉。

其实他清楚,这个看似实诚的丫头根本不在信期,但碍于他们两人才和好没多久,若是因为此事让她心生隔阂,未免有些得不偿失了。

不知过了几个时辰,暖池中的水已有些冰凉,殷夜遥抱着乏累的东方曦,踏着一地散乱的衣物,走向床幔之中。

......

临近隅中,东方曦睡得正酣,身旁的男子凝视着她绝美的睡颜,轻吻那洁白的额头。

殷夜遥穿戴好衣裳,吩咐下人准备好双人的洗漱物品和一些清淡的膳食,安静离开。

过了一会儿,东方曦也醒了过来,换上干净舒适的锦衣,环顾四周微笑不语。

他还是一如既往的细腻体贴,可这又有何用呢?她知道这个男子是真心对自己好,但这能抹灭过往的蓄意欺骗吗?

不可能的,无论殷夜遥对她是多么特别对待,他所做过的那些伤天害理之事都永远改变不了...

东方曦坐在梳妆台前,轻描娥眉,抹上淡淡的胭脂和香膏嫣然一笑,她遥望远方,眼神中波光流转,离开蒹葭峰的路径她现在是了如指掌了,而殷夜遥对她也是千依百顺,只要他稍稍在放松些警惕,那逃离这个是非之地,便是为期不远了!

咚咚咚——

门外出来敲门声,东方曦以为是殷夜遥回来了,皱了皱眉,敛去繁杂的情绪,微笑相迎。

来人是一个身披黑色裘衣的长者,精神矍铄,锐利的双眼如雄鹰一般,没有丝毫老态龙钟的样子。

东方曦看着这个双鬓斑白的老人家,隐约感觉几分来者不善的意味。

“不请我进去吗?”说罢,不等东方曦回答,殷歌已踏入阁中。

东方曦注意到他空荡荡的右臂,猛然想起之前在理云山庄出现过的那个刺客!

“是你!你是何人?那日为什么要杀害夜遥?”

“你还记得我的样子?不错。”殷歌坐在圆桌旁,微抿了一口刚沏的热茶,而他的动作和神态竟与殷夜遥颇为相似...

“我是殷夜遥的舅舅,殷歌,也是这倾夜的副教主,你东方家的世仇,”殷歌解释道,“那日我本来是想去杀你的,但却被遥儿阻拦,才会出现那样的结果。”

殷歌看着东方曦大惊失色的样子,却误以为东方曦是惧怕于他,自顾自的说道:“不过你放心,我这次登门并没有加害于你的意死,毕竟这是在遥儿的眼皮子底下,我若做的太绝,大家的面子上都挂不住。”

能将夺人性命之事说的这般寡淡如常东方曦也是服了,她似乎明白为什么殷夜遥在面对杀戮的时候会摆出一副与之无关的样子,原来是因为有这样一个舅舅...

高高在上,不可一世,还真是像!

东方曦轻笑,掩饰住眼中的讥讽,本着尊重前辈的态度问道:“那不知副教主大驾光临有何要事?”

“呵,你不喜欢没必要藏着掖着,我也同样讨厌你。”殷歌大量着这个温婉娴静女子,如果她不是东方家的人,让遥儿与她在一起也未尝不可。

眼中渐渐生出几分藐视,殷歌开口继续说道:“听遥儿说,东方荟曾为你婚事做主,将你许配...”

“没有!”东方曦冷冷打断,既然没必要藏着掖着,那她就直说好了,“知道这件事的人屈指可数,那婚约完全可以不作数。”

看着东方曦倔强漠然的神情,殷歌察觉到这个女子似乎并没有想要与遥儿成亲想法,又试探性的问道:“你不是和遥儿爱得死去活来的吗?难道不想嫁给他?”

“与自己的仇人成亲,前辈不觉的荒谬吗?至于我和夜遥之间感情,只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一旦牵扯上其他,便会复杂起来...”东方曦的话语颇具暗示性,她揣测着殷歌的心思,看看这个“副教主”是否如她猜想那样,能够加以利用?

“如果是这样,你为什么还愿意待在倾夜?”

“您觉得我若是有机会离开,可能委身在此吗?”

殷歌斜睨着这个聪颖的女子,笑的意味深长,“没有机会可以创造机会,东方姑娘,只要你是真心想离开,老朽很愿意为你提供这样的机会。”

此时的东方曦仿佛是在溺水中找到了救命稻草,她莲步缓缓朝殷歌走去,鞠躬谢礼。

“只是遥儿向来心思缜密,见微知著,东方姑娘,你可得谨慎小心些,千万不要露出什么破绽才好。”

“晚辈明白,”东方曦点头,“那还烦请您多加照顾了。”

———————————分割线———————————————

与此同时,倾夜的楼塔中。

正在玩筛子的一群赌徒见到阿卑罗王,顿时如鸟兽散,只留被铁链束缚住的手脚的初一待在牢中。

“怎么今日有闲工夫来看我吗?”初一看向来人,鄙夷之情显而易见。

殷夜遥高深莫测的目光扫视着他,同样讽刺道:“看来你这一个多月出来没有自由以外,日子过的还挺舒坦?吃喝玩乐,要不要我再给你送个佳人相伴?”

初一听出他的话里有话,一种不好的预感浮上心头...

果然,两个侍卫押着玉玲珑来了。

“你有什么事冲我来,不要牵连不相关的人!”

“不相关?你确定吗?”殷夜遥轻蔑的冷笑,“据我观察,你对这个玉姑娘有那么些意思吧?是个不错的软肋...再者,她是东方荟的徒弟,你觉得我会轻易放过她吗?”

初一嗔目切齿,怒骂了几句,接着恢复理智,开口问道:“你说吧,你想怎么样?”

“很简单,你帮我办一桩事,我放了她,也放了你。”

“什么事?”

“我要你替我杀一个人?”

“谁?”

“东方旸。”

“他不是已经死了吗?”初一不解,让他去杀一个已死之人,是故意刁难?

“你认为他要是真死了,我还会让你去杀他吗?”殷夜遥冷厉的看向他,薄唇轻启,“一命换一命,如何?”

“那若是我未能成事呢?”

“如果你赔上性命却还是没能带回东方旸的项上人头,我放了玉玲珑,但你若敢中途背叛,我便杀了她,也杀了你。”

“好,一言为定!”

殷夜遥得到了意料之中的答复,朝侍卫递了个眼色,将初一释放出来。

“这把剑归你。”殷夜遥将手中的易行剑交至初一手中,继而器宇轩昂的离开。

————————————分割线————————————————————

少林,东方暝刻意避开倾夜的耳目,来到藏经阁。

根据姐姐留在糕点中的纸条找到一本名曰《度城》的手札,将其中的人文地理,民族风俗等其他介绍通读一遍,最后抽走一张泛黄的地图,若无其事的回到房间。

- - - 题外话 - - -

尺度这种东西真的需要好好把握啊…

胖鸢希望这次不要再被退稿了T^T

www.hongxiu.com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
使用手机阅读本书 短信接收手机版地址 下载作品链接到电脑
  • 更新:2017-05-20 本章:3617
充值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