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添香
2G游戏
小说 > 科幻小说 > 五圣石

第三十八章 崩溃

文 / 流遥音
红|袖|言|情|小|说

晚上宴会,整个蒙古包群落的人都来了,大家围着篝火坐着,喝着羊奶酒,吃着烤全羊,谈笑风生,载歌载舞。宴会上有人用录像记录着这一切。展少轻在吃着羊肉,吉日格勒跑到展少轻身边,笑眯眯地说:“我知道你喜欢景哥哥,你在追求他。不用怕,我帮你。”

展少轻被眼前的小女孩惊到了,哭笑不得:“那你打算怎么帮我啊?”

吉日格勒嘟嘴,“虽然我很喜欢景哥哥,但是我觉得你也还不错,所以我就忍痛割爱让给你了。你可要好好喜欢景哥哥啊。”

展少轻刮了一下吉日格勒的鼻子,“人小鬼大,你知道什么是喜欢吗?还忍痛割爱?”

“我当然知道了!你还要不要我帮你追景哥哥啊?怎么那么多问题啊?”

展少轻忍住不笑,“好,你说,你怎么帮我?”

“你很快就知道了,先卖个关子。”吉日格勒俏皮地离开了

展少轻看着吉日格勒的背影,难道司徒会喜欢她,这才不到一日,连我都被她收服了。

吉日格勒跑到司徒景身边,拉着司徒景,“景哥哥,你来陪我跳舞啊。”

两人来到篝火旁,跳着跳着,吉日格勒突然跑去展少轻那,把展少轻也拉了过来。吉日格勒站在中间,一边拉一个,就这样跳着。跳着跳着,吉日格勒突然把司徒景和展少轻的手放到一起,两人都很懵,不知道她到底要做什么。接着又把两人另外一只手拉起放到一起,形成了一个圈,吉日格勒站在圈的中间,她对着两人笑道:“你们就这样拉着手跳,我在中间跳。”

展少轻很疑惑,“有这样跳舞的吗?”

“我们这里有啊,你看其他人也是这样跳的啊。”吉日格勒指着其他人

展少轻一看去,果然大家都变成这样的跳法了。有小孩的,就小孩站中间,没有的就一男一女拉着手跳。既然大家都这样跳,那两人只能按照要求来了,吉日格勒对着展少轻露出了胜利的笑容,展少轻真的是被打败了。

两天后,乌恩其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司徒,我找到你需要的人了,他说他见过肠虫。我已经把他带来了,就在外面呢。”一听到这个消息,大家都打起了精神。

“赶紧让他进来。”

进来的是一位沧桑的男子,尽管年龄和司徒景差不多。男子一进来看到所有人都看着自己,就有点紧张。展少轻微笑道:“你不用紧张,我们只是想问你一些问题,你如实回答就好了,坐吧。”

“哦。”

“你叫什么名字?”

“巴特尔。”

“你说你见过肠虫?”

“是的!那种怪物太可怕了!”巴特尔的脸色变了

“你在哪见过?”

“就在戈壁沙漠的深处,我见过好几次,最后一次我是偷偷跟着别人去的,我就是出于好奇才跟去的。没想到差点回不来了,那次去的几个人,只有我一个回来了。”巴特尔很害怕,“我和别人说,别人都不信。说遇难的那些人只是普通的遇难,那些怪物只是我的幻觉。”

“那你看清楚那些怪物长什么样吗?”

“全身通红,长得像蠕虫,还能喷射岩浆……”巴特尔的脑袋是抗拒回想的,“总之就是怪物!”

“岩浆?!”蔷薇质疑,“你确定你没看错?是岩浆?不是毒液?”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我就看到那些人没了!没了!”巴特尔很惊恐,情绪很激动

蓝黛儿看到巴特尔很激动,就感慨:“我现在越来越觉得肠虫就是我们要找的东西了,看来这次是最难的一次了。”

“不管有多难,我们都必须去。”司徒景发话

“你们是要去找肠虫吗?”巴特尔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

“是的,所以我们才会找到你,希望你能告诉我们,你见到肠虫的地点。”

巴特尔咽了咽口水,“我可以带你们去,但是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白杰询问

“我要钱。”

“那你想要多少钱?”

