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添香
2G游戏
小说 > 言情小说首页 > 言情小说 > 穿越时空 > 梵音惑

第一百九十一章 戛然而止的人生

文 / 蓝色棉花雪
红|袖|言|情|小|说

愣住,吃惊的盯着手臂上那只紧抓不放的手,心中咯噔一阵发悚,有些彷徨的顺着那只苍白的手向着身后的人看去。

当见到那连月光都难以临摹的容颜后,我一时惊讶的开不了口,整个人僵硬的如同一个错误般,不知向前还是退后。

站在我身旁的北宫刖自然是最先做出反应的,他回头盯着人群中那道不随波逐流却冷漠麻木的身影,眼睛略带迟疑的眯缝了起来,然后声音尖锐冷漠的说道:“这可不是你的做事风格,你此时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那刖觉得,本宫应该出现在哪里?”涟只身一人,赫然目目的出现在人流中。

“你才登上帝位,离了皇宫可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不劳刖的担心,夏郢的皇宫没你想的那么脆弱。”

两人对话之间,一队人马已经将整个街道的人都瞬间清空,而且还以我们三人为中心点,十米开外围了一圈又一圈,形成包围形式。

我极为难堪的看着抓着我不松手的涟,又难受的瞄了一眼刖。

北宫刖可没那么闲淡无趣,直接伸手一把将我推开,然后我就挣脱了涟的手,退站在离他们两人有两米的地方。他们两人都没有一个眼神向我投来,我就那么简单的被剥离了他们的世界,像个无关紧要的人,看着他们多年来的相惜相争。

“出动如此多的鹰卫,不会是想给本宫送行吧?”北宫刖妩媚一笑,略有些讥讽和高调。

涟没有马上回答,带着温存的笑意轻轻摇了摇头,然后猛然转头对着我的方向低语道:“杀了她。”

杀——???

这个字瞬间让我懵掉,整个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只有北宫刖严肃冷静的回复道:“你可知,你要杀谁?”

面对北宫刖直面逼问,西钥涟索性一句也不回答,直接伸手将我指着,然后轻狂冷漠一笑,如那恣意生长在黄泉路上的引魂花,浓烈艳丽又妖冶。

当北宫刖看到这一幕时,他森冷的低吼一句:“带后主离开!”

话一刚落,小小的街道上,突然从临街的店铺里冲出许多侍卫,看到情景似乎是保护北宫刖的铁骑。

“谁能杀了她,谁就加官进爵拜相封侯!”纷乱的人群中,西钥涟带着诡异的笑声温柔的低沉一吼。

两队人马,第一次大规模的正面交锋,鹰卫与铁骑。

而我一点也不敢相信的透过纷乱的人群向西钥涟看去,他还是温柔的他,只是残忍的时候让我怀疑人生。细数几年前的初见,他款款落到我的马车前,挑起帘子向我明媚一笑时,我何曾想过最后会喜欢上他,并且被他追杀?难怪命运猜得到开头,却想不到结尾!

不等我有过多的回想,一股温热的液体便灼伤了我的脸,那咸腥的味道瞬间弥漫了整个闷热的空气。我伸手颤抖的摸了一把脸上的血,才意识到已经有人为了我而提前去见阎王。我木然偏头向北宫刖看去,他站在那混乱的人群中与涟对峙,但我明显能感觉出他笃定的意志想要保我周全。

刀剑乱舞,血染长空。

“你果然疯了。”北宫刖执扇逼近西钥涟。

西钥涟拔剑相抵道:“不疯魔,何以活?”

“杀了她,对你有何好处?”北宫刖挥扇挡开西钥涟的剑,退开一步瞬间闪到西钥涟身后。

西钥涟弯身翻跳而起,剑头直直向着人群中间而去:“一切就可以重新开始……”

听到涟的话后,北宫刖脑子里瞬间闪过普赤国的无字碑,心中一寒,想要斥责西钥涟,却不想一个深思细想的时间已经让西钥涟逃离了自己的视线,一种不好的感觉猛然袭来,当再次看到西钥涟的时候,他已经靠近梵音了。

我拒绝眼前的厮杀场面,它让我全身冰冷如在大病中,还让我颤抖的迈不开脚,我想要闭眼躲避这一切,可是那惨烈的嘶叫声让我心惊胆寒,仿佛这一切的恶都会全报应在我身上。我可以坦然的面对自己的生死,但绝不可能从容不迫的接受别人因为自己而失去生命。

“躲开!!!”嘈杂的人声中,我还是熟悉的辨别出北宫刖那细腻灵动的声音。

寻着他的声音看去,却迎上了西钥涟带着笑意的容颜,如盛开在尘世在雪花冷冽微寒!

