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添香
2G游戏
小说 > 言情小说首页 > 都市小说 > 婚姻家庭 > 水木年华

第八十章

文 / 青山傲雪
红|袖|言|情|小|说

陆佳明没有立即走开,他只是站得稍微远一点的地方,不动神色地静静地查看眼前的动静。就见,几个身穿日本和服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悄悄地站在人群外围。

他们表情粗野傲慢,一副狂放不羁,肆无忌惮的神情,从那几张傲慢的脸上表露出来的神色中,就可以暴露无遗。一位西装革履,穿着时尚,油头粉面的人,背对着陆佳明站着,他夹杂在那些日本人中间,但从装束上来看,他更像是中国人。

这时,就听他开口说道:“他们听着,刚才,这位日本朋友说啦,他的孩子马上要过生日,看你们的节目还算不错,让你们后天一早,上府上去表演,希望你们认真对待,履行承诺,不然,后果,你们应该知道。次于报酬,不会少你们一分一毫,你们记住啦。到时候,自然有人与你们商谈。”他说完,向其中的一位刚才说话的日本人,低首和腰微笑着点点头。

陆佳明分明看到,这个说话的中国人,从身形上来看,像极了自己的小舅子。他的刚才说话的声音,也毫无疑问。陆佳明的脸上,立即不由自主地一阵红,一阵白。他狠狠地瞪着那个没有骨气的汉奸小舅子。

就听人群中有个胆大的观众,他对周围的人群低声说:“看见没,这个刚才替日本人说话的人,我看他,就像是薛家的那个不争气的公子。听说,他的父母刚刚死在日本人手里,谁曾想,他还和日本人搅在一起,瞧瞧他那副德行,没有骨气的东西,真是令人不齿。”

“又一个人说道:“听你这样说,我仔细瞅瞅,还真是的,是薛家那个没有廉耻的儿子,瞧他那样,一副奴才相,对主子毕恭毕敬的。呸,这种人,猪狗不如,没有羞耻之心。”

有的人厌恶地连连在地上大声啐道:“狗仗人势的东西,只会摇尾乞怜。”

人群中指桑骂槐地言辞,如雷贯耳。想必,薛宝利能够隐隐约约听得清楚,但是,他仿佛不曾听得分毫,依旧一如既往,我行我素。将周围的声音全部置若罔闻,满脸堆笑,真是厚颜无耻。

陆佳明越听越气,他气得浑身颤栗,疾步上前几步,快速抢身一阵风似地来到薛宝利身前,一把拖住正在喋喋不休薛宝利,嘴里怒气冲冲地骂道:“瞧瞧你,做些什么好事?走,跟我回家,少在这里,丢人现眼。”

正在大放厥词的薛宝利,猛然被人强行抓住,力气之大,使他感觉被抓住的部位生疼。他的怨恨自心头升腾,他想:“这是谁呀?尽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嘴里粗声骂道:“你吃了雄心豹子胆……啦。”其它的话,还没有骂出,已经看到,欺身来到自己身边的胆大之人,不是别人,真是自己的姐夫陆佳明。

薛宝利十分厌恶地说:“姐夫,你这是做什么?没有看见,我正有事情要忙吗?再说了,大庭广众之下,众目睽睽之中,光天化日的,你这样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不像话。”

陆佳明心中思忖:“我正在到处找你,不想,阴差阳错地刚好遇上,我还能让你跑了不成?省得我瞎耽误功夫,今日正好如愿。”

陆佳明还是紧紧抓住他的胳膊,不肯轻易放手。同时,嘴里火气冲天地说:“少说废话,跟我回家,我和你姐,找你有话说。”

众人的目光,一齐转向他们这边。有的人不明真相,但见两个人骂骂咧咧,拉拉扯扯的,还以为是仇人见面,寻仇的。

薛宝利不依不饶的,他继续纠缠说:“放开,我没空和你纠缠,我们之间,也没有什么好话可说。”

陆佳明正待继续发作,几位日本浪人上前,对着陆佳明,不分青红皂白,上前就是拳打脚踢。其中,有两个身量粗壮的,显然是跟班的打手出身,下手特别重。陆佳明在众人的围攻下,可惨了。身上多处黑青淤血,脸上也是肿胀,嘴角往外淌着血迹。这帮可恨的家伙,下手真够狠辣。

一阵拳脚相加,薛宝利实在于心不忍。终究,陆佳明毕竟是自己的姐夫。他用日语解释:“自己人,自己人,误会,误会。”同时,急忙出手拦阻,那几个日本浪人,才不情愿的收手。随即,一阵哈哈大笑,这笑声,狂野,放làng。而后,一起扬长而去。