巴特尔再次咽了咽口水,“一百万美金。”

“什么?!”蓝黛儿惊讶地站起身,“狮子大开口啊!你干嘛不去抢银行啊!”

其实在场的所有人都被这个条件吓到了,司徒景认真地打量着巴特尔,而巴特尔看得出司徒景才是他们的头头,就直接看着司徒景说:“一百万美金,一分都不能少。我能带你们找到肠虫。”

“你的要求,我们不能答应。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见过,我们还可以找其他人。”蓝黛儿蔑视巴特尔

“但是只有我敢冒着生命危险带你们去。”

“那你只要告诉我们地点就好,不用你带路,我们可以给你一些钱。”

“不行!你以为你只要知道地点就能找到肠虫了吗?它们是会动的,不会一直呆在一个地方的。”

展少卿疑惑地看着巴特尔,“还有啊,你不是很恐惧的吗?怎么又非得带我们去呢?”

“我是怕,但是……总之,我能帮你们找到肠虫就对了,你管我怕不怕!”

“那你能确保我们找到肠虫吗?”司徒景用审视的眼神盯着巴特尔

“找不到,我就不要钱!但是,找到了就一分都不能少!”这句话,巴特尔说得很坚定

“好!”司徒景答应了

“司徒,这……”蓝黛儿没想到司徒景会这么快答应

“黛儿,这件事我会和上面说明的,你不用担心。”

“好吧,你是队长,全听你的。”

司徒景再次盯着巴特尔,“你别想耍什么花招,要不然你一分钱都拿不到。”说完,看着乌恩其,“你给他也安排一个休息的地方。还有就是,要麻烦你和黛儿准备一下装备了。”

冥站在地牢外面静静地看着墨子笙,墨子笙安静地坐在冰冷又潮湿的的地上,浑身脏兮兮的,人也憔悴了很多,他在这被关了快半个月了。冥会派人每天按时送来水和食物,保证墨子笙的身体机能正常运行,但是不允许任何人和墨子笙交谈。

“啧啧啧……真没想到,你挺能撑。难怪主人和彼岸都对付不了你。”

“你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好了,我奉陪到底。”

“你不是很想知道我为什么要抓你吗?我现在就告诉你……”

墨子笙抬起头看着冥,“你还记得你小时候被绑架的事吧,在那件事之后,你就开始精神分裂了。你的第二人格就是彼岸……”

墨子笙瞪大双眼,“怎么可能!为什么我一点都不知道!”

“因为一直到现在,这个身体的主导人格都是你墨子笙。只有在特定的条件下,彼岸的人格才会占据这个身体。这个特定的条件就是,你自己的血。你只要喝到一滴自己的血,彼岸就会苏醒。”

墨子笙现在才回想起来,“难怪我以前每次用嘴巴给自己止血后,都会出现突然晕倒的情况,我还一直以为是自己身体虚弱的原因。”

“当彼岸出现后,墨子笙就会沉睡,对外界一无所知。但是反过来就不一样了。即使你是苏醒的,彼岸的人格还是能够通过你来感知这个世界。这就是为什么,你不知道彼岸存在,但是彼岸知道你存在的原因。为了不让你察觉到彼岸的存在,他每次在变回你之前都会回到你晕倒的地方。”

“那彼岸是怎么变回我的?”

“只要他想,随时都可以,不需要任何条件。”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因为你将消失在这个世界……”冥一个字一个字地说

墨子笙惊恐地看着冥,冥看到墨子笙的表情很满意,继续道:“我之所以没有对你用刑,就是因为这具身体还很重要。只要墨子笙消失了,彼岸就可以一直占据这个身体了。”

“我不会让你们得逞的!”