他一如几年前落入佟儒年后院时那般翩然如仙,站在我面前总是雍容雅致。只是这次,他带着坚定的信念来结束这一切。

我想要逃开,可是又不想逃开。

逃离是对生的本能,不逃是对命运的反抗。

“梵音,准备好了吗?”落地的那一刻,他绝尘如仙子,英英落落的靠近我,然后一把揽住我的腰凑近缱绻的温柔的低语一句。

我迎上他的目光,尽无言反抗。

还是从前的怀抱呀,可惜你的心已经将我否绝,容不下现在的我了。

“逃开呀!!!”远处传来北宫刖凌冽凄凉的呼唤声,可是我已经无法再做出任何有意识的决定。

面对我的清落,他含笑的眼睛里弥漫一丝泪雾,不语一句却难受万分的从身后拔出一把匕首。手指一紧,犹豫一秒后目光坚定毅然的直插我的心脏。

寒凉只是一瞬间,我便深深感受到了来自心口的万般痛意,快速的蔓延了整个神经,压抑感撕心裂肺,让我那漆黑的瞳孔瞬间扩散开来,手指不由自主的抓紧了西钥涟握着匕首的那只手,无意识的张开嘴巴深深吸气,却不想一股忍不住的咸腥温热液体从我的嘴巴和鼻孔中喷涌而出,止也止不住,阻挡了我的整个呼吸,只有咕噜咕噜的声音卡在喉咙深处,万分难受的呻吟着。

坚定的神情下泪水滚落,西钥涟伸出另一只手想要将我嘴里的血给抹去,却怎么也擦不掉,看着自己满手的鲜血,他冲我说道:“你不总想听本宫说吗?本宫现在就说给你听,我——爱你,很爱很爱你,比你想像中更爱你……”

居然在缺氧的时候,感觉像出现了幻听!涟的爱,这是多么的奢侈又矫情。

他将我抱的更紧,特别是看到我颤颤巍巍无法表达出任何感情的表情,万分难受心痛的低泣了起来。

“本宫从来都没有想过,爱一个人会让人疯狂。可是,现在本宫一定是疯了!本宫居然杀了自己最爱的人,梵音……本宫对这个世界唯一贪恋着的只有你,但为什么偏偏我们就不能在一起?若你和刖注定是一对,本宫愿意来一次豪赌来改变结局,你若再次重生,请不要怨本宫,本宫一定第一个找到你,那时我们重新开始,如何?”

我耳蜗嗡嗡作响,然后沉静下来,挣扎在涟的话语之中。

我何能怨你?可是……真的还能重新来过吗?

涟,能得你如此厚重之爱,我死又何怨呢?可是,我怕你伤心,因为有很多事并不能拥有完美的结局,我若不能重生,你定会悔恨终生,那时的你,是我最害怕见到的,因为我希望你还是初见的那个你,那个随性淡然又优雅的流浪储君。

我是爱极了你拥我在怀的温柔感觉,若这次是永别,请一定要忘记我。

手起刀落,这一切被翩然而至的北宫刖看的清清楚楚,想要尽一万分力的阻止,却还是晚了一步。他万没有想到涟会真的亲手结束自己最爱人的性命,所有的一切都太突然,让美好的开始变成了戛然而止的结束。他愤怒的挥扇一把将涟击倒在一边,自己惊慌的接住了奄奄一息的梵音。

看着那血色残留的脸庞,北宫刖心痛万分的低头抵在梵音额间,冷冷的吼道:“坚持住,本宫不允许你死,你就得给本宫挺住,再难受也要忍住!!!”

失去视线,睁不开眼,脑子里混沌不堪却被北宫刖那强硬的话语弄得哭笑不得,原来面对死神也可以如此霸道呀!

“你还要为本宫生下孩子,怎么能如此草率的带着他离开本宫?梵音,也许你有异命可以重生,但本宫只要你这一世!”

孩子——?

刖,我们总是针锋相对,可是到了最后,我们居然还有一个共同拥有的孩子。虽然有时候我是糊涂的,但能与你拥有一个孩子真好!这个世界虽然带给了我无限的痛苦,但孩子绝对算得上一个礼物。我不后悔嫁与你,即使嫁的莫名其妙,有时候我真的以为,自己会与你吵吵闹闹到老,想不到这也许就是结局。

刖……知道为什么我从第一次见到你就害怕你吗?不是因为你是霜姑口中那个妖孽,也不是因为你是汐银的哥哥,而是你过于奢侈美丽,让我害怕自己一不坚定信念就会被诱惑爱上你,所以我激昂,我反抗,我与你对峙,可是到了最后,我还是没有经受住你任性张狂的魅力。

退坐在一旁的西钥涟见刖慌张的样子,冷冷哼笑道:“原来,你也有如此愤慨的时候?如此无助,想来北宫然从没教你学会过生命的价值吧?”