陆佳明被人扶起来,有人担心地问道:“你,没事吧。”

陆佳明苦笑着回答:“没事。”他身上多处受伤,衣服上都是尘土,浑身伤痕累累,狼狈不堪。但都是一些皮外伤,显然,还没有伤到要害处。

陆佳明拍打拍打身上的尘土,望着那些日本浪人远去的方向,他朝地上狠狠地啐了几口嘴里的血水。他不顾周围人猜疑的目光,踉踉跄跄站起身,神情漠然,气愤难抑地往家走去。

一路上,心中气恼的陆佳明,将日本人的八辈祖宗暗自骂了许多遍,脸色十分难堪地踯躅在路上。

他十分气恼狼狈,回到家中,一句话也不说,坐在一把椅子上,神情默默地兀自心中惆怅伤神。

薛宝莹见状,情知哪里不对,看到他孤寂沉默的样子,身上脸上狼狈不堪,衣服上挂着些尘土微尘的擦痕,显然,是与人搏斗过似的样子,薛宝莹不由一阵心疼。

她轻轻走过来,连忙狐疑而柔声地问道:“这是怎么啦,将自己弄成这个样子?倒是说一说,究竟出什么事情啦?”她关切的目光,一直心疼柔软地停留在陆佳明身上。

刚开始,陆佳明只是心中有气,低首不语。听见妻子的问话,依然不动神色地独自坐着,但是,身体内有一股傲气,让他又有了几分想要冲着妻子发作的冲动。

他不想借题发挥。但是,此刻,沉郁在心中的那些怨气,想要冲破而出,正如怨恨后集的种子,仿佛欲破土而出一般,他脱口而出一句:“还不是你那个丧家犬一样可恶的弟弟害得。”

薛宝莹乍然一听,心中的疑惑更甚,她不相信地反问道:“我弟弟,你,没有说错吧。你,……见着他了?……是他,……把你弄成这样的……?”薛宝莹疑惑的神情,没有减弱半分,她苍白的脸色,用手指着陆佳明问道。

陆佳明此刻恼羞成怒地站起来。他瞪着一双愤怒的眼睛,冲着妻子发起火来:“你不相信是吧,他,干不出这样的事来?我凭空冤枉他,他成天和几个日本人鬼混在一起,你瞧瞧他那副德行,干得那些好事,真叫人恶心。”

薛宝莹惊得张大一张嘴巴,停在原地不在说话。眼睛里渐渐地湿润了,目光定定地望着一个方向,她不知说什么为好。尽管她不明事情的真相。想必,陆佳明弄成现在这个狼狈样子,可能是与他有关,最起码是脱不了干系。

薛宝莹心中有太多的疑惑没有解开,此刻,她乖巧地,不再触动陆佳明正在气恼的神经。

陆梦蝶兴冲冲地进屋,看到爸爸脸上淤青散出,一副狼狈委顿的样子。她大惊失色地急忙喊道:“爸爸,您这是怎么啦?是谁,将您弄成这样?我找他算账去。”她一边说,一边疾步来到爸爸身边,俯下身子,欲查看爸爸脸上和身上的伤痕。

陆佳明急忙用手挡住,嘴里苦笑着说:“不妨事的,也没什么,是自己不小心,摔倒在地,碰得,没事的,莫要大惊小怪的。”

陆梦蝶见爸爸不肯将实情据实相告,她知趣的不再多嘴,站在一边正心疼得望着父亲。但见他一身长衫弄得不伦不类的,浑身多处,显然是擦刮后留下的痕迹,粘上的尘土斑斑驳驳的痕迹。不似先前那副爱干净的样子,总是纤尘不染的父亲。

陆梦蝶泱泱不快地出去,默默地端进来一盆温水,小心地放在架子上。对爸爸说:“爸,过来洗一洗,我为您包扎一下,换身干净的衣服穿。”

陆佳明似乎很听话得照着女儿的话做了。他过去,洗干净脸,就势用湿毛巾,拂去身上的尘垢,又拍打拍打身上粘上尘土的地方,稍后,他看上去不再狼狈委顿,脸上重新有了光泽,他没有执意要女儿为他包扎。

他对女儿柔和得说:“孩子,不妨事,不需要包扎。”

陆梦蝶看自己终于拗不过父亲,她拉着一张有些沮丧的脸,也就不再坚持。从父亲渐渐地和缓的神情来看,料定也无大碍,她才放心出去。

www.hongxiu.com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
使用手机阅读本书 短信接收手机版地址 下载作品链接到电脑
  • 更新:2017-04-20 本章:3191
充值联系客服