“呵呵呵……你也只有现在才能嘴硬了……接下来,好好欣赏我为你准备的一场戏吧。”冥说完就打了个响指。

随着响指,墨子笙的对面地牢的灯光突然亮了,墨子笙看到对面的场景,整个人都开始颤抖了。这是他的恶梦,一个被深深埋起的地狱之梦。

“喜欢我为你准备的戏吗?你看看那个杀人狂魔是不是和虐待你的那个人长得一样?你再看看那个小孩,是不是和你小时候长得一样?为了还原当时的情景,我可是花费了很大的心血呢,整容可是一项很复杂的工作呢。”

“我求求你别说了……”墨子笙捶打地面,低下头,不敢面对。

冥打开墨子笙的地牢门,把墨子笙的脸掰过来,“你知道吗,为了整得和你小时候完全一样,这中间浪费了多少小孩。你要是不好好看这出戏,怎么对得起他们!”

自从墨子笙被带到这后,这出戏就开始了。在墨子笙被那个杀人狂魔虐待前,就是被关了半个月,所有的东西都一模一样。

“你怎么可以这么冷血无情!!!他们都还是孩子啊!那都是活生生的生命啊!”墨子笙抓住冥的衣领

冥把墨子笙丢在地上,“他们都是孤儿,没人疼,没人爱的。活在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意义,与其被人唾骂嫌弃,还不如早点解脱了好。”说完,冥就看了眼对面地牢的人,示意可以开始了。于是杀人狂魔扯下绑着小孩的带子,小孩立刻向墨子笙大哭求救,“哇……大哥哥救救我,我还不想死啊!”

杀人狂魔不停地鞭打着小孩,小孩很快就皮开肉绽了。鞭打过后就是用刀在小孩身上慢慢地滑动,有疼痛感,但是又没有划破皮肤。小孩浑身都在颤抖,凄惨的哭声充斥着整间地牢,在墨子笙的脑中不断回响着。

墨子笙跪在地上,拼命地捂着耳朵,想拒绝外界的一切。可是以前的那些可怕的回忆开始不断出现在脑海里。墨子笙痛苦地抱着头,拼命地想压制内心的恐惧,但是越想压制,恐惧就越快吞噬他的精神。

不要!不要去回想!我一定不会被打败的!不要!

冥继续添油加醋,把最近司徒景和展少轻单独两人的照片和那晚两人跳舞的录像放给墨子笙看,“唉……你在这受罪,展少轻却在和司徒景谈情说爱……人家早就把你抛之脑后了……真可怜……”

墨子笙看着那些照片和录像,耳边居然出现了司徒景和展少轻欢乐的笑声。不!不会的!轻儿不会抛弃我的!但是又一个声音出现在了墨子笙脑海里,这是和自己一样的声音,这是彼岸的声音:“呵呵呵……你那么信任展少轻,可是她呢?在你和她说,和我们是一伙的时候,她并没有立刻选择相信你。”

墨子笙又回想起他被审问时的情形,他的脑袋现在很痛,“啊!!!”

冥看到墨子笙痛苦挣扎的样子,讥讽道:“哼!你就别死撑了!”

墨子笙确实坚持不住了,在意识迷糊前,看着冥,同样讥讽道:“你真可怜……”

在晕倒的那一刻,墨子笙心里还想着展少轻:轻儿……

冥听到墨子笙的话,很想打人。但是看到墨子笙已经晕过去了,就没动手,吩咐对面还在虐待小孩的人,可以下去了。自己一个人在静静地等待着……

展少轻正在收拾东西,突然眼皮跳动得很厉害,跳了一会才停下。展少轻心里有点疑惑,但是很快就没在意了。展少卿这边也是,他本来就是神经有点大条的人,就更加没在意了。

冥静静地看着地上的人,很快,地上的人身体动了动,眼睛猛地睁开了,眼底是无尽的冷血和占据这具身体的喜悦的。冥看着慢慢站起来的人,眼里也露出了喜悦之情,“恭喜了,彼岸。”

彼岸没有说话,只是露出了邪魅地笑容,这具身体以后都是他的了。

www.hongxiu.com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
使用手机阅读本书 短信接收手机版地址 下载作品链接到电脑
  • 更新:2017-04-13 本章:4646
充值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