北宫刖并没有理会西钥涟的讽刺,抱起全身是血的我向着远处走去,并留下一句话警告西钥涟道:“你必定会为此付出代价!”

不等北宫刖走远,一切都已经无力挽回,北宫刖手中已无人形,恍若烟云随风一刮便已经消散。北宫刖惊慌的盯着手中那突然烟消去散的人儿,失去重量的手除了血色已经惊慌到颤抖难合,他猛然心中空洞,瞬间跪在地上茫然苍凉的低语道:“你怎么能独留本宫一个人经受此后岁月的寂寞……”

这个世界,对于我来说太过残忍,我也许想过留下,但命运也一直挑拨着我的神经,让我随时都处于紧绷状态,帝王家终不是我最好的归宿,我应该更自由的活着,不被权利、金钱、爱情左右。

北宫刖和西钥涟同时让我明白,爱情并不是生命里的唯一。当年不懂,所以淳浠离开后选择了跳楼,现在明白了,也就放弃了……没有爱情,我还是我,一个更强大的自我,一个没有犹豫和质疑的我。

时光流转,三年飞度。夏郢州府发生的事变成了不可随便议论的变故。而这个变故以导火索的形式改变了整个世界的格局。本来十几个国家的世界,变成了针锋相对的两个大国,世界再没有什么蛮暾、秋夙、春邗、普赤、万箬等国,只有冬琉与夏郢两个唯吾独尊的大国,它们吞并了所有小国,积攒着所有势力开始了史无前例的角逐!

而“禁忌令箭”在成功解开,让北宫刖得到了一把开启世界铁矿与金矿的“钥匙”,可是让他加快与夏郢的战争也是这把“钥匙”所指的地址,因为那些丰富的矿藏全都在冬琉与夏郢此时国界的碧落峡两旁。

西钥涟在收盘了蛮暾后,从世家与本家那两个老家伙那里知道了一些关于“禁忌令箭”的消息后,也同样将强兵驻扎在了碧落峡的边境上。

战争随时都在爆发与摩擦。

但北宫刖的铁骑与西钥涟的鹰卫三年前都突然消失了,不是相杀埋于尘土,而是自从那夜后,两位主子下了死令,让他们游走世界每个角落搜寻那个消散的女人。

三年了,北宫刖后宫除了那位失踪了的后主,便再没有任何女人了。而西钥涟也从未有意立后位与自己的后宫之中,那空置的后宫之主让多少女子神魂颠倒却无法靠近——

而我……

没死!

获得了重生,却回到了自己的世界。

繁华的世界,七彩的霓虹,轰鸣的空间,这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世界,让我有些措手不及。

当我惶恐的站在父母面前时,他们都哭了,抱着我问我这几年去了哪里?而我却只是沉默不语,然后……

“这孩子真是漂亮呀,想来爸爸也很帅呢。”菜市场里一位同样买菜的阿姨笑着逗弄着被我牵着的小U问道。

听到对方的夸奖,我勉强的冲着那老阿姨笑了笑,然后拉着小U离开了。

“妈妈,爸爸是谁?”稚嫩的声音,柔软又呆萌,连发音都有些憨甜之味。

小U对爸爸的认知很少,他才两岁多,家里没人愿意向他提及爸爸这个话题。因为姥姥和姥爷都认为我是被抛弃才会拖着身孕回家的,所以他们都认为小U的爸爸是个不负责任的坏人,就都不愿意向小U提及父亲这个话题。而我不想提,那是因为异世界的话题,成年人都不相信,说给一个孩子听,会让他越来越迷糊,到有一天他会反驳我,说我向他说谎的。

但我不得不承认,一个良好的基因是有多么重要,小U完全继承了北宫刖奢侈的容颜,即使现在还幼小,却妥妥迷倒了一众亲戚朋友,即使被姥姥随便的套件老款衣服带出去,也能迷倒一大片萌妹子找合影。

看着小U,不禁让我想到,北宫刖小时候是否也是这番模样。

小U,小U,呵呵……

北宫幽!

原来不是每个故事都会有一个结果,也不是每个人都能遇见未来。现实中很多故事都是那么顺其自然却又戛然而止!

当我把爱你看懂时,我们已经成了彼此的过客。

我,梵音,还会遇上你吗?

若还有相遇的那一天,我一定会为你梳头,系上红色发带。

那时,白衣翩翩,红缎轻绕,我们不视人世繁华,只许生生世世。

- - - 题外话 - - -

完结,这算是一个结局,也不算是一个结局。

www.hongxiu.com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
使用手机阅读本书 短信接收手机版地址 下载作品链接到电脑
  • 更新:2017-03-13 本章:5171
充值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